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风凌冽

朔风凌冽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0章 10为了一个女人?

更何况,本壮士自己原本就是个女的,所以更是羞煞人也、、、

“承蒙壮士相助,感激不尽,蝶阕自问已着实没有什么作为报答,故以只能以身相报。若壮士不嫌弃、、、”

“不不不,不是,那个、、、你先穿上衣服。”

于是本壮士只好面红耳赤手忙脚乱的表达着些什么,又见她一脸愕然继而黯然伤神,似乎是觉得其实本壮士还是有点嫌弃她的意思,于是为了避免麻烦引得她过多伤心,就干脆丢下一句“其实本壮士不近女色”,而后顺手摸出钱袋就地一丢,就匆匆忙忙夺门而逃、、、

夜色惬意,微风缭绕,只可惜本壮士刚刚才被一个女子撩过,所以心里总是有那么几分不大对味儿,于是看什么都有点儿不太对劲,简直是越看越想逃离的感觉,于是便匆匆唤过“白灵”,夜色中一个口哨,向着天寂城所在的方向连夜而去、、、

三日后的子时,夜色正好,我坐在天寂城破落的旧城墙上,一边大口喝着碗里的好酒,一边像以往任何一个可以在这里开怀大笑的夜晚一样,与对面夜色中我那若隐若现的老朋友有一搭没一搭的胡扯。

“嗨,你说你究竟是人还是鬼啊?都这么熟了,没必要这么隐瞒吧老兄?”

我凭着感觉倒了一碗酒,一个响指直接将酒碗弹送到了他面前,依旧嬉皮笑脸的问这个毫无意义的不知过往问过多少遍的问题。

当然,其实我知道他不会回答,我也并不指望他能回答,而他其实也根本就不会回答。

果然,他只是接住了酒碗,再接着黑暗中“滋溜”一声,我明白那已是他毫不客气一饮而尽的声音。

只是他这喝酒的方式对我来讲的话终究还算是熟悉,毕竟相处时间久了,所以对于对方这些个小细节,我还是比较清楚的。哪怕我其实还根本不识对方庐山真面目过。

“你说你夜夜就守着这么一个烂城头,真的有意义么?还是你其实平日里根本就无所事事,也就只有这么一个烂城头好守的呢?”

于是我接着提问,并且言下之意般的转头左右瞟了几眼这烂城头,心下肯定,这破地儿的确没什么好守的意义存在,因为听说这只是天寂城很久很久以前的旧城楼而已,至少距今好几十年乃至更久以前了吧,反正新城门被改到别处重新建立起来的时候,这里就早成了一处被彻底抛弃的废墟所在。所以此时请注意这个关键词:被抛弃,也就是说,其实我们能在此处相遇并成为我自我理解中的朋友的原因,都只是因为被各种抛弃的原因吗?都因为被世界抛弃、偏爱固执于被抛弃,所以才物以类聚?

于是就未免觉得有些荒谬好笑,又要开口,就听他略带低沉却惯常清晰沉稳颇有点令人百听不厌的男低音飘了过来:“没有意义吗?那只是你认为的罢了。”

这倒令我有些许意外,因为这个问题也是我不知重复了多少遍的问题,所以按照惯常的话,还是会觉得他没有必要回答,他也自然不会作答。毕竟就算回答了,这样的答案也已经不知重复了多少遍,已经没有再重复的必要了。

所以就更有点好笑是吗?明明都不想让人家重复答案,自己却还在很没意思的重复问题,最可笑的是,明明这样很没意思的相处模式,相处了这么久下来,居然没有累了腻了的感觉?那么到底是人其实太寂寞无聊了呢?还是太寂寞无聊了呢?

“哈哈哈、、、”

于是我自顾自的干笑两声,继续一厢情愿般的开始自己的话题,之所以说一厢情愿,其实并不难理解,因为自始至终,我与他相处下来一般都是我比较话多,也是完全由着自己的嘴巴想说什么便说什么,而他充其量只是偶尔画龙点睛般的答上几句,多数时都只是默不作声的相陪,所以很多时候我并不能知晓对方是否同意我话题的意思,故以自嘲为一厢情愿。但话说回来,其实他是否表态或同意否,对我来讲的话并不是那么重要,反正我也不过是找个可以说话的地儿和听我说话的人说一会话而已,至于他有没有认真在听或者听懂我话语的意思,又有什么好重要的呢?当然,很可能对他来讲的话这点也没什么重要,反正他很有可能只是孤独久了想听一个人说话而已,至于那人到底说了些什么、他自己是否有意见参与否,又有什么重要呢?重要的是他的耳根的确得到了满足、再也不似彼时那般清净的让人开始慌乱了。当然,后面这些只是我对他的猜想判断而已,至于人家真实的感觉是什么,那我又如何能说得上?毕竟人家的心思藏在人家的心脏内,我又不能剖出来看,所以、、、

不过归根结底而言的话,其实这些全都是废话而已,因为重要的只是眼前的事实。事实就是我可以嘻嘻哈哈大大咧咧随便胡言乱语,而他也可以尽可能低调的坐在那里沉默相陪,一陪就是一夜,就这么简单,当然也是相互的。

“我说老兄,你说你把自己搞的这么悲催,该不会也是被情所伤吧?是为了一个女人?我猜你夜夜守在这里不肯离去,其实只为了等她归来?”

酒过三巡,我的话语更加放肆和多了起来,同时脑子里不断闪现出歌女蝶阕的眼泪,突然忍不住的有点心酸。

他依旧没有答话,但却还是让我在不经意间抓住了点什么,因为我似乎明显感觉到他在黑暗中一愣,整个轮廓都比先前僵硬了很多。

我仰头又“咕嘟”喝下一大碗,而后不动声色的将另一碗向他弹了过去,继续没心没肺着自己的话题:“我猜,那个女的一定很漂亮吧?你很爱她?或者被她狠狠的伤过?也许是被抛弃了?所以你才心有不甘?所以、、、”

“哈哈哈、、、”

芊梨落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