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风凌冽

朔风凌冽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7章 29女孩子要乖一点

一股肉香味儿忽然溜进了鼻子,我忍不住深深咽下一口口水,一眼望去,便见他依旧有些沉闷孤寂的坐在那边的黑色阴影里,看不清楚具体的表情神态,只依稀感觉似乎很是专注在为我烤野兔。

“喂,跟你讲话呢,听不到啊?”

我有点不满的冲他再嚷嚷了一句,忽然觉得可以这样尽情大声讲话才是人生中最有趣的事情。

“哦!啊?什么?”

他沉吟一声,转头来看我,但就是奇怪的很,任何时候,那面部都刚好是呈现在阴影里面。我也弄不明白具体到底怎么回事。

“跟你说声谢啊!谢谢你又救了我一次!”

于是我又扯着嗓子大喊了一声,并且有意将尾音拖得很长,自己也搞不懂是为了恶作剧还是搞什么喜剧效果?

结果就听他说:“客气什么呢?又不是第一次了。”

“...”

我无语。

琢磨了很久还是觉得似乎没有太合适的语言回怼过去,因为人家说的好像没有错啊,的确,他救我,不是第一次了。

但有些人就这种讨厌的个性,特别容易把天聊死,就像他这样,明明此时别人的确是真心想跟他讲一番感激的话呢,结果...

于是一生气,便又没话找话的脱口抱怨:“看你这人,还真是叫个小气吧啦,像个男人吗?救几次又能咋样?还能叫我以身相许啊?”

话一出口,自己也才觉得有点口无遮拦了,于是立马就此打住,假装无所谓的抬眼继续看我的星星。

没想到这老兄今天却也真叫个厚脸皮,扭头就对我直接了当回应一句:“那可以啊!只要你愿意。不过话说回来...”

“怎样?”我突然莫名觉得有点紧张。

“你愿意,也不一定我就愿意啊!”

“啊?什么意思?你居然...”

顿时感觉一口气堵到嗓子里上不来,居然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自取其辱了一番,我我我,是可忍孰不可忍!本剑客强忍着身体的伤痛准备起身讨个说法。

“哈哈哈哈...”

没想到等来的,却就只有他一阵貌似格外开心尤其爽朗的笑声,待笑够了才又叮嘱我:“你最好就躺那里别动啊,小丫头子,伤口可不是随便开玩笑这么容易的...”

“切!”

于是我败,想想身上的伤的确还疼的厉害,只好作罢。

“你说你就穷成这样了吗?救了人也不说找间客栈什么的?再不行,找间一般的住住也好啊!也不至于这么风餐露宿的!”

然后顿了顿觉得又开始找到了抱怨词。

结果就听他嘿嘿一笑:“也不是啊!看你身上盖的被子不都是新买的吗?再说了,这地儿多好!习武之人,养伤嘛,还需得多吸收天地日月精华,别看这里破,可是块福地啊!”

“就这?我看你是没地儿去,在这里待久了,所以才...”

“怎样?”

原本还想说出一些更损的话语来,没曾想他简短问了一句,却将手里那只滴着油的肥兔拿起来冲我晃了晃,那么...

“好吧,”我再次狠狠吞下一口口水:“你说它是福地,就是,福地吧。”

“嗯,这就对了,女孩子家家的,要乖一点。”

便听他又来了惯常我最不爱听的一句,这才撕下一块肥美的兔肉来丢给我:“饿了吧?要慢慢吃,这多着呢!”

我欠了欠身伸手一把接住,迫不及待的去咬了一口,果然直接香到胃里的感觉。

吃完了一块他便接着再丢来一块,直吃的我肚子溜儿圆,这才发现他似乎一直都在那里默默看着我吃,于是像是才想到什么冲他嘀咕一句:“有点遗憾呢,缺点好酒。”

“额,你说你一个女孩子家的,总想喝那么多酒干嘛呢?”

“开心啊!”

“开心为什么非要喝酒呢?”

“...习惯啦。”

“要点好习惯不好吗?”

“...别以为你救了我我就什么都得忍受你!”

“对啊 ,为什么总要弄伤自己呢?好好的多好啊?”

“...”

这下我是彻底无语。憋了很久才憋出两个字:“喜欢。”

谁知对方无头无脑的就来了一句:“明白了。是喜欢等我三番五次的救你吧?”

空气突然变得有点凝固和尴尬,我撇了撇嘴唇,彻底败。

一夜就这么静悄悄的过去,他依旧坐在那里没一点动静,我想应该是坐着睡觉,闭目养神,不然悄无声息做什么呢?反正我是睡得很好很坦然,话说回来,以往我但凡打架累极了,随便找块地儿哪怕头下垫块石头都能立马睡过去,更何况此时不但舒适温暖更还有个黑影子守卫在周边替我放哨呢,还哪里有不睡好的道理?不睡好的话别说自己,连人家都对不起啊!

由于睡眠充足,再加上灵药的作用,身上那些伤自然恢复的很快,当然,这点完全没有什么含糊,谁让人家有个老流氓朋友是神医尧旭呢?所以我嘛,就尽情的跟着沾沾光好了。

天麻麻亮的时候,我便站在那里上蹿下跳活动筋骨,果然除了精神还是精神,一点也没了什么不舒服的感觉,于是当下决定即可启程,去办我还未完成的事。

本来打算是要跟黑影子道一声别的,但见他静悄悄的,似乎睡得正安稳,也就觉得还是不要叨扰他的清梦算了,于是便拾掇了自己的东西,蹑手蹑脚往前溜去。没曾想就在翻身下城楼那一刻,他的声音却突如其来:“你说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什么时候才能安分稳定一些呢?总这样出生入死的...”

呵!又来,谁跟你说女孩子家就该什么安分稳定呢?就不该什么出生入死呢?本剑客要去完成的,都是重要的大事好么?

于是没有理他,只自管自的一溜烟而去,跑出很久,脑海里一个声音却又突然响起:阁下这是,承认自己是个女孩子了吗?切!我去!忍不住翻了自己一个白眼。

几日后的冀国皇宫,天气晴好,万里无云,我站在皇后的千禧宫前,一脸笑意的看着皇后娘娘正风姿绰约朝我款款而来。

芊梨落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