朔风凌冽

朔风凌冽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2章 34避乌

此时唯独能确定清楚的,便是那焉姬的身份似乎变得更加诡异玄妙了起来,简直了,就别说其他,光这三个风格各异的黑洞来讲,也已说明这个女人的确非常的不简单。更何况我还连第三个洞都没有进去探寻过呢。

不过也不着急,慢慢来,一切总有水落石出的时候。

忽然就觉得嘴巴无比干渴了起来,那干渴之感不但忽如其来,更是一阵强似一阵,不消片刻,就已到了令人喉头似火烧、浑身都开始发烫的地步。

这才意识到这并不真只仅仅是口渴,而是所中之毒已开始发作到了刻不容缓之际。再也容不得片刻耽误,我丢下对那片坟墓的好奇,开始凭着感觉疯了般的往某一个方向跑去,身体越运动的厉害,那干渴之感就愈发明显,简直要到了让人无法忍受之感。

水、此时我只想要找到水、唯有水才是化解我此时处境的最佳解药。

可是这个陌生而又诡异之地,水到底在哪里呢?到底哪里才会有水?

我整个大脑几乎都被水这个字充斥着,运用全身力气动用内功开始往前疾速飞逝。

转眼间已距离那坟地数千米之远,就在我感觉干渴到已经浑身呈现脱水状态的时候,突然间,眼前一亮,开始出现了有生气的植物,并且同时,耳边有水流声隐约而来...

早说过我命硬吧?所以轻易死不了,总会在绝望之际出现那么一线生机,这似乎算是本人命不该绝的运气,当然更因为小说本身的设定,不然你说我就这么死了,后面的故事该怎样进行下去才好?

于是终于拼尽最后一丝力气,“扑通”一声便冲入了终于近在眼前的河里,冰冷的河水也在瞬间淹没了我方才浑身火烧火燎的快要渴死之感,请别问我为什么解渴需要整个人跳进水里这种傻话,很可能因为,我之前就说过,其实浑身沾染的蝙蝠血也需要清洗干净吧...

也别问我究竟有多热,这样的感觉真的无法形容,反正我只感觉围绕周身的水都在冒着白气“滋滋”作响,就好像我原本是一块被烧熟了的生铁,此时直接被掷入冰水中一般。那水冰到了极致,而我已热到了顶点,所以这样的感觉可以说是舒适到了极致,后来我居然就那么又昏昏然睡了过去。

再醒来的时候,水流早已将我冲上了岸,身上的衣服湿漉漉的,却早已被泡洗的干干净净,我伸了个懒腰,觉得除了冷再没其余感觉,于是就地捡了一些干柴来,生了堆火打算烤干衣服再说。待褪下外衫一看时,肩头先前那大片的青紫居然已经消散,这倒真是出乎我意料之外的,莫不是因为泡了个冰水,那蝙蝠之毒就这么消散了?还是因为它原本的解毒方法就是需要泡冰山,结果被我歪打正着碰对了?不过反正无论哪种,我身体现在是轻松舒适无比,也就权当是又多了次历练罢了。

待将衣衫烤干,按理说也应该又过了个把时辰,但很奇怪这天居然还没亮起,抬头再细细打量那月亮,居然也跟最初一般没甚变化,心里面突然就犯起嘀咕来。小时候就听我大师兄讲起过,说这世上奇特之地真的不少,有很多耳闻没有目睹过,但却也并不只是传说而已。就比如有那太阳照不到的地方,名曰“避乌”,此处终年呈现暗夜,据说善出古怪诡异之物...我当时仗着年幼,自如惯常一般,立马就代表众师兄们向大师兄发出了疑问:“那么若真有这样的地方,它具体在哪里呢?太阳又因何遗忘了它?那古怪诡异之物,都到底是怎样的?”

于是大师兄眼见的我一脸认真,而众师兄们又个个瞪大了双目求知欲望浓重,便是呵呵一笑,硬着头皮继续往下:“据说太阳每日乘坐金车出门,与月亮交替值守,方能出现日月交替的白昼黑夜世界。但因太阳乘坐的金车取材特殊,有一处更是密不透光,故以...”

“故以就使得刚好对应此处的某处,永远得不到太阳光的照射,也就是遮蔽了太阳的光芒,于是名为避乌?”

大师兄话未说完,我便着急着开口,替他说出了后半段,大师兄又呵呵一笑:“好伶俐的丫头,当然,这只是古书上看到的传说罢了。”

“那么古怪诡异之物呢?都指些什么?”

我则还是穷追不舍。

“嗯,多指一些有灵气的妖魅之物吧。可想而知,万物以天地日月为大,又以光明黑暗、阴阳、正邪为分,日者,光芒四射,自为阳气最正所在,万物以阳为正,反之则充盈黑暗,不正则邪,妖魅本性属阴,自与阳格格不入,由此可见,阳气不能顾及之地,唯有妖魅之家,所以...”

“那么大师兄您亲眼见过吗?不会只是说来吓唬人的吧?”

于是大师兄捋了捋自己的山羊胡子:“哈哈哈哈,小丫头片子,真是让人无言以对。不过大师兄我还真未见过,但这却不代表你们也肯定见过不了。万一你以后就真的会遇到了呢?”

于是好巧不巧的,就这么着,由此可见,我算是被大师兄给说准了,因为此时的我真就像是到了这个传说中的极阴之地,至于妖魅之物什么的倒还没出现,但应该也快了吧?

这样想着,便更加对这个地儿好奇了起来,于是当下起身开始四处瞅瞅望望,再者,这天虽然不亮,但毕竟出来多少时辰了心里还是大体有数的,估摸着也该考虑如何回去了啊。

结果在周边观察了半天,除了感觉就连那些原本应该代表生命鲜活的绿植似乎都与生俱来一种阴森气息之外,再也没其余什么新鲜发现,妖魅之类的就更不用提了,连个影子都不存在,未免有种悻悻之感。貌似茫然的盯了那河水半晌,心里却早已打定了主意。

于是当下挥剑“噌噌”开始砍起树来,再过了几个时辰,一张就地取材的木筏子已经有模有样的摆在了眼前。

芊梨落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