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天途

向天途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2章 曲终人散

话虽如此,但何天还是闷闷不乐。

麻神算每次这样提醒自己,显然也把他当成了可交之朋友,不愿看到他遭遇不测之祸。

元若依看到何天情绪有些低落,轻轻走到他的身边,柔声出言开导。

“小天,别理会!既然你已经成了修士,就要与天争命,与天夺运!若是认命低头,与普通人还有何区别?再者说,凡人的相术对于我们这种人根本就做不得准,他分明是在危言耸听。那个糟老头子坏得很!”

何天一拍脑门,暗骂自己糊涂,心情豁然开朗。且不说修士已经逐渐挣脱命运的桎梏,就算是凡人也不该向命运低头,难道王侯将相均是天定?

经过一段时间的研习,这相术的确博大精深,他丝毫不怀疑其准确性。

不过,现在的他既然已经开始修炼,为什么不积极筹谋化解厄运灾祸?身为修士,若不敢向天争夺气运,那还修的哪门子仙,不如做个无志向的凡人,娶妻生子落个逍遥自在!

“哈哈!小元子,你说的对!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啊!我信他个鬼!”

何天豪气顿生,抚掌一笑,霍然抬起头,兴奋地一把搂住元若依,将她抱离地面,在原地转起圈来。

元若依脑子嗡地一下,整个人都懵住了,任由自己被抱起。

这一刻,天地在旋转,心脏剧烈地跳动起来,如落入陷阱的小鹿一般四处乱撞;脸上热辣辣地滚烫,恍如痛饮了一碗窖藏烈酒,晕眩但却醇美。

兴奋劲儿过后,何天恍然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大为不妥,他急忙将元若依放下。

元若依晃晃脑袋,似乎要从刚才的晕眩中缓了过来。

片刻之后,她已经缓过劲儿来,见何天呆愣地站在原地,心下羞赧,抬脚使劲地踢了何天一脚,娇嗔道:“要死啦你!”

说完,她头也不回地奔回自己的房间,甚至在迈上台阶时还打了个踉跄,险些跌倒。

何天挠挠头,何家寨里民风淳朴,加上远近都有些亲戚关系,虽知男女有别,但也料不到元若依会有这么奇怪的表现。

晚上何天打坐修炼,也因为心结打开,灵气的修炼明显顺利了许多。天地间游离的丝丝灵力,被吸纳的速度无形之中快了几分。

此前,他全凭自己的摸索和不着调的元若依指点,自然不明白此时此刻,他已经进入了心念豁达的顿悟之境。

顿悟之境,简言之,即为有感而发,有感触动。

这种感觉可能来源于平日的灵机一现;或者沉湎钻研某件事太长时间,经过千锤百炼后的豁然开朗。

在一般情况下,修士修炼为了达到心意畅通,要么长时间闭关苦修,要么借助丹药或者凝神香的帮助,以上统称为外力。

外力易得,但效果也大打折扣。即使有逆天神药可以使效果最大限度的保留,但因为缺少真实的感悟,会让他在以后的修炼更加举步维艰。

自习得修炼之法至今,差不多已有一月之久。几乎每天晚上,何天都在打坐修炼。

其实,与其说是修炼,倒更像是在体内演练牵引术和火球术。

元若依不能辨明他的灵根属性,再加上她要恪守离火岛的规矩,未曾传授他正统的修炼法门。所以一直以来,他都是按照牵引术和火球术的运动轨迹,一遍又一遍地让灵气流淌在全身脉络之中。

每当他气海内灵气快要损耗殆尽的时候,何天都会停下演练功法,去鼓动全身的毛孔,从外界攫取天地间的游散灵力。

今日何天彻底放下心理上的包袱,心头豁达,进入难得的顿悟。

外界的灵力好像已将何天严严实实地裹住,不用刻意去牵引,争先恐后沿着周身的脉络循环往复。

灵气运转速度越来越快,很快便形成了宛若潮水的灵气潮汐,一次又一次,去冲刷脉络的壁垒。脉络慢慢地拓宽,原本仅能容纳纤细的一丝灵气,现在已经勉强可以穿过两丝。

气海内的气旋因为得到足够的灵气补给,旋转愈加迅速,逐渐看不到犹如彗星一般的长尾,反而更像是一圈旋转的年轮。

时间过去了很久,一夜的时间很快就要过去。

何天完全沉浸在修炼之中,根本感受不到外界时间的流逝。

突然,气旋年轮似乎旋转到了极致,猛然一顿,如惯性驱使,最外围的一圈竟然裂成两半。破散的年轮骤然停顿,仿若失去了生命。

何天心下急迫,却又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看着年轮的断裂。

好在经过片刻的喘息,气旋好像已经恢复了旋转的动力,开始缓慢地转动。分为两半的外圈灵气也被牵扯着一起运动,顺其自然地演变为两条长尾,很快便如往日一般速度。

恍然若梦。

气旋依旧在混沌中旋转,只是演化为两条尾巴。赫然,何天已经跨入练气二层的境界。

一月的时间从凡俗中人修炼到练气二层,放在一般的修真门派也算的上中上之姿,如果能够忽略他突然顿悟带来的助力。

只不过,何天对此一无所知,只是按部就班地继续修炼。

南山寻宝的热潮戛然而止。

过了两日,南山寺的圆慈方丈派遣瘦罗汉送来一副灰色布帘,大小倒与茶棚外挂着的布帘相仿。

瘦罗汉提气一纵,将布帘挂着茶棚前显眼的木杆上。

布帘上朱砂誊写的两列文字异常醒目——“修仙者禁止越过野人坡山顶一线!否则,修真二家四派共诛之!”

另外,瘦罗汉取出一张两尺见方的告示,将其贴在布帘下的木柱上。

告示上明明白白地告知众人,已获得灵药或有价值线索的江湖客可以前往县衙兑换承诺,以十日为限,过时不候。

几乎每天都有仓皇逃出密林的人群,而且时间越久,出来的人越显得狼狈,负伤挂彩甚至残废的不在少数。

百兽回归各自的领地以后,即使不如开始时的兽潮那般凶猛,但密林是它们的天地,无休无止的袭扰让闯入者身心俱疲,稍有疏忽就会丧命。

劫后余生的众人,不管来自武林还是修仙界,都后怕不已。

尤其在看到驿站外张挂的布帘和告示,他们更是无心停留,急匆匆离去,在茶棚暂歇喝茶的少之又少。

驿站又慢慢恢复到以前来客寥寥的冷清模样,很少再有江湖客和修士经过,只有猎户和行商因为生计而奔忙。

反倒是瘦罗汉,每隔一日都会到驿站待上一两个时辰,静静地坐在茶棚内喝茶,根本不理会过往的行人,颇有些应付差事的味道。

驿站的轻松让何天大为满意,得了赏银和马三儿的酬谢,他对挣钱不再那么热衷;反而修炼成为了他新的追求。

这段时间,何天有了更充足的空闲时间,去琢磨牵引术和火球术,进展很是喜人。

虽然不能在室外堂而皇之地施展练习,但让灵气在脉络中游走,等到将要使出法术时再中断施法,也有着不错的效果。随着法术施展时灵气流经脉络的次数增加,脉络越发粗壮,气海内的灵气也变得精粹了许多。

由此带来的好处也显而易见,飞刀的御使更加得心应手,普通飞刀也能做出半空折返的动作,在这点上连来福都自叹弗如。

在此期间,元若依变得有些奇怪,总是托着下巴直愣愣地盯着何天打坐练功或者在茶棚忙碌的身影,有时嘴角还露出若有若无的笑意。

对此,何天一无所知,反而是来福无意中撞见,却也不说破。

木坪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