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天途

向天途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40章 游子还乡

时间过的很快,十二月初九。

清晨时分,何大富叔侄二人早早动身,开始返回何家寨。

至于驿站和茶棚,也不需要专门留人看守。以前也是来福自愿待在这里,跟留守无关。

值钱的东西早已带在身上,剩下的杂物则被统一堆放到主屋里,一把铜锁就能够确保安全。

其它的房屋也不用落锁,如果真有行人经过需要住宿休息,大可自便。山里人自有山里人的纯朴厚道!

南山的冬日没有白雪皑皑,只是一些树木的枝叶变得枯黄,缺少了一些朝气。

也许是昨夜气温稍低的缘故,清晨淡淡的白雾笼罩裹着山上的高树和矮草丛,湿冷粘滞,远处的山路也显得并不真切。

冰凉的露珠打湿了裤脚,粘在腿上,极不舒服,可他们浑不在意。

很快,背后的驿站消失在轻雾之中,再也不见。

恰逢年关以及返乡的喜悦冲淡了身上的寒意,两人脚步轻快,专心赶路。

他俩时不时交谈几句,话题也多是围绕久不见面的寨里乡亲,根本没有注意到远远缀着的两个黑影。

“小天,这次回家,怎么没见你带个包袱?没有行李吗?”

显然,何大富此时的心情不错,没有了前几日的担心忧虑。看到何天空手赶路,他笑眯眯地问道。

何天拍了拍放着储物囊的地方,神秘一笑,笑声中带着几分得意和炫耀。

“三叔,嘿嘿!我有个小口袋,能藏很多的东西。这多半年时间,我在驿站卖茶得了不少赏钱,琢磨着回家交给父亲和大地。”

“至于县府悬赏发放的赏金,我琢磨着也分您一份儿,等回到寨子里,我给你送过去。”他开心地笑着,将自己的打算说了出来,没有丝毫的犹豫。

对于何天所说的“口袋”,何大富并没有表现出好奇;倒是听到后面一句话,他稍稍一愣,不过也不做推辞,欣慰回应。

“小天有心了,记着以后财不可露白。在咱们这个穷乡僻壤,钱财太多了,也不见得是一件好事情。”

“对了,三叔,在驿站也不见你怎么招待客人。那么在春哥来之前,又是谁负责接待呢?”

何天一直有这个疑问,这次看三叔赶路空闲,而且心情不错,顺便就提了出来。

何大富身子略作停顿,但很快反应过来,快走两步跟上何天,语气平缓地给出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

“在以前,我也如你这般八面玲珑。至于现在不常露面,是因为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需要我去完成,不得不谨慎。时候到了,自然会告诉于你。”

何天见何大富不想在这件事上多谈,也就不再问下去。

“对了,小天,回到寨子里,抽个时间去找一下老先生,多和他聊一聊。有些事情该让你知道了!”

何天听了何大富的话,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但还是欣然应允。

正常来讲,返乡的山路多是上坡路,休息会更为频繁一些,花费的时间也应该更多。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这次回家很明显半途休息的次数减少了很多,而何大富总是能亦步亦趋地跟着。

自从修炼以来,何天越来越感到精力充沛,疲倦这种感觉出现的次数屈指可数。

怎么三叔也同自己一般,很少露出疲态?

想到来福不止一次提到过“三叔的种种古怪”,还有刚才何大富毫无征兆地提到村中的老先生,何天不由地起了怀疑的心思。

“看来回去之后,是得找个机会探一探三叔的底了。”何天暗暗想着。

两人很默契地避开刚才的话题不谈,闲聊些家长里短。

结伴赶路的好处显而易见,总会让人忘记疲倦和劳累。

经过一日一夜的艰难跋涉,叔侄二人总算在清晨时分回到了何家寨。

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

一别七八月,何天那种思念随着何家寨的临近,显得更为迫切。

何家寨仍然是老样子,周围低矮的土墙篱笆歪歪扭扭地站立,挡不住四处觅食的柴鸡。

一只油光发亮的大红公鸡站在矮墙最高处,扯着喉咙卖力地啼鸣,要将清晨的最后一点黑暗驱散。

走到村寨入口,不知是谁家的柴狗猛然吠叫起来。几乎在一瞬间,全寨子的十几声犬吠争相响起,打破了寨中的宁静。

何天将手指放在唇边,熟稔地打了一个响亮急促的口哨,犬吠声竟然陆续平息。

平日里他也没少投喂各家的看门犬,也算的上半个主人。

此刻见寨里的柴犬仍然记得自己,他不由地咧开嘴,开心地笑了起来。

慢慢穿过狭窄的羊肠山路,看到近在咫尺的家门,何天再也忍不住,撒开脚丫子飞奔过去。

急切之下,脚底竟然透出淡不可察的两丝灵气,触碰地面之后弯曲再绷直,速度无形中又快上两分。

熟悉的柴门豁然打开,何地披着一件露着肩膀的单衣,怀口大开。

初时被犬吠惊醒,正睡得迷糊的他打算出去查看,当看到飞奔而来的何天,脸上的困倦瞬时化成满满的欣喜。

“大地!”

“小天!”

两人张开双臂,夸张地抱在了一起,笑的淋漓酣畅。

近八个月过去,何地因为农田劳作和外出打猎,身体显得更为壮实一些;而何天在驿站里做的重体力活明显少了很多,所以体型上略显瘦小。

兄弟俩玩闹了一阵,何天当先松开了抱着的双手,故意紧绷着小脸,嘴里毫不客气的假意呵斥。

“我说大地,都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这么毛躁?”

何地收回双手连连搓着,也不去辩驳,同时嘿嘿地傻笑。

“小天,你回来了?”在家门口,何大海披着衣服站在那里,脸上的笑容也如春风一般和煦。

“是,父亲!这次回来,会一直待到年后!看看我这次带回来什么?”

何天兴奋地跑了过去,拉住父亲的右手,直接往屋内走去。

走了几步,他扭头看看仍杵在原地的何地,顿时无奈地招呼一声。

“别愣着了,何大地!快进来!”

何大富站在街上,笑呵呵地看着何大海父子三人热闹欢聚的情景,心里没来由地一松。

还是家里舒坦,不用担心人多眼杂,一直窝在屋里的感觉确实不好受。

想到这里,他哼着小曲,踱着方步,返回自己家中。

何天带着父亲和何地进到屋里,回身随手关上了屋门。

他走到堂屋中间的八仙桌前,掏出储物囊放在桌上。

何大海和何地看到这莫名其妙的一幕,有些纳闷,但瞅着何天显摆的得意神情,默契地坐在凳子上等待。

何天背着双手,轻咳一声,围着桌子转上半圈,才向储物囊输出一丝灵气,将里面的东西全部倒在桌子上。

“嘶——”

桌旁的父子俩不由自主吸了一口凉气,眼里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

他们很奇怪,明明是不起眼的一个小钱袋,竟然从中倒出满满一桌子的东西,尤其是不少铜钱还发出清脆的声响。

何天更是得意,故作潇洒地一挥手,将除了银票和铜钱以外的其它物品收回储物囊。

同时,他口中不无炫耀地说:“父亲,这些钱足够您和大地的生活所需了!这可是我拼命搏杀换来的赏钱!”

何大海听完何天的话,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脸色蓦然一变,蹭地站了起来,上前几步拉着何天的手,紧张地连连发问。

“你已经修炼了?是叔祖教你的吗?拼命?是在和他们打斗吗?”

木坪

作家的话
恭喜日光007的《虎啸大周》签约成功,新人不易,还请朋友多多支持!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