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天途

向天途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9章 江湖险恶

正在收拾桌凳的何天和元若依看到来福,先是愣了一下。实在是来福此时的模样有些出乎两人的意料。

但很快两人就反应过来,赶紧跑过去搀扶。

来福四下看了看,确认没有其他人在场,才艰难地摇摇头,搭着何天的肩膀向驿站内走去。

进了小屋,来福看到地上盖着被褥的尸首,鼻子抽动两下,竟裂开嘴笑了起来。也许发笑的动作牵动了伤口,他不由地倒吸了一口凉气。

坐在床铺上稍微喘息了一阵,来福甩动右手,拨拉开何天仍在搀扶的双手,指了指地上的尸体,没好气地说道:“小天哥儿,平时看你挺机灵的,怎么想起用被褥覆盖尸体?”

“我这不是想着等你回来再处置吗?或许会从其中看出些线索。”

何天嬉皮笑脸的凑上前,一边帮来福拍打着肩膀,一边老老实实解释。

来福听了苦笑一声,有些挖苦地说:“既然我都能猜到她们回来,自然其中的原因已经知晓。你这样盖着被褥,现在天气还是很炎热,这样搁置了一天,尸体都已经发臭了。退一步讲,即使想等我回来处理,至少应该把它拖到略微阴凉的地方,在周围洒些石灰隔绝虫蚁,再点上几把高香掩盖尸体臭味。懂吗?”

何天和元若依有些目瞪口呆,这也太专业了吧?难不成来福以前经常杀人放火?

想到这里,两人下意识地退开两步,想要离得远一点。

来福察觉到二人的小动作,自嘲地笑了一声,忽然好像想到什么,偏头问元若依:“修仙的人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很显然,来福用“这个问题”代替“处理尸体”。

元若依支支吾吾,带着些许不确定地语气答复。

“不太清楚,我没杀过人。不过听龙虎叔叔提到过,修仙者都是用烈焰术,哦,也就是火球术的进阶法术,直接焚毁尸体;如果确有必要,也会用纳囊将尸体暂时存放;又或者弃之不顾。”

来福听到她说的“没杀过人”,感到有些诧异;扭头又瞅瞅何天,略作思索,才长长叹了一口气。

“这次我还是大意了,原以为小元子肯定见过这种阵仗,所以才放心大胆去追那两个黑衣人。也多亏你二人运气不错,加上这母夜叉被她修仙者的身份骇破了胆,十成功力只发挥五六成,才能将她留下。看来我真是离开江湖太久了,连最起码的谨慎都快忘却了。”

“那你身上的伤势是怎么来的?那两个很厉害?”

何天发觉来福每说上几句话,左手会不时捂住胸口,似乎是在压制着伤势,当即关心地询问。

“不碍事的。自己大意,怪不得别人!那两人分头逃跑,我追上其中一人,正要将她解决,那女子竟然拉下蒙面黑巾,没想到是以前我救她一命并时常帮扶的故人。你们知道吗?她这次来找我麻烦为的是什么?”

来福摇头苦涩地一笑,那笑声中透着几分的酸楚和无奈。他稍稍平复了一下情绪,才继续讲下去。

“她竟然因为我避世到这里,不再继续帮扶于她而心生嫉恨。‘升米恩,斗米仇。’这句老话还真是在我这里得到了应验。就算如此,我也打算放过她,毕竟这次她虽然来找我麻烦,但也并未得逞。没想到她竟趁我走神感慨之时,赏了我一掌。也是因为这伤势有些严重,我在追另一个黑衣人时,多花了些时间。”

“以前行走江湖,若无杀身仇怨,我不杀女人;可我都离开这么多年,还如此不依不饶,自然不能再放过。”

说到最后,来福的话语渐渐冷冽起来,丝丝若有若无的杀气使得周围肃静了许多。

何天和元若依没有追问下去,那两个黑衣人的下场在来福追出去的时候就已经注定,只是多了些波折而已。

“那这尸体怎么办?”元若依指了指地上,突然出声。

来福让何天掀开被褥,乌婵娟尸身上的尸斑已经很是明显,阵阵难闻的尸臭扑鼻而来,地上干涸的乌黑血迹已是斑驳翘起。

来福嘿嘿一笑,笑声中充满着苍凉和自嘲。

“果然最不想放过我的,都是我曾经放过或帮过的人……难道行走江湖,真要除恶务尽那般血腥吗?”

他轻咳了几声,手掌压住胸口更是用力,手背上鼓起三条蚯蚓般的青筋。

“今天没有发生异常的事情吧?尤其是……”

来福声音有些弱了。看起来,今日无论在体力还是心力都使得他憔悴万分。

何天自然知道他担心的是什么,认真想了想,很肯定地回复。

“应该没有!那两个修仙者走了,不过圆慈和尚和瘦罗汉反而留在了他们的房间,他们应该是一伙的。”

“那就好!无论他们发现与否,应该都不会多事!圆慈那秃驴可不简单,以后遇上,千万不要被他的外表迷惑!”

来福低头想了想,硬撑着疲惫的身子,艰难地补充。

“这次不要再琢磨领赏的事!一而再,再而三地出现在大众的视线之中,并不是好事,说不定还会招来更多的麻烦!”

其实,何天也有这样的顾虑,再说上次得到的赏银,足够他家衣食无忧,也犯不着再去冒险。

“今晚我要运功疗伤,没什么事情就不要打扰了!去吧!你俩帮着把它拖到菜园后埋掉吧!身上的东西就不要动了,都是些毒药,贸然使用会反伤自身。”

“你俩记住!以后不管走到哪里,你们最擅长的,往往也是最容易致命的!因为过于依赖和自信,就会失去最起码的谨慎敬畏之心。”

来福不想再多谈,挥挥手,示意二人离开。

何天安排元若依出去放风,自己则取过一块沾湿的毛巾遮住了口鼻,地上的蛇鞭也一并扔到裹着尸体的被褥里。他将被褥的四角拽起来,简单挽了个死结,吃力地扛到肩上走出了小屋。

出了屋门,何天瞅到元若依正紧张地四处张望,忙低声问道:“外面没有动静吧?”说完,还特意朝着南侧耳房努努嘴。

元若依摇摇头,拿起准备好的铁锹和锄头,抬手示意何天前去带路。

何天带着元若依朝着菜园后的山坳走去。

此时已经夜幕降临,夜枭不时发出瘆人的啼叫。山风扯动着树梢,令树叶哗啦作响,像是夜鬼的低语。

有过一次密林的探险,本来不会对这些产生畏惧,但想到何天肩上扛着的死尸,再联想到马上要做的事,元若依心里多少有些发毛。

何天则是一副无所谓的心态,他直接走到上次掩埋陈啸南的地方,放下肩上的尸体。

看着因为没人打理而长出膝盖高的野草的坟头,他心里也是莫名出现萧索之意。

“陈总镖头,我给你找了一个伴儿,虽然不是良配,但咱也不能太挑剔,是不?”

元若依听着何天的自说自话,心底竟涌出恐惧不安,她颤声问道:“小天,你在跟谁说话?”

何天扭头看看她,瞧这神态不似作伪,心下也有些不好意思,柔声安慰道:“小元子,瞧!这里有座坟,是江湖争斗枉死的一个镖头,我将他安葬于此。以前没跟你说过,没想到让你害怕。是我的错!”

“那你能跟我讲讲吗?”

元若依内心稍安,一边将手中的锄头递过去,一边轻声说。

何天点点头,接过锄头在距离旧坟一丈多远地方开始挖起来,同时将群英会前发生的故事娓娓道来。

木坪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