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天途

向天途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7章 离别之际

当夜,何天很知趣地没有回小屋去住,在南侧另一间耳房凑合了一宿。

最近一段时间,他总是以打坐练气代替睡眠,对住的地方倒也不怎么挑剔。

第二天一大早,来福把何天与元若依喊到小屋。

通铺上放着一个早已整理好并打结完毕的包袱,菜刀、水囊和酒壶放在一边。

霍水仙在一边静静地坐着,脸上的蒙面黑纱已经摘掉。

略微有些憔悴之色的鹅蛋脸上,娥眉细长如画,双目犹如一泓清水,抿着薄薄的嘴唇,嘴角微向上弯,荡漾着浓浓的笑意。

果然是一个俏丽佳人!

她的眼眸随着来福的身影移动,对于何天他俩的到来,也只是微微点头示意,便又笑望着来福,仿若永远看不够一般。

何天扫了一眼她的眉毛中上部,有偏斜和残损,是幼时父母早亡的迹象,但天庭饱满,眉毛稍稍上扬,象征着苦尽甘来,中年之后富贵平安。

联想霍水仙的境遇,何天更是感慨相术的神奇。

来福难得地换了一身武者打扮的崭新劲装,整个人变得精神了许多。

往日凌乱盘扎着的头发被精心梳理过,在脑后用一条蓝色发带束在一起,再添了几分精明干练。

只是,略凸起的肚腩显得有些不太协调,倒也无伤大雅。

何天和元若依啧啧称奇,围着来福转了几圈。

还别说,人靠衣装马靠鞍。以往略显邋遢的来福,一番打扮之后,也算的上风流倜傥,怪不得当年霍水仙倾心于他。

大概来福被瞧得不好意思,往下拽了拽前侧衣摆,遮掩住鼓起的肚子。

他赶紧招呼二人坐下,然后还很在意地解释一句:“仙儿按着我以前模样缝制的,也没想到我这些年会发福……”

何天笑着打趣:“理解理解!放心!大嫂肯定觉得,现在的你更有成熟魅力!”

霍水仙听了这话,脸上的笑意更浓,好像化不开的蜜水沾在了嘴角,轻轻一抿都能甜到心里。

来福哈哈大笑,笑声里尽是开心和得意。

何天在他眼里,一直是一个心思活络、却又极有分寸的少年,再加上待人以诚,相信只要有机会,肯定不是池中之物。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会将师父传他的子母飞刀相赠。

笑过之后,来福坐到霍水仙身边,很自然地握起了她的手。

“小天哥儿,把你俩喊过来,是想告诉你们一声,我要和仙儿一起离开了。平白蹉跎了八年岁月,自然要将逝去的时光弥补一二。”来福开门见山,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一旁的霍水仙并没有惊讶,可见昨天晚上两人已经商量妥当。

其实,从一进门,看到收拾利落的行李包裹,何天就知道了这个事实。

这是人之常情,他也能理解。

来福也算放的开,继续说下去。

“另外,我也打算去看看素未谋面的孩子,毕竟是自己的骨血。这些年,仙儿虽然恼恨小娟,但对他娘俩也多有帮衬,我却没有尽到为人父的责任。”

说到这里,他话锋一转,扭过头望向何天,话语里带着郑重的意味。

“小天哥儿,你的飞刀还要多加练习,据我观察,你在御使飞刀的技巧上胜于我,可能和你修习灵力有关;但是差在性子不够沉稳,对敌于危难时,难免会因为慌乱而失了准头。”

“你我之间只算的上朋友,不是师徒,有些技艺不能尽数传授给你。”

“不过,通过一段时间的相处,多少还是明白你的志向的,小小的驿站困不住你。既然立志修炼,那么,内力操控飞刀也就不用深究了。”

“临别前,福大哥送你一句话:‘在没有杀死对手的绝对把握前,不要使用最后一张底牌’。”

“我福星照飞刀三柄,就可以纵横天下。一柄当年被仙儿收走,一柄赠与你,最后一柄则谁都想不到!”

说到这里,他得意地笑了起来。

人逢喜事精神爽!来福经历了昨天的重逢,平日苦闷居多的他,竟然频频大笑。

何天没好气地回了一句:“不就是那把破菜刀嘛,不管打猎还是睡觉,走到哪里都带着,傻子才看不出来!”

来福身子踉跄一下,回头看了眼霍水仙,见她也是捂嘴轻笑,面上有些尴尬。

“看来还是没瞒住!太丢脸了,小天哥儿,一定要帮忙保密!”

一时间,在场几人都畅快地笑了起来。

后面的一两个时辰,几人有说有笑,享受离别前最后的欢愉。

转眼就到了分别之时。

“珍重!后会有期!”

来福牵着霍水仙的手,慢慢消失在北方的山后,就连回首道别都没有松开。

此番送别后,驿站少了个名叫来福的胖厨子,而江湖上曾经赫赫有名的福星照又回来了……

***

来福走后,何天突然觉得驿站空荡荡的,少了许多烟火气息。

厨房没有了锅碗瓢盆的脆响,夜晚的小屋也没有了酒气熏天。

来福已经不在这里,做饭的事情自然不能劳烦元若依这种大小姐。

幸好在村寨里,他兄弟俩都是自己煮些食物。

那时,受食材所限,主食不过是熬些米粥、蒸面饼;佐菜更简单,不论是青菜还是打猎带回来的猎物,清水煮透后洒些盐粒。

何天现在做起来自然轻车熟路。不过,连着半月下来,元若依叫苦不已,吵嚷着要去喊来福回来。

虽然不死心的江湖中人还有零星进山的,但是被回返野兽袭击伤亡的人越来越多,慢慢地武林中人对此也不再热衷,进山的人数也少得可怜。

驿站愈发显得冷清。

年关将近,元若依时常坐在厨房屋檐下发呆。

不仅仅是因为期望的热闹没有再出现,随着新年的临近,她知道自己在驿站的时间已然不多。

可能离火岛早已找到她,只是在等着一个合适的时机。

这些天,何天多少也能从元若依的神情中猜到她的担忧。所以,大部分时间他都是坐在茶棚里,以飞刀修饰木雕,陪伴着她。

元若依则陪在一旁,有一搭没一搭地与他闲聊。

何天手里的鸟雀雕刻已经趋于完工,是一只密林中常见的百灵抓着树枝,活灵活现,正在昂头清脆啼鸣。

百灵爪下的树枝末端留有一小段空白,何天打算在上面刻字充当留念。

至于何大富,在来福走后的当天,从屋里走出来,默默地望着冷清的厨房,突然有些感慨。

毕竟在一个狭小的驿站共同相处了七八年的时光。世事无常,他又会在这里待多久呢?

不知为何,也许是修仙人的一种冥冥感应吧,总觉有些心绪不宁,好像有什么大事发生。

殊不知,正是因为群英会带来的负面影响,以前不起眼的小小驿站进入了有心人的视线,而他总是闭门不出的怪癖也引起了他人的注意。

农历十二月初六,清晨。

何天如常一样早起,推开屋门,隐约看到茶棚里有三道人影,因为天色还有点朦胧,看的并不真切。

他整了整衣摆,赶忙上前准备招呼。

靠近茶棚时,他发现竟有两个人是认识的。群英会上同元若依一起前来的元龙元虎,正恭敬地站立在一个白发老者身后。

老者闭目静坐,大概是听到何天的脚步声,他抬起眼皮,微笑点头示意,抬起放在膝盖上的右手,轻敲桌面。

右手边站立的元虎向前走出一步,对着何天拱拱手,刻意压低声音说道:“小兄弟,我们又见面了!多有打扰,还请海涵。此次我俩跟随家主前来,是为了接回少主,想必她还在此处吧?”

木坪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