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风凌冽

朔风凌冽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1章 33臭东西

不然你看那些怪鸟,它们居然在情绪稳定了不久之后,就随着我的创意,重新变得亢奋不安起来,再然后随着我音乐的跌宕起伏,它们一只只像是善斗的公鸡一般拉开了架势,居然在我都始料未及的状况下开始进入到群斗模式,通俗一点讲也就是打群架,再通俗一点就是传说中的窝里斗,自己人开始打自己人,那家伙,那阵势,还别说,我这辈子真没见过鸟打架,尤其是这么丑陋这么多的鸟打架,所以感觉简直是眼花缭乱到不要太惊讶啊!只听的耳边一阵阵恐怖激烈的叫声凄厉尖锐,紧接着便是眼前血肉模糊、尸体满地,反正是怎样解恨怎样来,怎样开心怎样死,整个氛围用一个词形容就是爽爆了。

而我这个对于这场令人心生欢喜的悲催场景的始作俑者,此时却也当然没有记得在最后的时刻,可以给它们一个名分,至少让这个故事的某一角落,可以记得曾有它们存在过。

所以据我此时才顾得上细致的观察,便依稀辨别出它们应为一种名唤“喋血”的蝙蝠类生物。当然,既然是蝙蝠,就肯定是喜欢寄托在阴暗潮湿之地,再加上这洞里那浓重的血腥味,就更不用多说了。但其实它们却又有别于一般蝙蝠,因为它们并不怕光,这也正是我可以肯定判断出它们属性的原因之下,一般蝙蝠都是见光畏惧,而它们则在夜明珠强光照射下越战越勇,这就只有“喋血”这类蝙蝠才可以做到。再从它们的名字来讲,既然是喋血,那肯定嗜血成瘾 ,这也就是为何它们一旦打起群架来就一只只像上了发条般永无止境,正是因为血这种东西会让它们发疯发狂,哪怕是来自同伴的也罢。

所以我想我可真是一个聪明绝顶的曲作家啊!居然这么轻而易举的就诱导它们互相残杀,也不知是说明我的创作可以杀人呢?还是可以令人自杀呢?不过这些都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等我回去就一定要将这首曲子记录下来好好保存,免得以后时间一长记忆逐渐模糊。

依旧言归正传,却说此时,当我终于甩掉了那群讨厌的臭东西,又往前走出数百米之远后,随着眼前视野一开,萦绕于鼻子周边的腥臭气息也算是终究散去,我朝四周环顾几眼,才发现终究算是将那石洞走到了尽头,此时依然是石洞之外的自然世界了。

只是此时似乎已是到了夜半,半轮孤月正掩映在头顶看似有点阴暗的夜空,而夜明珠光线所波及之处,也尽是满目的凄凉与荒芜。寒风瑟瑟、枯草衰衰,我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这才发现身上的衣服早已是血迹斑斑,不用多说,定是先前与那些死蝙蝠混战时沾染上的,先前是被那腥臭包围在里面,再加上打斗的厉害,所以都没顾得上太多,而此时随着这荒野中的冷风一吹,倒真是有种被自己身上的味道熏到呕吐的感觉,于是琢磨着得赶紧找个地方清洗一下才好,这便赶忙迈开步子往前走去。

只不过刚走出没几步,就觉得一阵头晕恶心之感突如其来,同时右肩部位隐隐作痛,居然控制不了自己的一头栽了过去,昏然不省人世...

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反正等我再被一阵冷风吹醒过来的时候,看看天空,却依旧是半轮孤月依旧阴暗的悲凉,也不知是否我昏睡过去的时间太短,所以天还没亮?只是这一觉睡得似乎一点也不尽兴,头里面依旧晕晕乎乎的,右肩的疼痛也没有减少,我不得不强打精神褪下右侧衣衫去看,就见整个肩膀都已是青紫一片,现在看来,很有可能是先前的混战中已被哪只不怕死的叨了一口,而我没有当即发现罢了。

一般但凡隐藏于阴暗潮湿地带之物,大多都自会携带阴毒,一方面可能因为长年照不到阳光而淤积生毒,另一方面则可能因自身需求而长期进化而成,阴毒阴毒,自是阴暗与毒才可相辅相成,反正我此时已是很笃定的判断,自己定是中了那鸟嘴的毒。

当下立马封了此处的穴位,便立刻强打精神往前走去,走了不久,就见周边大大小小的,满是土丘凸起,再走近一点,却见低空中成群黑鸦盘旋,而那些土丘之前,几乎均都立有石碑,只不过其上空无一字罢了。此时更是阴风大作、吹的四处飞沙走石,我就这么呆立在一片立着无字碑的坟墓前面,头顶是阴暗的天,月亮躲在乌云间目光格外冷淡诡异,整个场面听上去的确是有一点瘆人,但其实在我心里,却也没有太多恐惧的感觉。这些年出生入死杀人放火的场面经历的多了,时而常常累到就近寻个坟地,倒头便是一睡,更有一次,被仇家追杀了三天三夜没有合眼,好不容易摆脱,几乎是走着走着就一头睡了过去,直到天明醒来,方才发现那直接是一处乱葬岗,而就在我方才睡着的地方,头枕着的则是一副从泥土里裸露在外的棺材一角。这个听上去才更瘆人的厉害吧?而我却还是很平安的睡到了天明,甚至因为睡得太沉,连梦都没有做过一个。所以其实

我想表达的是,很可能很多时候,觉得环境阴森,会有鬼怪,都只是自己吓唬自己罢了,这世上任何时候最可怕的都还是人本身,除此之外没有比这更危险的所在。

废话不提,且说此时,面对着一大片坟地,我心里满是狐疑,因为它们的石碑上均无一字,按理来讲的话,这样的无字碑,要么是根本不知道坟里葬着的是谁,也就是很可能是有别人帮忙收尸的,要么就干脆是空坟,只等着后期葬进去后再做雕刻打算。具体到底是哪一种,我此时也判断不了,话说回来,我就是再胆大包天无所不为,总不至于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直接刨开人家坟头撬开棺木来验明真身吧?那样无论结论究竟如何,也着实有点太缺德了。

芊梨落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