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天途

向天途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5章 往事可追

山坳里新坟静立。

一直到第二天的深夜,忽然坟包北侧耸动了一下。

在这之后,土蠕动得更加频繁,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坟包里拼命往外拱。

过了片刻,一个头发花白的头颅从土里钻了出来,虽然脸上粘满了泥土,但还是能够辨认出,他就是昨日那个死意已决的钱万贯。

钱万贯脖子费力地扭动半圈,四周全被黑暗充斥,没有任何响动。

他慢慢抽出埋在土里的双手,四处摸索,寻找一处稍微坚实的地面,以手肘撑住上半身,一寸一寸向外拔出身体。

好不容易,将整个身子露出地面,他伸手抹去脸上的泥土,长长呼出了一口气。

他回头看了看因为他钻出而出现的空洞,重新蹲了下来,将四周的泥土往空洞填埋,小心恢复到原状。

填埋完毕,他刚要起身,却瞥见坟前立着的木牌——“钱万贯父子合葬之墓”,字体工整中带着一些生疏的稚气。

钱万贯脸色一黯,翕动着嘴唇,轻声念叨。

“还真是一个有心人!算了,回头我取走延寿参以后,还是将藏宝地周围的陷阱撤去吧,免得误伤了他们。世间险恶,我不得不多加小心,但愿将来他们不要被贪欲所玷污!”

“仁义,这里作为你的葬身之所也不算埋没了你。我也算是赌对了,如此剧毒之物,使用前你不可能不吃解药。生啖你的心肝,虽然药效已经大减,但凭借我的功力压制,再有炼制的延寿灵药配合,勉强多存活上三五年,还是可以做到的。”

他叹了一口气,言语中有几许不甘,又有几许庆幸。

“多活几年也好!对我而言,修仙就是修寿!我俗世财富可敌一国,若不是为了这长寿,我怎么可能放弃优渥的生活,来讨这番苦头?”

“陆仁义!为什么你要这么贪?”钱万贯愤恨地重复一句,决然转身,朝着北方前行。

何天对此一无所知,也不知自己一时感触做的墓碑,让他逃过一场厄运。

***

“福星刀,祸水针”——江湖流传使用暗器的两大名家,飞刀福星照,绣针霍水仙。

暗器一般重在出其不意,就如霍水仙的绣花针,走的是诡异路线,无形无声,待到发觉已是中针倒地,兼之针淬剧毒,往往中针便没有活路。

福星刀却与之相反,走的是堂堂正正的击杀。当面对敌出手,没有迷惑的手段,也不屑用毒,有的只是快准狠,明明看到他出手,却避无可避。

刀有三柄,针有万根。

明刀难躲,暗针难防。

这日,天上的红日已经快要隐入西山,茶棚里已经清静下来,除了两个仍在闲聊歇脚的江湖客。

何天在一旁笼着手,听着江湖客津津有味的闲侃,找了个空档,插嘴问道:“两位大侠,这些江湖传言不可信吧?”

他对这个传闻的真假深表怀疑,怀疑是好事者的杜撰。

其中一个茶客咽了一口茶水,慢条斯理地继续讲下去。

“是啊,我也怀疑,因为与他们当面为敌的人基本都死了,即使有幸存的,也三缄其口,不会拿出来宣扬。”

“混江湖的,脸面有时重于生命!只要他俩不说出来,谁又知道呢?而且传言这两个人还是情侣关系,也有传言说,霍水仙移情别恋,福星照一怒之下杀了霍水仙,而后归隐。”

厨房里传来咣当的声响,何天跑回厨房一看,来福脸色铁青,两眼闭得死死的,身子有些颤抖,右手紧握着锅铲,手上的青筋如蚯蚓般蠕动。

炒菜的铁锅掉在地上,何天跑进来时仍在左右摆动。

“来福哥,怎么了?”

“没事没事,锅太烫了,不小心烧到手了。”

来福举起手放在嘴边吹了三五下,然后扔掉锅铲弯腰蹲在地上,把铁锅拨到一边,慢慢捡着洒落的花生米。

坐在矮凳上帮忙添柴的元若依,贼兮兮的一笑,拉着何天走到一边,在他耳边悄悄道出自己的猜测。

“刚才你们在外边聊天的时候,他的神情就不太自然;最后不知为何,竟然失手将铁锅掉在地上。你说,会不会他就是霍水仙的相好呢?我们去……”

何天闻言摇摇头,抬手止住了她的话,低声嘱咐元若依。

“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往事,我们还是不要管了,他想说出来,自然会说出来的。”

其实在外面听茶客讲述时,他就隐隐猜到其中的关联。来福可能就是福星照,毕竟巧合太多了,使用飞刀、驿站隐匿、名字又带有福字。

“伙计,结账!”

恰在这时,屋外传来茶客的呼喊。

何天顺势支使元若依去结账打烊,自己则安静地坐在来福身边,自怀中掏出来福所赠的飞刀和一个稍显鸟雀轮廓的木头,继续雕刻起来。

元若依到茶棚里匆匆将茶碗和放在桌上的铜钱收起,也不去洗涮,就快步赶回厨房。

她看到两人安静地各行其是,也不以为意,兴冲冲走到来福身边,手肘撞撞他,挤眉弄眼地揶揄了一声:“看不出来啊,往常有点什么八卦消息,你俩那耳朵都是竖起来的,别以为我不知道。肯定你俩合起伙来,有事瞒着我吧!”

来福抓起灶台上的酒壶,直接用嘴对着壶嘴,狠狠吸上一口酒,颓然坐在灶前的矮凳上。

脸上的惆怅和懊悔再已遮掩不住,一段难以忘怀的往事被徐徐道来。

“小天哥儿,其实你已经看出来了吧!没错,我就是福星照!没想到,我躲在这里,还是躲不过江湖的是是非非,自从知道这里要开群英会时,我就有这种预感。”

“也正如他们所说,我和霍水仙是情侣,同时也是同门师兄妹,我俩的师傅‘千手老人’一生只有我们两个徒弟,所以关系很好,年深日久,自然也就生了情愫。虽然我在心里看不惯她的暗器淬毒,但是针型暗器威力欠缺,不足以使对手丧失反抗,淬毒也不是什么大是大非的问题。我们俩的感情真的很好,好到今生今世也不愿背弃彼此!”

元若依听到这里,不以为然地撇撇嘴,瞧来福的眼神里甚至带着鄙夷。

不过,看到何天警告的眼神,她也只好压住调侃的冲动,没有打断来福的讲述。

“其实并不是她有负于我,而是我负了她。她因此恨我,怨我,甚至杀我,也是我罪有应得。”

到了这时,何天也有些沉不住气了。难道外面江湖客说的是真的?

“说起来,我的师妹霍水仙也是一个可怜人,她的全家被仇家灭门,只有她自己被奶娘带出去游玩躲过一劫,后来被追杀,幸亏师傅救了他。其实,师妹的性子并不偏激,因为对仇人恨之入骨,誓要灭仇人满门,这在打打杀杀的江湖上也算正常。”

“终于,师妹学有所成,她要报灭门大仇,我自然跟她一起下了山。期间虽然有几番波折,终于诛杀她的仇家及其家人,但是师妹因为家人惨死,竟连仇家的家丁仆役都一起毒杀,总共有八十六口。”

“我有些于心不忍,私自救了一个家丁的女儿。师妹也并未因此怪罪于我。”

“但是,悔不该!我在救下家丁女儿的同时,一时鬼迷心窍做下了苟且……苟且之事。我自觉对不起师妹,于是隐藏在这里。”

来福说到“苟且”二字时,眼中泛出点点泪光,话语也有些哽咽。

也许是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他低垂脑袋,深深地埋进两膝之间,不再出声。

木坪

作家的话
跃千愁大神的新书《前任无双》!听名字,画风好像有些不对……大家去看看吧,刚开始!虽然等更的滋味不好受。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