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天途

向天途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1章 相术另解

麻神算面色肃然,微微欠身,向她抱拳施礼。

“姑娘原来真是修炼之人,倒是我之前孟浪了!万勿怪罪。”

“不瞒您说,行走江湖这么多年,麻某也接触过几个散修好友,在一起探讨过相术心得。麻某发觉,若是修仙中人,面相会呈现朦胧难窥之感;甚至手掌中的命理纹路也会变得模糊。因此我猜想,应该是修仙者跳脱生命五行和轮回的缘故。至于刚才的摸骨,是因为骨质坚硬,这种改变会迟缓些许时日,至少在初期的练气境界还能略微窥探些未来运势。”

“咦?”

“咦?”

接连两声惊诧声响起。

元若依惊奇这凡人老头的见地,是故发声,正要继续询问;当听到另有人对此在意惊讶,她忙不迭地环视茶棚里的茶客,想要看看究竟还有何人对此感兴趣。

“哈哈,小姑娘不要找了!”

一声洪亮爽朗的笑声从驿站外遥遥传来。

众人抬头向外望去。

南方,视线所及的最远处,隐约走来两道模糊的身影,除此以外再无他人;再眨眼间,两道身影如闪电一般出现在驿站门外。身形变化之快,让人都以为先前是自己眼花。

何大富眉头微皱,瞅了瞅茶棚里的众人,似乎不适应这种喧嚣热闹,转身返回主屋。

何天刚要起身招呼,为首的老者摆摆手制止。这两人径直走到相邻的方桌前坐了下来,正是昨日离去的龙执事和问天宇。

不远处的圆慈赶忙站起身,正要走过来,也被龙执事挥手止住。

龙执事瞥了眼紧闭的主屋房门,似是不以为意。

他反倒是饶有兴趣地审视打量着麻神算,又瞧了瞧旁边紧张戒备的吕巧儿,良久才悠然开口。

“不需要惊慌。我只是对刚才这位先生的精彩言论感到好奇罢了!这位先生应该浸淫相术不少年头了吧?”

麻神算惶恐地点头,眼前的这人给他一种莫名的压力。刚才的元姓姑娘虽是修士,但几乎感受不到压迫感;而此时面对他,竟犹如身处惊涛骇浪之中,窒息无助。

龙执事对自己的眼光很是自负,见自己的判断无误,他傲然一笑,继续说下去。

“龙某也接触过不少自称通晓此道的世俗相士,多是欺世盗名之徒;即使有些真材实料的,也多是见识浅薄,难登大雅之堂。其实,相术只是修仙者望气术的一个简化分支;也正因为其简化,以凡人之躯施展才难以窥探修士的运势。”

讲到此处,他略带玩味地扫了一眼何天和元若依,可见他早已知晓两人的修士身份。

元若依显然对龙执事刚才抢了自己的风头有些介怀,不满地嘟囔一声:“望气术只能看到修炼者气息,稍微判断一下修为功法,窥探运势根本无从谈起。”

“哦?这位姑娘看样子有点面熟啊!应该是离火岛的千金吧?这一阵子修仙界倒是有很多人找你,需要我向他们知会一声吗?”龙执事半开玩笑半是威胁。

元若依立马收声不语,识相将头偏向一边,不敢直视他。

见到元若依服软不再唱反调,龙执事更是得意,继续讲道:“刚才她说的并不全面,修士追求力量,自然对这些旁门杂学涉猎不深,以至广为流传的望气术失去了本身最主要的用途。这位先生,倒是窥得几分望气术的真谛。”

“望气术,不仅仅局限于观望修士和灵物的气机变化,还可以对山川河流等地势予以甄别和改造。由此,其衍生了四大分支——察言观色、望灵辨气、分金定穴和御气改命。先生的相术则属于第一个分支的简化,而修仙界常用的也只是第二个分支,分金定穴不论在世俗还是修仙界都有涉及,至于御气改命则非常罕见。”

说了这么多,时机已是成熟,龙执事终于说出他的最终目的。

“龙某有一好友,暂在南巫门担任长老,他对望气术颇有心得,不知先生是否愿意去论道一番?若是入了我这好友法眼,说不得也能得些仙缘;即使自己修仙无望,至少身边亲人可以分润一二。”

说完之后,他瞥了眼吕巧儿,不再言语。显然他认为,麻神算此去南山寻找仙缘,是为了身旁的女子。

“多谢多谢!老朽愿往!”

麻神算骤然听到这从天而降的喜讯,慌忙站起身来朝着龙执事连连拜谢,说话的声音都带了些颤抖。

吕巧儿也知道这个机会千载难逢,感激万分,刚才的戒备全然不见。

“不忙道谢!事情成与不成,还看你的机缘。一会儿我就要返回南诏国都城,我这老友也喜欢在那里的市井街巷间厮混。到时给你引荐!”

龙执事似乎很喜欢听人感谢和恭维,满意地点点头。

“龙仙,麻某可否先返家一趟,去携带幼子?”

麻神算和吕巧儿身段放得更低,带着千般小心,恭敬请示。

“哦?好吧!到了南诏都城,可前往‘问仙居’酒楼,让掌柜代为禀告于我即可!”龙执事听闻“龙仙”二字,心情更为舒畅,开怀笑道。

“诸位,龙某还有些事务需要交代,不继续叨扰了!”

龙执事起身掸了掸衣袖,领着问天宇走向圆慈所在的方桌。

圆慈和尚与瘦罗汉在驿站待了整整一天,好不容易挨到上院执事返回。

等到龙执事二人与麻神算等人交谈完毕,他们赶忙站起身来躬身行礼,等待安排此行的任务。

龙执事走到近前,冲着等候的圆慈点点头,便闪到一边。

问天宇立刻会意,举步上前,将一小块沾有墨迹的白色绢帛递给圆慈,口中淡然吩咐。

“有劳大师久候!还请大师将绢帛上的内容摘抄成醒目的告示布帆,速速挂于驿站门外。另外,安排人手看管,发现异常及时向我禀告!”

问天宇吩咐完毕,面向龙执事微微躬身抱拳,示意已经完成嘱托。

龙执事淡然点头。两人也不多话,转身飘然离去。

圆慈轻轻摊开绢帛,上面潦草地写着一行字——“修仙者禁止越过野人坡山顶一线!否则,二家四派共诛之!”

在一旁观看的瘦罗汉,脸色阴晴不定。此番劳师动众、枯坐等候,却只换得一句不伦不类、不明不白的手令,他心中不满更甚。

“阿弥陀佛!走吧!回南山寺!”圆慈叹了一口气,放低声音对着瘦罗汉吩咐道。

两人扔下一两的散碎银子,头也不回地向北方走去。

日近午时,茶棚里只剩下正在交谈的麻神算四人。

“刚才我暗中卜了一卦,‘诸事皆宜,福及自身’,算是上上签。小天哥儿,我们夫妻二人也告辞了,这等好事还要积极一些,不敢劳仙家久等。有缘再会!”

麻吕二人掩饰不住面上的喜悦,也不愿在此多作停留,起身告辞。

何天连忙跟着送出驿站门外。

麻神算走了几步,身子一顿,似乎在犹豫。

何天不知为何,看到这熟悉的一幕,心里有些发紧,“该不会又有什么临别赠言吧?”

麻神算好像下定了决定,半侧着身子,郑重其事地警告:“刚才摸骨时,龙仙突然打断,不及细说。小天哥儿,你骨头有峥嵘之相,预示着血光之灾仍在,只是落在亲朋身上;你虽有磨难,却会化险为夷,另有机遇加身。望自珍重!”

说完,他头也不回地大步离去。

何天满脑门的黑线,嘴里也再不客气:“这个神棍,每次都是这样消遣我!”

木坪

作家的话
接近十万,心有忐忑。能不能签约确实没底,仙侠类写手最多,因此比其它题材难!恳请追读的,多些鼓励!!!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