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之港湾系列2:真爱赌约

心之港湾系列2:真爱赌约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4章 极致盛宴

“晚上好,欢迎[11]。”他们的主厨兴高采烈地说道。克丽被热烈拥抱,两颊被亲吻之后才被放开。

她倚在墙上,试着恢复平静。

亚历山大加入他们时,也被加斯顿的热情拥抱吞没。

“很高兴见到你,亚力克斯。”加斯顿大声说道,她此刻发现,和亚力克斯的黝黑精瘦不同,加斯顿白净圆润。加斯顿问候完紧跟着一连串语速极快的对话,克丽在学校上过的法语课此时根本派不上用场。他领着他们走过宽敞的走廊来到一个富丽堂皇的房间。

她环顾四周,听到亚历山大提醒加斯顿要说英语。

这个房间从地板到天花板都堆满了食物;各种尺寸的铜制、铸铁炖锅和煎锅挂在吊顶锅架上;大量白色陶器堆放在开放式的碗柜上;靠墙整齐地摆放着一罐罐酱汁、泡菜和草药;辫蒜和深色意大利香肠挂在钩子上。所有空隙都被食谱、孩子们画的水果蔬菜和各种克丽用都不敢用的工具和小玩意填满,还有上百瓶红酒。

她慢慢环视,把它们尽收眼底。多么适合报道的地方啊!宽敞的灶台上,馥郁的蒸汽从汤锅中升起。高脚杯聚集在花岗岩的操作台上,一整套的工作台占据着中央区域,后方是一个高大的挂帘壁橱。三人就餐的餐桌布置得很华丽。

亚历山大递上两只包装完好的酒瓶,加斯顿便说:“那先来点儿香槟吧。”。

“但不能喝这些,”亚力克斯反驳道,“它们刚爬完这个陡峭的山坡,对不对,克丽?一定激动不已。”他朝她挑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眉,“加斯顿,”他继续说,嘴角微扬,“这位是克丽根·勒什女士。克丽,见过我的好友加斯顿·皮卡德。”

虽然克丽对“激动不已”的暗示感到恼火,却没还嘴。向加斯顿挥了挥手。

加斯顿的眼睛睁大,目露欣赏。

“亚力克斯,你说你要带个记者来,我还以为会是一个戴着凶狠的眼镜,下巴上长着胡子的干巴巴的老伛。”他戏弄道,“而不是这般迷人的少女,你是怎么把她从她爸妈那里偷来的?”

“一个干巴巴的老妪。”克丽纠正道,“我已经够投票的年纪了,”她补充道,“他是从我朋友萨拉那里把我偷来的,用敲诈的手段。”

她朝亚力克斯投去轻蔑的一瞥,然后转头朝加斯顿笑了笑。“你有地方可以让我放外套和整理头发吗?”抢在他对敲诈一事发问之前问道,“你的朋友认为摩托车对一顿‘工作餐’来说是合适的交通工具。”

“你试试黑灯瞎火的给出租车指路来这儿,”亚力克斯还击道,“他们不多收钱才怪。”

“难道你还付不起吗?”加斯顿问,“波弗特科技公司运转良好吧,你的那些智能小玩意儿?”

“是的,我的朋友[12],一切顺利。”

加斯顿满意地点点头,然后转向克丽。“这边请,”他示意,“我们为烹饪学校的女性准备了特别的房间,让她们觉得已然置身法国。”

他领着克丽穿过前厅,盥洗室装修得非常梦幻,她想象自己置身于巴黎的高级沙龙中。管道被装饰得很现代,窗户却被幽暗的紫金色布帘、帷幕和流苏饰品装饰,灯光阴暗柔和,几只小的扶手椅上躺着饱满的流苏靠垫。墙壁被喷上了神秘的铜褐色,几本法国版Vogue杂志堆在锻铁桌上。

“哇!太棒了!”她惊呼到,“你说得没错——我们将新西兰远远抛在了身后。”她站在镀金框的大镜子前,抖动肩膀把夹克脱下来,加斯顿站到她身后帮忙。

“我的上帝[13]!你简直是要谋杀我们这些可怜男人啊。”当她的乳房进入视野时,他喃喃自语道。

克丽在镜子里看到他的眼神,给了他一个顽皮的笑容。“你的朋友活该被折磨,”她说,“我要为某件事报复他。”

“你觉得他会把这个美景当作折磨还是奖励?”

“希望是折磨。”

“那他最好喜欢他的甜点吧。”

克丽不知道加斯顿想的是脆嫩单人份的焦糖奶油冻[14]。焦糖奶油冻的玩笑,亚力克斯不会不懂——尤其是每个松软的奶油冻上都放着一颗酒渍玫瑰红樱桃。他朝克丽弯腰示意,然后便匆忙地回厨房去了。

她又检查了一遍镜子里的自己,也许领口真的太低了?她试着把它往上拉了拉,接着又把它推回原位,不——这就是他在办公室里那样碰她的应得下场,如果他认为她这么容易得手,他可要再好好想想了。

我赌你一定受不了能看不能摸,先生。

用梳子梳顺她打结的头发,在回到那个宽敞的金色房间之前给镜子里的自己送上一个飞吻。

亚力克斯懒洋洋地靠着其中一个操作台,加斯顿在平底锅里搅拌着什么。大蒜和蘑菇的香味飘过她的鼻子,走近两人时她放慢了脚步。亚力克斯脱掉了夹克,扔在椅背上,她的迷你录音机挨着夹克放在桌上。她现在可以看清双手曾感受过的东西——他浅灰色的马球衫和深色的裤子缠绕在腰臀之上,宽厚的胸膛和肩膀,对一个技术怪咖来讲真是少见。

“我赌你一定在健身房里花了很多时间。”这句话是怎么溜出来的?

“突然间对我这么友好,亲爱的?”他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

“我不跟你讲话怎么写关于你的文章?”

她挨着他靠在操作台上,满意的嗅了嗅。加斯顿的大蒜味完全盖住了亚力克斯诱人的杏仁香古龙水。“今天下午我们可没怎么说话。”

她希望他看不出她还在为他几分钟之前在停车场不假思索的爱抚而不安和激动。她依旧处于兴奋状态,希望自己还能抱着他纤长温暖的后背,感受摩托车引擎传来的震动。

“但是一次很愉快的谈话啊。”一只深色眉毛抬起,他的嘴角上扬,没有了严肃的样子。

“某些部分。”她轻快地说道。

他高兴的笑出了声。

加斯顿放下他的木勺,看着他们,空气里弥漫着意外的愉快。

“在我的厨房里调情,亚力克斯?”

“不是!”他们齐声说道,面带一模一样的惶恐看着他。

加斯顿抽了抽他的鼻子。

“我嗅到了可疑的味道。”他说。

“味道如何?”克丽忍不住问道。亚力克斯降低了愉快的笑声,加斯顿睁大了眼睛。

“抱歉,”她自责地说,“不是的,加斯顿,我们不是要在你的厨房里调情,我们只是磨合的不好。”

“我跟你磨合的不好吗?”亚历山大面带坏笑地问道。

这个让人忍无可忍的男人!她强忍着不作回应。“我敢说,我们以礼相待一个晚上不成问题。”她继续说完,伸手将录音机拿过来放在她旁边。

“还想试试?”亚力克斯问完便伸长胳膊,把录音机抓回来,手指放在播放键上。

“放下它!”她厉声说道,生怕加斯顿听到一些无法争辩的调情内容。

亚力克斯似乎花了很长世间才重新把它放下,他懒洋洋的微笑预示着即将到来的危险。

加斯顿无邪的脸上挂着微笑,他把糖放进长柄锅里加热。“现在开香槟吧。”他宣布到,接着把木塞从挂满水珠的瓶口轻轻拔出,把清澈冒着泡的葡萄酒倒进三个高脚杯里。“为你举杯,我的朋友。”他将酒杯倾向亚力克斯说道,“还有你迷人的克丽。”

“为费莉丝和你美丽的女儿们。”亚力克斯回应道,“说起来,她们现在何处?”

“在她娘家的葡萄园,待到这周末。卡米拉周一就要去上学了,所以这是她们圣诞节前最后的假期了。”

“都五岁了?真是不敢相信。”亚力克斯摇着头说道。

“一眨眼,我的大女儿都五岁啦。”加斯顿打了个响指,面带喜悦,点着头说道。

克丽啜饮着上好的香槟,想着自己的父亲是否也曾这般宠溺地谈起过自己。她很崇拜安东尼·勒什,他是个非常有趣的人,因为他总是做一些有趣的和令人兴奋的事。

“你喜欢做父亲的感觉吗?”她若有所思地问道。

“你有孩子吗?”

“没有,几年内都不会有。”

“你无法想象他们有多珍贵,直到你有自己的孩子。刚开始是那么的微小和脆弱,接着便有了像花儿一样多彩绽放的个性。”

“我很爱我爸爸,他曾非常特别。”

“我相信你是他挚爱的宝贝。”

“也许是他挚爱的麻烦[15]吧。”她莞尔一笑说道,又抿了一口葡萄酒接着说,“我很喜欢和他待在一起,他说我是他的幸运符。赛马的时候,他会教我怎么填下注表,他会告诉我哪些马是他看好的,我就会帮他标注上。”

“你那么小,他就教你这个?”亚力克斯皱眉问道。

“他的小乐趣,没什么大不了的,就几块钱。”克丽耸耸肩说道。

他朝她投去愤怒的一瞥。

赛马总是让她激动不已,斗狗也是。

“我最喜欢看他玩扑克牌。这么多年过去了,我至今还记得他和朋友玩牌时坐在他膝头看他手里牌的美好回忆。”她对加斯顿说道,她咬着嘴唇,想起香烟烟雾缭绕着一小群男人,她偶尔才被允许啜饮的那杯啤酒,空气中被压抑的兴奋。“我总是试着像他教我的那样面无表情,但我打赌我是没戏了,他大概因为我而输了很多比赛吧。”她继续说。

加斯顿在砧板上放了一束香草,取了一把看起来很锋利的刀,用克丽担心他切到手指的速度将它们捣碎。“但你想想对他来讲有多特别,一个活蹦乱跳的幸运符,就坐在他膝头。”他说。

“我想是一个既不安分又沉不住气把牌都泄露出去的活蹦乱跳的幸运符吧。”她呼吸着香草的香味说道。

加斯顿再次看向长柄锅时笑了笑。他关了火,仔细地搅拌着,热糖浆的甜味直奔克丽的鼻子。

“你还在玩吗?”亚力克斯转向她问道。

“有时。不过只玩十分钱的,所以你可以把你嫌弃的表情收起来了。”

她朝加斯顿转过身去,看着他在检查烤箱里闻起来很美味的东西。

“我还被允许帮他刮开刮刮乐的第一排,期望我们会在下面的涂层里找到隐藏的大奖。你会跟你女儿这样做吗?”

“卡米拉还没满五岁。”加斯顿摇摇头答道。

“她最好把钱都存进她的存钱罐里。”亚力克斯低声说道。

“别这么扫兴!我依旧能够从中得到一点兴奋感。每次买彩票或者刮刮乐,我都会想起我爸爸。”她接着说完。

克丽仍然可以看到他生命最后一天的样子——微笑着,无忧无虑的。我可怜的死去的爸爸,挑战命运太多次,最终也因此丢了性命。

她试图摆脱回忆。“加斯顿,我能在你做饭时问你问题吗?亚力克斯说我可以采访你们两个。”

加斯顿又一次低头查看他正在为焦糖奶油冻熬制的糖浆。

“也许我们应该跟你讲讲对方的故事。”他提议道,“那会很有趣的,不是吗?”

亚历山大举起双手以示抗议。“太过有趣了。如果你不添油加醋,我就实事求是。”他提醒道。

加斯顿弹了一下舌头,转身将金黄色的糖浆倒进三个小碟子里。他小心地搅拌着将它叠盖在边缘处,然后开始在铜碗里打鸡蛋。

接下来的两个小时里,克丽一直在倾听、追问、开怀大笑和品尝这世上最美味的食物。随着两人的交谈,她放松下来,享受着愉快的社交之夜,与刻板的工作采访相去甚远。

显然,亚力克斯和加斯顿是最要好的朋友。加斯顿对他的妻子费莉丝,女儿卡米拉和乔妗爱得痴迷。他和费莉丝对各种食物着迷,现在经营着一份结合了加斯顿烹饪技术和费莉丝葡萄种植背景的事业。

克丽发现亚历山大敏捷的头脑和强烈的野心造就了一家名为波弗特科技的公司,生产专业的医疗设备。

“你知道吗,他十六岁就白手起家了。”加斯顿问道。

亚历山大谦虚的摆了摆手。

“不是这家公司,是第一台智能机器。”加斯顿继续说,“我们在学校有个朋友需要定时服药,他按时服药是非常必要的,如果他不记得的话,后果会极其严重。”

“可怜的亨利。”亚力克斯回忆道。

“所以亚力克斯拆了一台手机,非常早期的模型,却能神奇的准时给亨利发信息提醒他吃药,而且亨利还必须回复说他吃过了。当亨利向他的医生展示时——啊哈!他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我只是做了我能做的。”亚历山大耸了耸他漂亮的肩膀说道。

“很聪明。”克丽赞许地说,恼火地发现自己倾慕这个双手不老实的男人。

所以他不只是个金融奇才?他还曾是个努力工作赚钱的实用型发明家,现在用这发明来造福社会?

“你所有的设备都是医用的吗?”

“不全是,但都相关,我想。你可能会叫它‘体征监测器’。这些设备能在人们从事危险工作时保证他们的安全。”

“例如扑灭危险的大火,清理化学物品。”加斯顿插话说,“有了波弗特的设备你就能知道一个人是否心跳正常、呼吸顺畅。”

“我会给你绑一个,我的朋友,看看你用松露烹饪时的身体反应。”亚力克斯调笑道。

“呼吸加重,心跳加速。”加斯顿笑了,他转向克丽,“新西兰的松露是顶级的,好到足以惊艳我的同胞了。”

“我认为这是一个新兴产业,我们报社今年早些时候做过一篇相关报道。他们种植橡树和榛子树等等,但不知何故,根部却感染了佩里戈尔[16]的黑松露孢子。产量在攀升,价格更是天文数字,我听说一公斤要价超过三千美元。”克丽点头说道。

“一年四季都能获得新鲜松露真好。”加斯顿赞同道,并没有对她提到的价格感到惊讶,倒是向酒杯中添了更多红酒。“亚力克斯,你要待多久?”

“到下周一早晨,然后去努美阿[17]。”

“周天,你带上西尔维,去港口吃午餐怎么样?晒晒太阳。”

“她有空?”

“为了你,当然有空。”

“也许吧,到时候看。”

想到亚力克斯和另一个女人在一起,克丽感觉领土受到了威胁,然后又嘲笑自己会有这种反应。她对他当然没有非分之想,怎么会有?他的确帅气又多金,但他也是一个专横、傲慢、严肃的工作狂。没错,总结得很到位。可是当他对那个唾手可得的西尔维没有表现出太多热情时,为什么她会暗自开心?

她深吸一口气,对他被自己吸引的目光感到满意,不过使出撒手锏还为时尚早。她倾身向前把胡椒磨推到桌子中央,让那无耻之徒再好好看看他得不到的一切!

“现在到我的特别点心时间啦。”加斯顿神采奕奕地说,“我原本做了黑爵士朱古力,但今晚见到克丽的时候有了新灵感。我做准备的时候,你们就聊聊天吧。”

他把他们使用过的盘子堆放好,然后放进洗碗机。把克丽独自留在亚历山大饥渴的目光中。

克丽丝·皮尔森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