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天途

向天途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5章 山林有变

又过了两日。

何天如往常一样早起。

这几天总有一些佩剑挎刀的江湖客从这里经过,偶尔也会见到僧侣道家打扮的人,都是一副行色匆匆的模样,任谁都能看出其中的不寻常。

何天更加小心翼翼的伺候接送,生怕无妄之灾降临。

何天忙活了半天,晌午时分,自南山方向走出四骑,马背上好像驮着沉甸甸的货物,马儿走的有些吃力,不紧不慢。

等到走近一些,何天发现都是一些熟面孔,是李老板一行人,应该是收货返程了。

得过赏钱的何天顿时来了精神,殷勤地迎了上去。

“老板,这一番收获不错啊!先来点热茶解解乏?”

李老板在护卫的搀扶下,下了马,有些惬意的伸了个懒腰,才慢悠悠地答道:“是小天啊,那就有劳了,老规矩—四碗热茶,这次运气还不错,再来一盘花生米和两素一荤!好了,就这些,去吧!”

待到何天倒好茶水,正要转身离去,李老板又叮嘱一声,“顺便喊你三叔过来,我有一些事情要告诉他。”

何天应了一声,跑去厨房让来福准备菜品,而后将消息传给何三叔。

何天将四道菜全端出去,小心放到李老板桌上,何大富也正在一旁陪着说话。

不知是在谈论些什么,两人有些小心翼翼,话语压得很低。

何天不敢多待,跑回到厨房和来福有一句没一句地聊天。

今日没有其他客人经过,李老板用过饭菜离去以后,茶棚也冷清下来。

暮色来临,等到何天打烊收拾妥当,何大富走到他屋里坐在靠椅上。

“小天,这几天不是有一些奇奇怪怪的江湖人士经过吗?咱们最好再多一分小心,听李老板说,似乎南山深处出现了一处神仙遗址,都是冲着这个去的,各路好汉在里面僵持的很厉害,李老板都绕着走,不想多事。南山一直很平静,这份热闹咱们不惹也罢,务必小心。可能会死不少人,尤其这次回来的,不管是挂彩还是一无所获,这些人脾气肯定会变得非常古怪,咱们一定要低三下气,不要让他们把气撒在咱们身上。”

“回头你通知一下来福,多备些饭菜材料,不要因为咱们招待不周而惹怒了这群杀神。来福这小子,经常半夜出去抓野鸡,如果不知道还以为是猫妖呢。”何大富笑骂一句,对来福的行为不甚理解。

何天点点头,口中问道:“三叔,真的有神仙吗?传说是真的吗?”

何大富郑重地点点头,压低声音神秘地说:“确实一直有这些传说,传说在南山有许多迷魂阵,进去了就是出不来,是一些神仙府邸。但是我没有见过,只是听过路的樵夫猎户提过。咱们这些市井小民管他做甚,吃饱喝足就不错了。”

何天深有体会地点头,何三叔紧接着说:“不过呢,你也可以当做闲话听一听。传说中的神仙修炼是需要身体资质的,我们这些凡夫俗子不提也罢。好高骛远是人生大忌,记住当下你能做的就是‘少说话,多办事儿’。”

“哦,对了。这是李老板送给你的一个小礼物,据说是一个猎户捎带着送的一块小皮子,是狐狸的,皮毛松软的很,平时贴身垫在肚子上,山里空气潮湿,别年纪轻轻的就落下毛病。”

何三叔说完以后低头沉思了一会儿,几番欲言又止,最终还是摇摇头走了出去。

何天将这些事一一记在心里,同时也有些满不在乎,哪有那么巧的事情?还是多攒些赏钱来的实惠!

过了一会儿,来福掀开门帘走进来,凑到何天跟前去。“小天哥儿,你三叔什么事儿啊!有好事可千万不要忘了你来福大哥。”

何天一五一十地将话转告,想了想,觉得没有什么疏漏,就蒙头睡觉去了。

也不知睡了多久,从外面传来一阵吵杂声,何天翻身起来,赶到窗边向外望去。只见外间灯火通明,许多人举着火把,聚集在驿站旁,好像在激烈的争吵着什么?

何天不敢点灯,摸手摸脚地开门走到靠窗的位置,发现来福早已从床铺上起来,他正在顺着推开的一条小窗缝向外观望。

何天低声问道:“这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来福发现是何天,将手指放在唇边,嘘了一声,“不许说话,咱们静静的看着,可能有好戏看!”

远处,前几日从驿站前经过的一个皂衣汉子被众人围着,他似乎有些急切,放大嗓门喊着:“诸位先静一静,听我说一句,请大家相信我,我只是见到了那个火光迸现,并没有拿任何东西。同行的李镖头可以作证!”说罢,指着身旁同行的另一个人。

不过,似乎众人皆不相信他们的言语,吵嚷着要搜身。

“阿弥陀佛,诸位请听老衲一言。”

一个眉须皆白的年老和尚分开众人,走到了皂衣汉子跟前,双手合十道:“陈侠士,再这样僵持下去,说不定会为你惹来滔天大祸,你还是听从大家的建议吧,或许可以逃过一劫。你应该知道,那里面的东西不是一两个人可以分润的。”

听完这话,陈姓汉子似乎犹豫起来,低头不语,周遭众人不由得眼睛一亮,目光灼灼地看着他。

陈姓汉子咬咬牙,似已下定决心,弯腰脱下靴子从其内掏出鞋垫,分开外围的棉线,用两根手指夹出一页似金箔的纸条。

瞬间四周的呼吸声变得急促起来,所有的目光紧紧盯着那页金箔,随之移动。

陈姓汉子直起身来,万分不舍地向周围展示一番。

“圆慈大师,此物我刚得到时看了一下,好像是一种药方,在下不通药理,是否可以由可靠之人抄录数份,大家一起观摩研究?”

圆慈和尚并未接过金箔,而是环顾众人的反应,见未有人反对,才拿过金箔查看起来。

“百年人参、十年份紫竹藤、地蝉衣、噬虫草……”

圆慈声音虽轻,却似有阵阵魔力清晰透入在场每个人耳中。

“不错,应该是药方,但其中有数味药性相克,值得深究。诸位,如果信得过老衲和南山寺,请移驾到鄙寺,差人为各位抄录一份。如此不见血光,皆大欢喜,如何?”

众人思索片刻,知这等好处难以独占,纷纷点头应允。

一场血战得以避免,何天和来福都松了一口气,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的道理两人也懂。

咦?何天捅了捅来福,二人透过窗缝,看到交出金箔的陈姓汉子随众人离去时,脚下用力,将丢弃的鞋垫踩入茶棚第三棵拴马桩下的泥土里。

两人对视一眼,不知此举有何用意。

突然,何天脑中灵光一闪,小声说:“来福哥,会不会还有……”

来福也恍然大悟,目露赞许,但还是连忙止住他继续说下去。

他低声回道:“咱们当做什么都不知道,不要尝试去挖出来查看,既然咱俩都能察觉,这多双眼睛不可能一无所觉。小天哥儿,今晚恐怕还有事要发生,咱俩都别睡了,警醒着点儿,事情不妙就赶紧溜走。”

何天连连点头称是。

二人担惊受怕,好不容易挨到天亮,竟然什么都没有发生。如果不是茶棚外有几束丢弃的火把,他俩还以为是一场噩梦。

木坪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