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天途

向天途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6章 终成眷属

元若依夸张地张大了嘴巴,提高十二分声调,叫喊起来。

“禽兽!没想到,你是这样的禽兽!如果是我,恐怕杀了你都不解恨!简直是无……”

她喊到一半,视线下移,扫过灶台一角,语风突转,变得有些谄媚。

“不过,来福哥,虽然不知道你的暗器使得怎么样,但是你的做饭水平,嗯,还是相当不错的,就比如这个鸡腿儿。”

说完这些,她拿起桌上一只鸡腿,没心没肺地啃了起来。

何天很是无语地瞧着元若依。

这丫头真是够可以的,前边还在喝骂,转眼就被美食诱惑。

不过,也懒得管她。

何天拍了拍来福的后背,出言“安慰”起来。

“来福哥,你肯定还隐藏了什么事情!不是你说的那么简单。我了解你的为人,或者说我了解你的作风。”

“就你那抠脚不洗脚,直接做饭的德性,哪会有女孩喜欢你?而且还是她的灭门仇人!”

元若依正啃的欢实,听了何天的话一时呆住了,急急出声询问。

“小天,你刚才说什么,你说的是真的?这鸡腿……”

不待何天有所反应,就扔掉了手中的鸡腿儿,跑出厨房,趴在墙角干呕起来。

感觉肚里的苦水胆汁都吐了出来,她才回到厨房,揪起何天的耳朵,把他拉到门外,凶巴巴地质问。

“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你是不是故意的?”

“大小姐,你来的第一天我就告诉你了,‘千万不要吃来福做的晚饭’。有些话,难道非要说的那么明白吗?我也纳闷,这么长时间你都不吃晚饭的,今天怎会……”

何天眨眨眼睛,脑子里念头一转,想出一个鬼主意。

他忠厚的脸忽然变得虔诚起来,忍着疼痛,强扭过半边脸,信誓旦旦地说:“其实从我一见到你,我就喜欢你了,可惜我一直没有说出口。现在好了,我要对你说出来。”

元若依明显呆了一呆,耳垂变的通红,啐了一口,下意识一掌拍在他的后背上,慌张的跑出去,钻进她暂居的耳房。

何天感到胸口发闷,喉头一阵发咸,明显有一股液体就要从嘴里喷出。

屋内的来福看到这一幕,顾不得感伤,飞身抢出门外,伸出手指在他的咽喉处一点,那种想吐东西的感觉才消失。

“看你是不是犯贱?女孩脸皮薄,你拿这个回击戏弄她,不被打的吐血才怪。”

来福遮掩地拭去眼角的泪痕,笑骂一句,心情不再郁结。

说笑间,似乎又想起什么,他脸色一黯,以过来人的身份告诫何天。

“以后再这样,要么惹祸上身,要么惹债缠身,不管哪样都会让你后悔终身的。还不过去赔礼道歉?”

何天不好意思地干笑一声,道了声谢,就匆匆跑去耳房。

看着何天的背影,来福倍感惆怅,口中喃喃着:“要是我当年有这份悔改的勇气,也不至于如此……你还在怨我吗?”

“我又未曾怪过你!”

一个略显清冷的女子声音,自屋后突兀响起。

来福听到这声音,身体僵立在原地,喉咙似乎被堵住了,嗬嗬几声便没有了动静。

半晌,他终于艰难的走了几步,转过身子,面向屋后远处的一团黑影,声音干涩无比。

“仙儿,终于被你找到了!这些年……这些年你过得怎么样?”

黑影也不答话,缓慢地向前移动。

渐渐地,黑影不再模糊,一个女子轮廓显现出来。是一个身穿黑色劲装的蒙面人,从头饰和发髻可以看出是一个女子。

她移动脚步,轻柔而又不失优雅,慢慢走到来福跟前,抬头怔怔地盯着来福稍显富态的身躯,许久才凄婉出声。

“八年了,师兄,为了当日的一些不快,躲了八年!我真的令你如此厌恶?”

“报仇时我是心狠,可当年,他们何尝又不手辣呢?江湖上哪个不知‘血手判官’的凶名?”

“至于小娟,后来我历尽千幸万苦又找到她了,也告诉我一切,你不想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

来福嘴唇抖了抖,似乎想要去追问,但最终还是叹息一声,不再说话。

盯着来福的黑衣女子,秀目闪过一丝嘲弄,声调提高了几分。

“师兄不会以为,她被我杀掉了吧?只要跟了你,就是你的女人,哪怕她是仇敌,我真有那么刻薄狠毒?更何况她腹中还有你的孩子?”

来福猛地抬起头,难以置信地看着他的师妹霍水仙,略带紧张地发问。

“孩子?我带着她东躲XZ,不过一个月,只有开始铸成大错。不敢,也没有面目回去找你!怎么那么巧?”

霍水仙的声音多了一些羞恼,愤愤不平地说:“这得问你自己!”

她很快平复了几近愤怒的情绪。对眼前这个男人,她无论如何也恨不起来。

这么多年过去,她本以为自己会恼怒难抑。可是看到了他,一切都显得不那么重要!

“我手段狠毒,却对于你总是温柔以待;小娟那丫头外表柔弱,内心反而刚强有魄力。这么多年了,你还看不透?”

“她因为怕我追杀而丧命,又担心你半路舍弃,暗下迷香舍了清白将你牢牢绑住。她够疯,你也够狠!”

“师兄,你应该知道,凭我的身手,怎回三次追上你俩,都被你们安然逃脱?甚至最后还故意挨上你一记飞刀?呶,还你的飞刀!”

她随手解下在腰带绑着的一柄带鞘飞刀,素手轻轻摩挲了几下,扔到来福脚下。

霍水仙话语兀自不停,仍在凄婉倾诉,但却多了几分哭意。

“我知道,师兄也是手下留情的,可见对我仍有情义。我放弃追赶,只是希望此事过后,你能找我一起回山。谁曾想,最后你安顿好她,竟然消失了!你能够体味到我当时的伤心绝望吗?”

“这些年,我故意自污名声,希望你能出现,可你一直杳无音信。对于你,我未曾错!为何让我承担你的决绝?”

说到最后,她竟以手蒙住双眼,低声呜咽起来,瘦弱的肩膀轻轻抖动。

来福不由自主地靠近霍水仙,似是有几分犹豫。但最终还是一把搂住她,任她在怀中哭泣。

熟悉的发丝扫在脸上,鼻孔钻进丝丝令他魂牵梦索的体香,还有多年的愧疚和思念,在这一刻悉数化为这一抱的温柔。

何天和元若依两人,不知何时,都趴着耳房的门缝,头挨着头,安静看着院外发生的感人一幕。

初时,两人还感到好笑,存着一副瞧热闹的心态。后来留在心底的也唯有感动。

少年人最易忘怀不快,也最易感伤美好。

“明明彼此相爱,却因少了坦诚而蹉跎数年。但愿将来我的归宿,不必如此造化弄人!”

元若依想到这里,抬头悄悄望向何天,发现何天也在歪头看着她,炯然有神的目光在昏暗夜色中显得格外明亮。

不知为何,元若依心底又有些恐慌,她恼怒地抬脚,狠狠跺在了何天的脚面。

何天疼的龇牙咧嘴,嘴里忍不住哎呦一声,抱起受伤的右脚跳将起来。

霍水仙听到动静,眉头皱了皱,手指轻抬,要有所动作。

不过她又似乎想起什么,睁眼瞅瞅来福。此刻的他仍是不为所动,专心搂抱着她。

顿时她甜蜜一笑,垂着的两只手也环到他的腰间,继续轻声“呜咽”着。

有时,幸福便如此简单!不论是幸福的期盼,还是无悔的等待,只求这一刻的相拥而泣。

往日不提,今生足矣!

木坪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