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天途

向天途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4章 初迎过客【改】

走到主屋前,何天迈步走上木台阶,刚跨上门口平台,脚下一松,身形晃动险些栽倒,同时还传来刺耳的咯吱声响。

他低头一看,脚下两块木板已经断裂,看茬口都是旧痕迹,应是断裂已久。

在这时,房门打开,何三叔出现在门前,看到是何天,脸上泛起一些笑意。

“小天啊,有事吗?”

何天扭动了一下脚踝,快速回答:“三叔,我来向你请安,顺便问下,有什么交代?这个台阶一会儿我帮您修下吧。”

三叔笑的愈发和蔼,摆摆手,继续回道。

“招待之事你看着办吧,平时挺机灵的,不碍事的。平时也不用来请示我,我这人喜欢安静。台阶你也不用管了,我都习惯了,没了它们,说不定我还不自在呢。”

说到这里,他又望了厨房一眼,提高了几分声调,向何天吩咐一句。

“有难以解决的事情,问问来福,他能帮你解决;而且他也不会拒绝的!哈哈!”

“还有,不要吃他做的晚饭就好!”

最后一句话被压得很低,生怕来福听到。

说完,就打发何天离开,他自己又走进主屋,顺手关上了屋门。

连着两次被提醒,何天越发觉得古怪,但看到关闭的屋门,只好满怀疑惑地走回厨房。

***

南诏国,武历十二年,四月中旬。

何天来到驿站的第四天。

早起将屋外茶棚的桌凳摆放停当,何天正在厨房擦洗烧水的铜壶。

“店家,先来四碗热茶!”一个粗犷沙哑的声音响起,同时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传来。

何天面露喜色,掸了掸身上的灰尘,抓起矮凳上的白毛巾裹在铜壶手柄上,掀帘慢跑了出去。

第一次迎接客人,何天心里不免有些紧张。

茶棚东侧的方桌已经坐有两个商贾打扮的中年男子,还有两个劲装护卫在旁边马桩前拴马,刚才喊话的应该是两个护卫中的一个。

何天按着三叔的叮嘱,熟练地摆开四个茶碗,举铜壶都倒的七分满方才停手,而后垂手恭立一旁,朝着其中一个长着八字胡须的商贾问道:“老板,您还有什么吩咐?”

听到问询的商贾抬起头,略有诧异地说:“咦?小春跑哪去了,你是新来的伙计?”

“小春回家成婚,不再来啦,这是我新招的伙计,也算是我的侄子,李老板,以后还要多多照应啊,有什么做的不周到,还请您多多海涵。”

驿站门口的何大富听到问话,也紧赶两步走了过来,脸上笑眯眯的神色任谁都能生出几分好感。

被称作李老板的商贾,脸上浮现几分笑意,朝着何大富点点头。

“大富,不要见外,每次进南山收货都在这里歇脚,我们也算是老相识了,倒是你有两把刷子啊,这个小兄弟面生的很,竟然知道我是老板,小兄弟,这边坐着两个人,你怎么能瞧出我是话事人呢?”

何天略显局促,不过眼珠却还是上下翻动数下,恭敬地回答道:“旁边坐的这位,应该是你的帐房先生,我看他拿着账本一副恭敬低语的模样,在向您汇报,而您在不时点头,由此推断,您是主客。”

李老板听完,得意地捋一捋八字胡须,“好吧,算你有眼力劲儿。我这里暂没有什么需要,我跟何大富聊一会儿,你去忙吧!一会儿赏你两枚大钱,算是见面礼吧!”

何天憨厚的脸上浮现出惊喜的模样,连连拱手道谢,转身回到厨房。

约莫过了一盏茶的时间,何三叔走进厨房,拍拍何天的肩膀说:“小天做的不错啊,以后好好表现,李老板是咱们这儿的常客,他经常进山和一些猎户去收皮子,为人比较随和,你可以多接近接近。对了,再教你一点,如果遇到凶神恶煞的武林人士,切记更加小心,不要多话。另外他们做的事也不要过多去打听,小心引火上身。”

何天点点头,刚想再请教几句,外面又传来马蹄声,他只好先出去招呼客人了。

这次来的是一个武师打扮的中年汉子,腰间的短刀裹得严严实实的。拴好马后就坐在西侧一角,扔出五枚铜钱,也不说话就开始闭目养神。

何天晓得,这是一碗的茶钱,于是倒上茶水,半弓着腰倒退几步,方才转身离去。

中年武师也不以为意,从怀中的小布包掏出一根银针在碗中探了探,然后从背上的褡裢里取出一个干饼,一口一口地慢嚼起来。

返回厨房的何天刚歇息了一会儿,竟又听到了马蹄声,何天忙出去招呼客人。竟然又是一个武师打扮的江湖客,同样的一副拒人千里的模样。

何天开始也并不在意,谁曾想,这一个上午过去,陆陆续续来了三四波侠士豪客,或独来独往,或三五成群。几乎如出一辙,他们不多说话,也都是一番神色情急的模样。

平时没多少生意的小茶棚不一会儿坐得满满当当的,好在大伙儿都是吃自己带的干粮,喝几口茶水就抹抹嘴走了,不在这里吃饭。

何天疑惑不解,抽一个空档时间去问了何三叔,何大富也有同样的疑惑,不过也是一副不要多事的神色,叮嘱不要多嘴。

李老板等人对此也是颇为忌惮,不愿多事,等到几拨人陆续走完,才同何大富拱手作别,不急不躁地向深山走去。

虽然驿站也有三五间可供休息的客房,但是很少有人住在这里。能进南山讨生活的多是穷苦人,对在野外随处过夜是习以为常,况且驿站的客房条件并不好,除非是在雨雪天才会有人为躲雨雪而下榻凑合一宿。

天色将晚,何天遵照三叔的嘱咐,开始收拾打烊,一般到了这个时候,也不会再有人进山,依照惯例,进山的人往往也需要两三天才能返回。

小屋里,躺在铺上的何天捏着李老板给的两枚铜钱,喜色浮在脸上。

看来这次跟三叔一起出山做伙计,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也许三年后哥俩都能娶上媳妇儿也说不定。

何天在瞎琢磨的时候,胖厨子来福挤到通铺右侧,挤眉弄眼,“天小哥儿,要不我帮你存上?你还小根本就用不上。”

何天一脸嫌弃地往旁边躲了躲,尤其是刚抠过脚丫子的臭手。来福会做的几样菜,无论荤素无可挑剔,在外面看起来也比较讲究,做菜前洗手换衣服一样不差,但是每到晚上,他就喜欢抠脚丫,完事也从不洗手,然后去做晚餐。所以呢,何三叔再三叮嘱他千万不要吃来福做的晚餐。

这三天,何天都是自己熬点粥,吃点咸芥菜条,即使来福不知从哪里搞点野味大块朵硕,他们也绝不凑上去。

此时,何天因为初来乍到,也碍于情面,装作憨厚的模样,一口回绝道:“俺要存着等着娶媳妇!”

说完,他从柜底掏出一个小箱放了进去,然后找了一把小锁头锁上。

这小箱子和锁头还是春哥留下的,他回去娶媳妇儿过小日子,不能带走的一些小玩意儿,全都留给了何天,也算是便宜了自家亲戚。

来福从床铺前小柜儿上拿起一个盘子,盘子里还放着两三只鸡腿,“兄弟,来一个!”何天连连摆手道:“不了,谢谢来福哥,我晚上从来不吃太油腻的!”

来福鄙夷的撇撇嘴,吧唧吧唧地开始吃起来。

何天看着满嘴油腻的来福,还有油乎乎的大手,忽然感觉有些反胃,找个劈柴的由头出去,在厨房躲着。

看着远处黑漆漆的山林,何天不由得想起家中的哥哥和父亲,即便是百里之遥,也恍若在天边。

再怎么是跳脱的少年心性,也毕竟才十三岁,三四天过去,初时离家的兴奋也变成了浓浓的思念。

木坪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