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风凌冽

朔风凌冽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1章 11女孩子家家

一阵爽朗开怀的声音突然自耳边传来,倒是着实让我吃了一惊,说实在的,认识这么久以来,我从未见他这样大笑过,或者甚至可以说,其实是连一般的笑都不曾有过,他总是沉默而又消沉,永远躲在黑暗里寂寥孤寂的像一个谜,又何来如此开朗的笑声?

我很是茫然的看向他,却见他早已收住了笑声,抬手握起酒碗,却是“咕咚”一声,一如我大口啜饮才有的声音。

我更茫然,于是于夜色中直接将一只酒罐推了过去,定眼看着他笼罩在阴影中模糊不清的脸面:“呵呵呵,好啊、真好!这么久了,今晚算是咱们的关系终于又递进了一层么?那么看来是我前面的猜测对了啊!借着此时性起,老兄你倒不妨直接跟我讲一讲关于有关那位女子的往事喽。洗耳恭听、愿闻其详也。”

“哈哈哈、、、”

他却又几声爽朗的笑,待笑到余音,却变为了带着淡淡惋惜的摇头苦笑:“但其实又哪里有你说的那般丰富?真个是犹如神话故事一般,一切但凡从你嘴里出来。”

我又茫然,一时语塞,却听不出他这句的意思是夸我呢?还是在夸我呢?

好在其实夸不夸的原本对于我来讲的话也无所谓,我所重视的关键只在于我是否将想讲的话都尽情的一吐为快,在他面前毫无负担。于是便倒了碗酒乘胜追击:“那么,如你言下之意,其实是你们的故事并没那般曲折凄楚?或许是一个很美丽的故事?只是我猜错了方向而已?”

但他只重重叹息了一声,空气便就像凝固了一般,瞬间变得冷却了下来,我张了张嘴,想放肆的笑两声,只可惜对面人传递过来的气场,似乎即可已到了一种神圣不可侵犯的冰冷与凝固之中。

很显然,若我再多般夸张,一切也其实都已经不再合适,于是我只好悻悻的耸了耸肩,于黑暗中翻了一个白眼,也自叹息一声,重新重重落在破石凳上,开始自斟自酌的喝酒。

半晌无语,抬头望了会天,夜色压抑的让人忍不住想骂娘。

“额,这样、、、”

我费尽心思的终于算是又组织了些什么语言出来,试图缓和下已经感觉快要凝固成雕塑的气氛。

“那个,差点忘了告诉你,我很快就又得出趟远门,估计时间不会太短,所以、、、”

所以什么呢?突然抓了抓头皮,不知道下半句该说些什么。说实在的,跟这黑影子喝酒聊天了这么久,今晚似乎是个极端,既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欣然局面,后半场却也着实尴尬的令人有些无所适从,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就像此时,我抓耳挠腮了半天,竟不知究竟该不该再说下去?因为我要不要去哪里、到底要去多久,其实真的跟他有关么?说与不说有什么本质的意义?

但若是搁在往常,我又哪里还有的了这样那样的考虑?一切基本都是张口就来,管他这个黑影子爱不爱听,气氛去特么的爱不爱凝重。

所以是真的有些什么改变了吗?却又着实摸不着头脑,细想下下,其实我与他的确连朋友、熟人都还压根就算不得,又有什么好改不改变的呢?

这样一想,倒有点垂头丧气般的释怀了起来,于是又抬手灌下了一碗酒。

“女孩子家家的,还是少喝点为好。”

谁知那有点恼人的声音却又毫无征兆的响了起来,话说这人也还真是古怪的厉害,你以为他该说话时他突然就凝固了,而你认为他凝固了起来的时候,他却又突然像冰一般融化开来,说的不好听一点,真可谓是喜怒无常、难以捉摸?

于是本剑客冷哼一声,不想睬他。结果他却像是根本就无半点眼色一般,压根就没有感受到本剑客的情绪变化,接着继续他那些让人有些嫌弃的话语:“女孩子家家的,为何动不动就出什么远门呢?还是安定一些比较好啊!”

安定?他可真挺会搞笑的!他又不是不知道我做什么的,居然对一个杀人如麻的剑客说什么安定?我看这黑影子今晚的确是不想再继续聊下去的意思吧?

于是我嗤之以鼻的朝他撇了撇嘴,刻意的冷笑甚是分明:“好啊,你是在为我担忧么?不如随我一起去好了,反正你也孤独寂寞的厉害,何苦非要守着这破地儿悲催度夜呢?”

丢下这句见他那边又是片刻毫无动静,居然突然感觉甚为无趣,于是我烦躁的将一只酒罐子丢在地上,随着“哗啦”作响,顺势丢下一句“也罢了,就此别过吧,后会无期”,而后便不由分说翻身下城,直接像个飞贼般一边发出“驾驾”的吼声,一边直接将马屁股拍打的“啪啪”作响,我有时候都有点怀疑,像我这样的狂躁患者,我亲爱的白灵却无怨无悔不肯弃我而去的理由到底是什么?是觉得它自己不够优秀不该贸然打算呢?还是多年以来早已习惯了被我虐的生活?当然了,想法终归是想法,其实我对白灵还是非常好的,像我这样的剑客怎么会低级到虐待动物呢?更何况我一直都当它是我的好伙伴。所以千万不要误会啊,呵呵呵。

先前就黑的压顶的天空更是黑的伸手不见五指,突然就起了大风,迎面猝不及防被风扬起的一把沙子“唰”的一下迷了眼睛,我不得不闭着眼睛“吁”的一声喊住了白灵,

眼睛生疼的厉害,只能先打理打理再走。

只是今夜这风沙也果真厉害,我坐在马背上抬手揉了一下,眼睛却就更比先前生疼的厉害,再揉一下,居然就像是被刺入了钢针般钻心的疼。

不对啊,可能我今晚喝的的确太多了些,所以也太粗心大意了些,不然若只是一把寻常的沙子,怎么会是如此感觉?

我心里一惊,只可惜背后一凉,已经晚了,一把类似于铁锤还是什么的东西“通”的一声击砸在我的后背,带着千金压顶的力量,直接将我从马上击飞了下去。

芊梨落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