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风凌冽

朔风凌冽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5章 15都只有我

院子的后面紧靠着深山,前面则是一片茂密的梅林,此时正是梅花盛开的季节,淡淡的清香随着微风浅浅袭来,更让人有种心向往之之感。于是我想都没有多想,便毫不犹豫的朝着梅林里面走去,夜色正好,若是在这里欢快的舞上一阵宝剑,最好再来那么一罐子好酒的话、、、

我忍不住砸了口口水,但想到无论怎样也是客居在此,人神医尧旭又是德高望重的老者,所以还是不能做的太原形毕露、收敛着些还是很有必要的。

这样一来,便生生的将口水咽了回去。

梅林里月色疏离、薄雾缭绕、一阵浅淡到极致的琴声却不知正从何而来,乍听时若有若无,于若有若无间,却又隐约婉转而来,倒是正与这美景以及本剑客想舞剑的心情相呼应。特意四处留意了几眼,似乎根本就判断不出它的具体所在,而那份浅浅淡淡时有时无的感觉,却也更是让人判断不出所处的距离远近。罢了罢了,反正正是耍剑的好时光,故以本剑客也不应拘泥太多去刻意追寻些什么,心下于是甚为欢喜的冲进林海,几下舒缓的热身之后,便迫不及待一阵行云流水般的热舞,继而再足不沾尘、轻若流云的穿梭于梅花枝头,于一阵落红纷飞中带回了一身清香与凛冽的寒气、、、剑锋银光闪动,本剑客于飘飘然中缓缓落地,曲指弹起肩头一朵红梅,于白衣飘袂中,宛若天外来客、、、

剑客终归就是剑客,又怎么会因短短时日的疏离就丢了精湛呢?宝剑入鞘,本剑客长长舒了口气,忽而有点感慨近期以来怕自己剑法生疏的担忧,于是便想着是否为自己的放松而鼓一鼓掌?

然而,这样的想法才刚刚在脑海中闪过,本剑客就分明听到了一阵掌声,正自耳边某处传来。于是有些诧异的自那一方向看去,却见不远不近处,有一白色身影正落座在地,于一片花瓣纷飞中水袖飘然,银发飞舞,修长的指尖抚过面前的长琴,美妙的乐声便如清泉灌耳,让人有种心平气和间的心旷神怡。

于是我走过去,脚步极轻,有种唯恐惊扰斯人的担忧。但待我才刚刚立于他面前时,乐声却也恰到好处的戛然而止,继而于一头银发间仰起来的,却是一张极为年轻俊美的男子的脸,眉眼正恰到好处,鼻梁高挺,凉薄的唇间一抹似有非有的笑意,有微风拂过,带起他头顶沾染的几片花瓣,丝丝寒香缕缕而来、、、

“请问阁下、、、”

我动了动嘴唇,还是觉得应该主动开口比较好些。

便见他嘴唇微微向上勾起,却是一个若隐若无淡到了极致的笑容:“尧旭。”

“哦?阁下也是前来尧神医处做客的、、、”

于是我略有领回的再问。

却见他唇边的笑意似是更深了些,朱唇微启,吐出的字也极为简单:“本人而已。”

我大感惊讶,未免将他上下细细打量了几眼,却还是有点不能确信,于是并揶揄道:“但是尧旭,不应该是、、、”

“怎样呢?”

他倒坦然,说话间缓缓起身,顺势理了理衣衫,红的白的花瓣便纷飞而下,让人于刹那间有种巧遇天人的惊愕之感。

“不应该是、、、”

我忽然有点语塞,一时间居然还有点脸红,有种不知说什么好的感觉。

他便淡淡一笑,一双好看而深邃的眼睛定定的看向我:“应该是一个糟老头子?不但老,还很邋遢?也有可能驼着背或瞎着眼,这样似乎更符合故事情节?”

我立刻同意的点了点头,却未免大张着嘴:“、、、”

“其实我也有想过,是否让你第一眼看到时,应该是这类的模样。”

“啊?”

我更是一惊,一时间不是很明白他的意思。

于是他便继续说下去:“但我捣鼓了很久,最后觉得还是应该以真面目示人,毕竟事实就是事实,假的真不了。虽然我曾把一边的胡子都粘好了。”

我:“啊?”

继而却又大彻大悟般的点头:“哦、、、”

“所以说你其实是同意了?我就是尧旭本人?”

“啊?”

再次迷茫不解,挠了挠头皮,可是我同不同意,又能如何呢?

于是脚下便随着他絮絮叨叨的话语,一起往院落的方向走去。

待进去后才感觉似乎有点安静的出奇,虽然平日这个时候也甚为安静,但可能因为今天突然能看到一切的原因,所以总感觉哪里会有点什么不对劲?

于是便忍不住东张西望的去寻找莺儿的身影,也不知她这么悄无声息的是已经睡了还是也出门去散步了呢?

“你不用找了。”

谁料他居然像是一眼就看穿了我的意思,勾起的唇边笑容似乎有点意味深长?

我不解:“你知道我在找什么?”

“莺儿。”

“啊?哦!对的,莺儿呢?”

“不存在的。”

他就那么看着我,语气淡然的让我瞬间又神经错愕:“不存在?这、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没有莺儿,也没有你想象中的尧旭,一切都,单单只有,我。”

“什么意思?”

我目瞪口呆的追随着他玉言语间不紧不慢拿起厅间桌上一个精致的茶盏倒了一杯,却只是浅笑着将它递到了我的手上:“先喝一杯,压压惊,然后再面对。”

“什、究竟什么意思啊?”

我居然真的就一仰脖子,“咕咚”一下将手里的茶水一饮而尽。还别说,果然有压惊的效果,不然我怎么在放下茶盏的那一瞬间,突然就明白了过来,并且由此还陡然一身热汗,整张脸都红的像熟透了的橘子。

“你、你的意思、、、那么、、、那么是、、、就比如给我洗澡、、、”

我张红着脸结结巴巴,他却依旧一脸淡定的点了点头:“是的,都只有我。”

突然间就像被打败了一样,有种想要自地上找个老鼠洞钻进去的羞愧之感。继而这样的感觉让我有点恼羞成怒,于是终于无法容忍的化作了浑身的力量。

芊梨落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