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天途

向天途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43章 大祸将至

距离何家寨五里开外,一处被低矮灌木包围的山坡上,两个黑衣人毕恭毕敬地朝着身穿华服的问天宇施礼。

稍后,站在左手位置的黑衣人上前一步,低声禀告。

“天宇师兄,经过这五日的摸查,情况已经大致探明。”

“说!”问天宇回复得干脆利落。

“他们进了野人坡北坡的一个小村寨,村寨只有一条羊肠小道可供出入。因为没有可供遮掩的树木,村寨里又时常有人走动,我们不敢靠的太近。”

“而且三十里范围内也没有其他村落,所以不能获得更多的情报。是不是需要多观察一段时间?”

此时的问天宇,头扎白色方巾,身上也穿着一件修长的雪白衣衫,宽大的衣摆猎猎随风起舞,但俊俏的脸上如寒冰一般冷冽倨傲,没有一丁点儿在龙执事面前的恭顺模样。

他听完禀报,不见一丁点儿的犹豫,断然下令。

“不必如此麻烦!马上回去召集人手,定于腊月十八卯时发起围歼。我要拿着这份功劳在立春祭上向老祖报喜!”

“天宇师兄,还不知道这里是不是有高手隐藏,需要请示龙执事吗?”

“这个,我自有打算!”问天宇脸上已有不耐之色。

禀告的黑衣人躬身正要离去,蓦然间好像想起什么重要的事情,停下脚步。

他略显犹豫,迟疑问道:“天宇师兄,直接围攻会不会误伤无辜?我们还没有确认寨里哪些是……”

眼见这个家伙三番两次质疑自己的决定,问天宇心中大为不爽。

他怒哼一声打断黑衣人的询问,开口斥责。

“全杀了便是!林天鹰,记住你外姓弟子的身份!这里何等偏僻,那群余孽躲到这里,我不信其他人还是干净的!”

林天鹰似乎还想说些什么,却被身后的另一个黑衣人拉住,一起行礼告退。

“不识抬举的东西!”

问天宇斜眼瞅着退走的二人,言语中满是不屑。若不是这次行动还需要人手,他定要轰走这个推三阻四的家伙。

***

腊月十六日,黄昏。

何大海领着何地匆匆忙忙返回何家寨。

可是他们并未返家,而是径直跑向何星海的木屋。

街头闲聊唠嗑的几个村民也很是奇怪,何大海性子素来稳重,而且是个打猎的好手,很少见到他空手而归,更别提今日如此明显的慌乱。

木屋内。

“大海,你说的属实?”

何星海霍然站起身来,脸上也带着凝重和震惊的神色。

原来,何大海父子二人进山,如同往常一样,先去检查以前留下的陷阱,竟然没有捕获到一个猎物。

但很明显可以看出,一些兽夹、绳索和陷坑上用于掩饰的野草有被移动的痕迹。

南山外围基本没有灵长类动物,其它的鸟畜的灵性有限,自然不会识破陷阱。

如果是过路行商和猎人动了陷阱取走猎物,断然不会再欲盖弥彰加以掩饰。

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有人在掩藏行踪。附近又只有何家寨一处村落……

何大海不敢大意,继续向外走了一段距离。

开始,还能听得到树林上空有鸟雀的鸣叫,再往外走,鸟雀好似突然消失,只留下可怕的死寂。

“那可曾去山顶方向查看?”

何星海皱着眉头,稍作沉思,便急急发问。

“我让何地去看过,山顶那边没有异样,但是却多了半圈白雾笼罩。不过这白雾来的蹊跷,现在的季节不应该有,而且它更像是一堵墙!”

“等等!你刚才是说雾墙?那雾的高处是不是还有规则的墙垛状突起?你再仔细描述一下!”

何星海直接盯着何大海身后的何地,语气更显急促。

“墙垛是什么样的?”何地憨憨一笑,闷声闷气地回复。

他挠挠头,努力去回忆,很快他抬起头很是肯定地补充。

“有点像咱们寨子门口的半截土墙!”

何星海身子一晃,险些摔倒。在他身边站立的何大富,赶忙扶住了他。

这些天,何大富并未出远门,而是一直在木屋里照顾何星海。

何星海当年所受的重伤带有罕见的仙毒,每隔五年就得将全身的毒素运功逼到四肢,而后再放尽毒血。

这个过程需要持续五到十天,在这期间他如同手无缚鸡之力的废人。

缓了片刻,何星海拨开搀扶的手,盘腿坐到床铺上。

他环视周围站立的三人,微微沉默,挥手让何地先离开。

等到何地走出木屋,他才喟然一叹。

“躲了这么久,他们还是找来了!雾锁江山,好大的阵仗!这个阵法如果依靠阵盘,两个凝液期修士便能施展;若是以沸海诀布阵,至少需要五个凝液期修士!”

“大富,你的敛息术还算不错,速去山顶查看一下。记住!千万不要进入雾中!”

何大富刚要转身离去,何星海又抬手止住。

他脸上的神色无比难看,还略带自嘲地苦笑一声。

“算了吧!就算来的只有两个,以我现在的实力也不是对手!”

“倒不如想想办法突围,这才是正途!逃得一个算一个吧!你去把何天喊过来,这个时候也顾不得许多了。”

“我们在密室等着你们!速去速回!”

何大富知道事态紧急,也不敢耽搁,快速冲出屋门。

何天在院中演练土墙术正起劲,忽然听到院外传来急促的跑步声。

他连忙收回外放的灵力,打开院门,只见三叔已经停在门前。

在他身后,则是何地在气喘吁吁地奔跑。

何大富眼见事情急迫,出了木屋便施展风行术,反而比早出去的何地早上一步到达。

“小天,快跟我走!不要多问,去了就知道了。”

他没有时间解释,直接拽起何天的手,向何星海的住处跑去。

何天也看出事情的紧迫,不敢发问,只是鼓起全身的灵气冲向脚下的涌泉穴。

可是,不管他如何催动灵气,都跟不上何大富的脚步,最后干脆任由自己被拖着奔跑。

寨子本身并不大,加上两人全力奔跑,也不过半刻钟功夫,就冲到何星海的木屋前。

何天刚要抬手敲门,何大富却径直推门进入。

何天赶忙跟着走入,却发现屋里空荡荡的,连刚刚进入的何大富也不见了踪影。

他有些纳闷,一时间不知该何去何从。

正当他犹豫时,屋角的一排木制书架“吱吱嘎嘎”震响不停,并且缓缓向一侧移动。

等到书架移开大半,墙壁上赫然出现了一个昏暗的圆形洞口。

不等何天有其它的反应,一旁的书桌下传来何大富的催促声。

“小天,别磨蹭!快些进去!”

何天毫不犹豫地靠近洞口。

这时,何大富也从书桌后转出来,显然他刚才是去启动机关。

虽然满腹疑问,何天却也分得清轻重缓急。三叔此时如此急迫,显然不是询问的时机。

两人钻进洞口,眼前出现了一条笔直下行的密道,两旁各点着三盏油灯。

昏暗的灯光尽头,隐约能看见一道厚重的石门,此时已然打开。

何天很是吃惊,一时站在原地发呆,本来以为自己已经知晓寨中隐藏的秘密,却未曾想这里还藏着一条密道。

这个密道设置在何星海的屋内,肯定他也知情。那么他的父亲是不是也知道呢?

看来,他们仍然有事在瞒着自己!

何大富当先向下奔跑,一直冲到石门前才停了下来。

看到何天仍然在洞口发愣,他挥挥手急声呼唤。

“小天,别愣着了!快点过来!”

何天不敢怠慢,甩甩有些昏沉的脑袋,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飞快地跟上。

进了石门,一间长宽各有两丈的石室出现在眼前。

石室门正对靠墙的位置,放着一排低矮的木架,木架上放着不多的几个小木匣。

石室正中间则零散摆放着四五个蒲团。

何星海与何大海面对而坐,似乎正在商讨重要的事情。

木坪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