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天途

向天途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0章 神算归来

寂静的山坳,慢慢竖起了新坟。

何天轻轻拍打土堆,又在坟前插上充当墓碑的半截木板。然后扔下手中的锄头,和元若依静静站立在那里,默然良久。

这就是江湖人的归宿?陈啸南如此,乌婵娟也是如此。两人一个是为了重宝,一个则是为了仇怨,最后都将命留在了这荒郊野外。

恐怕修士之间也会有争斗,何尝又不是另一个江湖?他们走上这条路到底是对是错?

***

“方丈,看来这家驿站真不简单!要不要向官府举报?”

南侧耳房内,隔着后窗看到何天两人背负尸体去掩埋的身影,瘦罗汉沉声低语。

“阿弥陀佛!人在江湖,哪有不沾血的?该死的人,自然是有业障在身。不用理会,只要不曾招惹我们!”

圆慈转身走回床铺,盘腿坐下继续诵念经文。

***

次日清晨,如火的骄阳刚刚窜出山巅。

南山密林深处,骤然响起几声悠长震天的虎啸,这啸声似乎有着难以想象的穿透力,刺破距离的阻隔,偌大的南山都能清晰听到。

紧随其后,一个洪亮铿锵的男子声音在密林上空突然炸响,似乎是在响应此前的虎啸。

“凡近日进入南山的修仙者,务必在今日未时前退到野人坡以北,否则后果自负!另外,世俗武者望自珍重,百兽即将归巢!”

一时间,静谧的密林里变得喧嚣起来。

隐藏在暗处慢慢寻找机缘的众人都已经听到,有的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心态,慢慢向林外退出;有的嗤笑不顾,继续在林中探寻以谋求更多的收获。

未时刚过,最靠近野人坡南侧的密林中,渐渐传出了蛇嘶、虎啸、狼嚎、猿啼、鸟鸣……诸多吼叫啼鸣杂糅交织在一起,似乎它们是在结伴向外疾行。

这些野兽平时在南山密林中虽然也时常见到,但如现在这样大规模聚集在一起的情况却很少发生。更令人奇怪的是,其中有不少互为天敌的野兽,此时并未出现争斗的嘶吼。

最为靠近密林深处的几拨人马,在听到警告后执意搜寻,未曾后退。

此刻,他们隐隐约约看到,更为靠南的远处出现了密密麻麻的动物踪影,高大的虎熊、攀枝的猿猴、迅捷的狼群、盘旋高空的苍鹰……

众人顿时慌了神,各自施展保命的手段,匆忙向北方逃窜。

百兽移动得很是迅疾,动作稍慢的武者很快被淹没在百兽归潮中,传出一声声凄厉的惨叫,生死不明。

奔行的百兽畅意地嘶吼,仿若饥肠辘辘已久的饿汉马上要享用取之不尽的珍馐美味。

它们对武者和修士的反抗浑然不顾,也不去理会身上增加的伤口,前赴后继地上前撕咬。

如果只是一两只猛兽,练气修士自然屠之如猪狗,甚至武林中人也能合力抵抗一二。可如今这样的小股兽潮,众人只能望风而逃。

幸亏,百兽好似赴宴结伴返家一般,数量越来越少。先是较为凶猛的虎熊脱离了队伍,再是狼群毒蛇离去,最后剩下的只是零星的豺狗苍鹰之流。

仓皇奔逃的众人如释重负,放慢了奔跑的步伐;甚至一些人反杀几只野兽,出一口被亡命追逐的恶气。

对于先前突兀出现的警告,他们再也不敢有丝毫的怀疑,略作喘息,继续向山外走去。

***

南通驿站。

何天等人听到山中的虎啸和人语,皆是惊疑不定。连何大富也走出屋子,眺望南方的密林,眼中的惊慌难以掩饰。

元若依倒是例外,她快步地走到何天身边,丝毫不顾及周围的人是否能够听到,兴奋地高喊。

“听到了没?那是修仙强者的千里传音!只有金丹期或极少数天资高绝的凝液期后期修士才能练就的法术。”

何天听完,好奇心大盛,正要发声询问。

忽然,他意识到周围有一种诡异的寂静,驿站的其他人,包括正在茶铺歇脚的两个茶客,都转过头瞅向他和元若依。

何天苦笑摇摇头,嘴里不客气地低声揶揄起来:“小元子,你是越来越低调了。这样下去,说不定明天他们就会来接你回家!”

元若依俏脸一红,慌忙放下因兴奋过头而高举的双手,捏着衣角,不知如何应对。

正当何天思索如何应付之时,南方的官道上传来一片喧哗声。

官道尽头的密林里陆续钻出十余人,他们的衣衫有些残破,手中举着兵刃,紧张地盯着周围的其他人,戒备意味十足。

待到确认已经出了南山密林,这些人才松了一口气,慢慢地将兵刃收了起来,向着驿站快速走来。

见驿站中其他人的注意力被吸引到这些不速之客身上,何天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他偏头低声示意元若依躲到厨房里,免得再引人注意,自己则快速走出茶棚迎了上去。

“麻神仙,吕姐姐,有段时日不见了,南山之行还算顺利吧?”

原来出来的人群中,麻神算和吕巧儿也在其内。两人的衣衫倒还完整,刚才众人对峙,也未见两人亮出兵刃。

何天从昨天起,心中总在惦念着血光之灾的批语。经历过小屋的遇险,他也不能确定,劫难是否已经度过。

自从他开辟气海进入练气期,对镜观察自己面相的方法就不再有效,原本面上隐隐可见的煞气在额头聚集,现在却淡不可察。也许这和自己成为修士有关,也可能是自己的相术仍不到家。

麻神算和吕巧儿脸上疲态明显,但眉眼间却夹杂着兴奋,显然这次的收获还算不错。

麻神算含笑点头,倒是吕巧儿嫣然一笑,抢先糯声回应:“有劳小兄弟挂念,此行还算顺利,因此早早返还。只是在快出密林时,遇到一些麻烦,现在已无大碍。”

毕竟到了官府管辖地界,只要不落单进入险地,凭着二人的地位和实力,很少有人与他们为敌。

同出密林的众人急匆匆离去,显然这时候能够走出密林的探险者或多或少都有些收获,不想在这里多做停留,免得引人觊觎。

麻神算和吕巧儿跟随何天进了茶棚,随意找了一张方桌坐下。

元若依也不客气,跟着坐在一旁。麻神算二人在群英会见过她,此前又见何天与她颇为熟络,自然也不介意她的无礼举动。

何天麻利地倒上茶水,将自己的疑惑说出。

麻神算扫了一眼,神情显得有些诧异。继而坐正身子,细细端详何天的面相,他脸上的惊疑之色愈加明显,甚至让何天伸出手掌放到手里逐一摁捏。

过了片刻,他收回前伸的双手,捋了捋胡须,沉吟片刻。

瞅瞅周围的茶客也并未留意这里,他才刻意压低声音,带着试探的语气问道:“小天兄弟,能否告知,你是否已经将那个土生之法修炼成功?又或者另有机遇得到修炼体质?当然,如果不方便说就算了。”

何天则干脆很多,也不藏着掖着,坦然相告:“是!不过和土生之法无关,是她所赠的功法。”

说到这里,他指了指旁边陪坐的元若依。很明显这个爱凑热闹的主儿,不会乖乖听话躲到厨房,何天也只好随她。

元若依立刻挺起胸脯,骄傲地翘起俏脸,不无得意地说:“俗话说,名师出高徒!怎么样?若不是我这个领路人,他恐怕要一直当个乡下的伙计。对了,老头儿,你的相术不错啊!连是不是修士都能看出来。”

木坪

作家的话
有人在看吗?回复签个到呗!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