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天途

向天途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4章 顺其本心

“两位道友!有劳了!人难自葬,还请伸以援手。事成以后有薄礼相赠!”

钱万贯的话语自坑内响起。显然,他早已发现躲在一旁的何天二人。

何天和元若依有些惊疑不定。

这钱万贯是真的发现他们?还是在出言试探?若是被发现,两人又是何时露出了马脚?

两人对视一眼,十分默契地同时点头,最终还是决定前往土坑。钱万贯修为应该不会太高,现在又即将毙命,只要小心应对,也不惧他使诈。

走到坑前,何天取出自己趁手的子母飞刀,元若依则掐诀随时准备施展火球术,两人小心地向坑内探望,防备可能突然出现的偷袭。

钱万贯二人已经并排躺在坑底,一动不动。陆仁义紧闭双目,面目沾满了潮湿的泥土,衣衫更是污浊不堪,如果不是先前所见,定然会被认为是尸体。

看到两人出现,钱万贯僵硬的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容,一字一顿地开始解释。

“刚才的话你们已经听到了吧?僵死蒿虽然暂时保住我的性命,但也会禁锢我的大半灵力,剩下的法力根本不能施展土系功法,还请两位道友出手相助,将我俩埋葬!我们出山前内讧,让道友见笑了。”

何天二人没有出手,只是在静静等候。

钱万贯貌似恍然大悟,继续抛出自己的砝码。

“因为担心走出南山被抢夺,我俩的储物囊被藏在野人坡山顶迎客松下的巨石底部,道友可以自行挖出来作为酬劳。至于我俩随身携带的,都是平日惯用的一些不值钱玩意,而且沾上了僵死蒿毒素,就不送与二位了!”

钱万贯说完之后,拼尽力气偏过头,直直地盯着身旁的陆仁义,有爱、有恨、有痛惜,也有畅意。

稍后,他艰难地闭上双眼,轻点头颅,示意何天二人可以动手。

元若依瞅了瞅何天,两人又默契地同时将坑边挖出的新土推入坑中,一层又一层覆盖住坑内的躯体……

很快,山坳里又竖起一座新坟。

无论凡俗也好,修仙也罢,争来斗去,到头来都是一捧黄土。

何天拍了拍手上的泥土,后退两步站立在坟前,略作沉默,扭头就要返回驿站。

元若依瞅到何天离开,连忙小跑两步,跟上了他,嘴里小声说:“四个了!小天,你说这里以后不会变成坟场吧?”

何天一呆,不知该如何回复,只好沉默着继续前行……

***

过了很久,山坳里突然出现一个身形肥胖的身影。

他盯着新坟看了一阵儿,才弯腰捡起地上的酒壶和墓碑上搁放的夜明珠。他的手上裹着厚厚的皮手套,显然也忌惮附着在上面的僵死蒿毒粉;然后在草丛中摸索许久,找到被遗弃的半颗解药。

他将三样东西一起裹好放入怀中,四下观望一番,急匆匆地离去。

他前脚刚走,山坳一处较为浓密的茅草下,就传来两个人的小声低语。

“看来,天宇师兄说的不错,这驿站真是有不少问题,尤其是刚才出现的那个胖子,不见他身上有任何灵力波动,这时却能使出堪比中阶的法术——风行术。”

“恩,咱俩将这些疑点整理上报吧。相信天宇师兄会处理妥当的!”

另一个黑衣人点头表示赞同。

***

回到驿站,何天在柴堆上抓起一根被劈成两半的圆木,走进厨房。

何天信手一个火球术,指尖上涌出一小团豆粒大小的火苗,驱走了厨房里的黑暗。

经过一段时间的用心练习,他已经基本掌握这个法术的火候尺度,甚至能够控制火球不离体,也许对敌时没有大用,但在黑暗之处行走,至少能省下一个火折子。

昏暗的油灯被点亮,何天轻轻拨动灯芯,厨房里的光线顿时亮了许多。

何天取出飞刀,认真地将断面刮的平整一些,而后就在上面刻起字来。

元若依也没有回到自己的屋子,她把脑袋枕在手臂上,好奇地打量着聚精会神的何天。

终于,她还是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思,低声询问。

“小天,你在雕刻什么?”

何天头也不抬,专注地摆弄手中的圆木板,同时声音低沉地回答:“没什么,只是想给他们雕一个墓碑。”

元若依微微一愣,显然何天的回答让她很是意外。非亲非故,却帮着雕刻墓碑?

她低头琢磨了一会儿,才继续说出了自己的疑惑。

“哦?那两座坟的墓碑也是你立的吧?我看着也很随意嘛,怎么这次想认真的给他们雕刻呢?”

“以前的那两个人,我与他们素昧平生,而且他们死于江湖仇杀,我只是有些感慨罢了,但心里却没有其它的想法。而这个钱姓老者,却让我不知如何评价。”

“根据我们听到的消息,他对这个年轻人也算是相当不错,可也正是因为这种’爱之深’,所以当他知晓被背叛以后,才会显得格外的愤怒和’恨之切’。”

何天说到这里,语气更加低沉,虽然钱万贯的最后的做法太过匪夷所思,但他却有些理解,甚至还有些许同情。

“现在想想,我都觉得毛骨悚然,他得下多大的决心,才能让害他的人跟自己一起被活埋安葬?难道这修仙,修炼的自己比世俗人还冷血无情?”

说到最后,何天的语调明显有些激动。

“小天,你难道不关心他说的酬谢吗?别的姑且不说,单是那个百年延寿参就是一件不错的灵药,即便是身在大门派也对此很是看重。”元若依话头一转,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缠。

何天摇头轻声回复:“不是的,我也对这些东西很感兴趣,毕竟是两个修仙者的收藏。但是,我总觉得钱万贯的个性沉稳有度,但却有些偏激古怪。寻宝得到的东西都是平分,听着很是公平,但也说明他在意这些东西,只是他未曾防备,或者说太过相信陆仁义。埋藏这些东西的地方,怎么可能没有一丁点儿防范的措施?但是最后却没有跟我们说明。”

“要么他是真正的心灰意冷,要么他就是想除掉我们这两个目击者。在没有足够的自保手段情况下,我不会去挖掘它。况且那个地方很隐蔽,离我们山寨很接近,也不怕会被别人捷足先登。”

“那照你这么说,还有必要给他们雕刻墓碑吗?”元若依更是不理解,抢着追问。

“以上这些是我的猜测。为了我的性命着想,我宁愿把世界上的东西都想得坏一些,以防万一;但如果我猜错了呢?顺其本心,就不会有违本心!如果他所说的都是真的,那我反而会对他很是钦佩,能做到这般恩怨分明,这人的心性和人品并不会很差。”

何天似乎从刚才的激动中缓和下来,对着元若依轻声解释。

元若依挠挠头,想了片刻,最终还是认同地点点头。

她不再说话,就是安静地看着,慢慢地,慢慢地竟然进入了梦乡,脸上还挂着恬静的笑容。

过了大概半个时辰,何天站起身子,活动了一下发酸的肩膀和脖颈。

他扭头正要招呼元若依,看到她正睡得香甜,也不去打扰,轻轻解下身上的外衣披在她的背上。

何天蹑手蹑脚走了出去,直奔掩埋尸体的山坳。他将墓碑戳入坟前的土地,将一柱长香点燃插在碑前,静默片刻,才返回厨房。

看到元若依仍在酣睡,何天不敢去打扰,也不回自己的小屋。他走到靠近门口的位置,盘腿坐在地上开始修炼起来。

木坪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