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风凌冽

朔风凌冽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6章 28现实?梦境?

再下一刻,我感觉到自己意识开始模糊,直到最后彻底失去了知觉...

很久以前年幼的我在清竹峰墨清门我师傅座下学艺的时候,曾听我大师兄他老人家提起过,说人在濒死状态时脑海中会像看连环画般的将此生最难以忘怀和放不下的事情过一遍,而我此时已然是接近了意识模糊的濒死状态,那么我的脑海里究竟都会浮现出些什么呢的?

小时候偷吃师傅他老人家的蒺藜子,被大师兄他老人家当场逮住,而后伙同十三师兄一起揭发早被我们抓在手里藏着掖着欢喜着幻想着不知多久才可以拿出来一用的有关大师兄的小辫子,而后跟一脸铁青的大师兄讲条件,再躲到一边和十一十二十三十四师兄们笑他个前仰后俯、人仰马翻...

师傅的白须、大师兄的无奈、三师兄的和蔼、以及众师兄们各种的神态动图...而后却是突兀的破城楼,黑影子朋友依旧孤寂的坐在夜空下,我看不见他的脸,只听到他爽朗低沉的笑声,于是只想跟他喝酒干了手里的一大碗...画面一闪却是神医尧旭,他像个老流氓般俯在我耳边对我说或许你可以考虑嫁给我,眼神似笑非笑,眉毛似蹙非蹙,唇角欲说还休,吓得我一个激灵,伸手就想要去打他。

但奈何画面却又疾速一转...

“父亲,你此去还回不回来?婉儿不想你离开,想要和你一起下棋子儿...”

威严大气的将军府,一派庄严肃穆的气氛,五岁的我站在父亲身后,伸手拽住他战袍的一角轻轻摇晃,从我这个角度去看,他的背影高大威猛,立在我面前就像一座不倒的山峰,却也更像是一尊神像,就像庙宇里雕塑的那般,神圣庄严,威力无比!

父亲原本是战功赫赫、戎马一生的大将军,身形原本比普通人要高大许多,更何况我当时只是个小女孩,站在他脚下还不足他膝盖高,所以他在我眼里是怎样的形象,自然不必多做解释,更何况他原本给我就是像山像神一般安全依赖的感觉。

父亲顿了顿,停下手头正吩咐的事,还是微笑着转过身来,蹲下身,一脸的温暖若春。

是谁说过女儿乃父亲前世的情人?似乎一点都没有错,不然为何堂堂七尺大汉,在战场上出生入死,常常将生死置之度外,在敌人面前面若冰霜,一声断喝便足以令人闻风丧胆,在刀剑面前如同钢铁,流汗流血丝毫不放在心上,却偏偏在...年幼的小女儿面前,永远都是那个世间最温情的男人。

“婉儿”,父亲将我搂进他宽大的胸膛:“你已经渐渐长大了,知道父亲有更重要的事去做。但父亲答应你,等我一回来...”

“父亲是又要去上战场么?万一遇到危险怎么办?婉儿担心你。”

“好女儿,不要担心,父亲是谁?那是婉儿眼里的大英雄啊!又怎会轻易遇到危险?再说了,就算遇到危险又怎样?咱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国土,那必须上啊!”

父亲拍拍胸膛,一副毫无所谓的模样,就像他每次去上个战场,只是出门去吃个茶溜达了一圈一般简单。

可我却还是拽着他不想放手:“可国土的子民那么多,婉儿却只有一个父亲...”

父亲的笑容僵了一下,眼睛里明显有晶光一闪,却瞬间就重回了先前的镇定自若:“婉儿是父亲的女儿,可不能这么自私。国土虽有很多子民,但大将军却只有你父亲一人,所以是同样的道理,婉儿以后就明白了...”

“可是...”

我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门口的军号已响,父亲捏了捏我的脸蛋,便就果断起身大步离去,再没有什么留下的话语,更没有时间多嘱咐我什么,唯有那个一袭戎装、高大潇洒的背影,自此后永久的留在了我的记忆中,成了毕生的念想...

后来的无数个日子里,我都时常会不断的自责,我担心是自己在与父亲临别前说的那些话语太不吉利,才导致的他这次果然没有回来...

在后来的无数个日子里,我都一直在想,战死沙场的父亲究竟去了哪里?是真的去了天庭做了神仙?还是真的化作了一座山,生生世世与自己的国土融为了一体?

后来的我开始变成了一个孤独的小孩,却也变成了一个越来越坚强的小孩。自父亲离去之后,我开始刻苦的研习兵书、并更加勤奋的练习武功,一直在紧紧跟随着父亲的影子,越来越努力为做他那样一个人而奋斗...

梦就在这个时候戛然而止,因为没有办法,谁让我又醒来了呢?

没有将军府大气磅礴的建筑,没有我送别父亲时院子里开的正好的那树梨花,没有我刻苦努力时孤独却又倔强的模样,也没有我躲在梨花树后面暗暗立下的誓言...

什么都没有,一切原本只是梦而已。都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但其实人们却都忽视了,梦境有时原本是荒诞可笑的,很有可能寄托了你的某种梦想,但终究只是不真实的梦境而已。比如方才我做的梦,里面的一切都那般真实,但其实回头一想起来就感觉万分好笑。因为我自小就根本没有家,更别说什么将军父亲了,我五岁的时候正在清竹峰跟我一群师兄们调皮捣蛋呢,所有的记忆而今都仍历历在目,又何来梦境中这样一说?

我笑了笑,静悄悄的看了会头顶的星空,这才记得转过头去,对我那亲爱的黑影子老兄说了声谢谢。三天前的一个夜晚,他从城外的护城河里发现了奄奄一息的我,并将我背了回来,放在他的老地儿这处破城楼上照料。这几天我都完全处于迷糊状态,反正除了睡就还是睡,偶尔有点清醒的时候就是知道他在喂水喂药给我喝,除此之外再没其他。

身旁的篝火热烈到人整个身体呈现舒适懒散状态,身下铺了厚厚的温暖的干草,身上还盖着一床松软的棉被——能做到这样细心的程度,也足以说明他够意思了!

芊梨落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