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风凌冽

朔风凌冽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1章 22他的故事

他接着说下去,像是片刻间便进入深刻的回忆,目光定定,聚集点却是右手指间紧紧捏着的那支簪子,蝶阕的簪子。

当然,我也是此刻才用心去注意到,那簪稍居然也是一支美丽的蝴蝶,翩翩的、静止而优美的蝴蝶。

有故事,我默然的看着他,似是在等待他继续说下去。

“我想说的意思,其实等同于每一个世俗故事的结尾,不过就是若一切可以重来,那么我必将好好珍惜她、一辈子都好好珍惜她、爱她、守护她,就她一个人便好。只可惜、、、而她此时最可能的想法,却唯有,若一切可以重来,希望这一生都不要遇到我、永远不要遇到,她原本充满幸福与希望的人生,便不会改变、、、”

接下来,这个男人便自始至终就保持着那样一个定然不动的姿势,目光始终呆滞的瞅着手里那支簪子,开始给我讲述他与她之间的故事。

那一年她刚刚十四,正是少女情窦初开最好的年纪,是皇宫里最美最受宠的小公主,父皇宠她,因为她是他格外聪明伶俐的小女儿,不但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业余时更甚喜好兵书史册,常常在不经意间讲出一些发人深思的深奥道理来,就连被举国上下共同膜拜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老太师都时常流露出对她三分的赞许。皇兄们喜她,因为她小小年纪便格外懂得谦让,将自己与他们间的亲情看的甚为重要,对他们皆都尊重爱戴如出一辙,从不偏向哪个,或因个人喜好而借着父皇的威风故意疏远冷漠哪个。的确,她是这么做的,在她心里也的确是这么想的,他们都是她的亲人,她每一个都很珍惜,从未想过要失去他们中的每一个人。但她却的确是个不太寻常的女子,表面上对他们间的明争暗斗并不多言,心里却明镜儿似的。

一切便在她十六岁生日那日起了天翻地覆般的变化。他这辈子都忘不了,那一日她打扮成个小太监的模样,将偷到的镇国玉玺冒着生命危险交到了他的手上,她让他拿着玉玺号令三军攻进城去,并一举拿下国王的宝座。她说,她的那些兄长们虽然表面皆都一副华丽威风的王者模样,但其实腹中草莽,不是有勇无谋就是有谋有略却缺少那么一种可以涵盖天下的大气风范,所以他们皆都当不了王,即便本国落入他们中某一人之手,也定然不会有长远未来。她说,他们皆不如他,不如他的大气稳健、不如他的宽容厚重、更不如他的深明大义、、、她说,虽然他不是皇室血脉,但为了国家的未来,一位明事理且能治天下的君主比一切都更重要。

那一刻他有点惊讶,他看着面前的才刚刚成人的小女孩,第一次觉得原来别人口里对她的传颂果然名不虚传。他的确强于他们,各方面来讲。他对于他们间为了皇位的各种争斗以及私下所做的那些荒唐龌龊事也了如指掌、嗤之以鼻,他也的确一直有想要掌控国家的欲望,只可惜他不过是一位娶了公主过门没两年就丧偶的过气驸马爷而已,也就是她的姐夫,这些年虽没有再续弦,也的确还在皇室内有那么一些位置所在,但终究与他们相比支持者甚少,也的确缺少那么一些正儿八经的理由。但此时,这个小女孩一脸淡定的将这些话语说给他听时,他突然有种被点化了一般茅塞顿开之感。他看着她,突然有点心疼,因为其实她的眼角还有未干的泪痕。就在当日凌晨,也就是她十五岁生日这日,皇宫内才刚刚发生了一场政变,三王子与五王子相互勾结攻进城去,逼迫老国王写下退位书,老国王急火攻心一头栽倒在地不省人事,而他的另外几个儿子却也对于老父亲的身体状况并不担忧,只为了各自的私心与欲望带领着早就私自养好的兵将斗个不停。很明显,他们都认为除了自己,再也没有人会可能是合适的下一任君主人选、、、

于是他不负她所托的调兵遣将,后来居上包围而去,最终果然拿下了整个城池并令群臣心服口服,老国王也就在这时才终于肯闭上了辞世而去、、、

于是他做了王,她自然成了他最宠爱最珍惜的女人。他一直以为,她一定会是这辈子他都不可能失去也绝不能失去的一件宝贝,他宁可负天下,也绝不能负她一个人。他从来都不能忘记,她在嫁给他的第一夜,依偎在他怀里时还带着一些少女的娇羞与稚气伏在他耳边告诉他,其实她早就喜欢他很久了,一直喜欢,从她那原本脾气很不好的九姐,觉得自己是下嫁,所以从婚礼上就开始趾高气扬对他各种骄横跋扈、而他则自始至终保持着宽厚的微笑,不恼不怒则又不卑不亢的牵起他未来妻子的手的时候,从他看着她时眼神里流露出的无奈却又包容的温柔的时候、、、她说,果然,她的判断没有错,他便是那种值得女子托付终身的男人,因为九公主婚后常常回来,不长一段时日,居然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先前骄纵火爆的性格变得不要太温柔,每每被人问起新驸马的状况,除了满面写满娇羞,剩余的便是不言而喻从眼神里都可以流露出来的幸福。她也是真的很幸福,因为她的确嫁对了人,她曾听她感叹的对她们其余几个姊妹提起,说以前脾气暴躁,但其实很多时候都是为了增强自己的气势保护自己而故意装出来的,虽贵为公主,无奈生于皇室,其实本身就是一种悲哀,所以自小就在各种明争暗斗的氛围里很没有安全感,一开始幻想依靠着父皇或娘亲的力量保护自己,但后来发现,毕竟这个环境太复杂了,复杂到成人间很多时候都有点言不由衷,换句话说,她那并不受宠的娘亲,她连自己都没有能力保护好,又哪里来的力量保护她呢?

芊梨落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