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天途

向天途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7章 手添亡魂

看来刚才黑衣人已经发觉她的小算盘,乌婵娟对着黑衣人不以为意地轻笑一声,扬起手中的蛇鞭甩打在门板上。

清脆的鞭声在黑夜里分外响亮,门内立时传来两声压抑在喉头的哼叫声,似乎想要呼救却被衣物堵住,哼叫声里蕴含的惊慌异常明显。

被握着的绳索绷得更紧,向屋内拉扯,两个黑衣女子手上发力,同时互相搭住肩膀,单脚抵着小屋的木墙,身子向后倾斜。

乌婵娟再不怀疑,自靴子里拔出一把匕首,伸进门缝拨开门栓,推门踏入小屋。

两个黑衣人快速将绳索的另一端相互缠绕在一起,挂在屋檐下的一截木桩上,也紧随其后进入屋内。

就在三人都进入小屋时,敞开的屋门突兀地关上,屋内又陷入黑暗当中。

‘咣当’的声音令三人亡魂大冒,乌婵娟最先反应过来,身形急退,冲向身后的木窗,想要破窗而出。

一道银光、一个火球从床铺上猛然出现,一左一右夹击而来,阻断了她的退路。

与此同时,床铺上那两个被绳索绑着的草人,一齐向她飘飞了过来。其后趴伏着的何天和元若依长身而起,居高临下地挥动手臂,指挥着空中的飞刀和火球。

乌婵娟手中的蛇鞭连连挥动,将飞来的草人拨到一边。事发突然,她多少有些手忙脚乱。

但她们母女能够在江湖闯出偌大名声,手底也有些真功夫。察觉到身后的细微动静,她腰身一扭让飞刀扑空,同时双脚连踢,鞋尖窜出一把蛇形飞镖,直击飞来的火球。

火球轰然炸裂,四散的零星火花将小屋彻底照亮。

被拨到一边的草人、床铺上严阵以待的何天二人,清晰出现在三人面前。

这分明就是一个圈套!

元若依见得火球破灭,手中掐诀再挥。一个新的火球从她指尖冒出,被弹向乌婵娟。

“修仙者?”

三人大惊,谁也没料到另一个驿站伙计竟然是修士。

乌婵娟身形一滞,已经扑空的飞刀猛然掉头,乘着她失神的机会,自她的肩膀擦过,带出一抹血色。

如果说子母飞刀会使得她仓皇逃窜,那么火球的出现已经让她彻底绝望。火球根本不是武者的手段,此时有修仙者参与其中,她继续留下强撑,后果可想而知。

但任何人都不想坐以待毙,乌婵娟强打起精神,气沉丹田,口上娇叱一声:“别愣着了!等死吗?还不上前助我一起灭了他们!”

招呼过帮手,她一边挥舞着蛇鞭招架,一边将手伸向腰间存放毒药毒粉的皮囊,准备放手一搏。

那两个黑衣人听到乌婵娟的呼喊,从震惊中反应过来,看到前方已经被缠住的乌婵娟,不由地互望一眼,默契地点点头。

二人也不上前相助,猛然后退两步,同时以手肘撞破窗户,一前一后窜出屋外,向东边的树林分散奔逃。

若只是发觉落入圈套,两人还敢上前较量一番,火球的出现彻底击垮心头的侥幸。

两人毫不犹豫地选择逃遁,至于乌婵娟能否逃脱,她们也顾不上了,甚至还在恼怒受了乌婵娟蛊惑,惹下这等难惹的强敌。

黑衣人逃跑时,隐藏在门后的来福并没有阻拦。只因为屋里空间狭小,拳脚施展困难;如果强行拦下,三人可能联合在一起做困兽斗,到时误伤在所难免。

“这条毒蛇交给你俩,小心应付,我去去就回!”

此刻,来福看到场中三人斗得热闹,甚至何天二人还稳占上风,他简单叮嘱一声就追了出去。

本就在勉强支撑的乌婵娟,听到突兀在门后响起的沙哑嗓音,绷着的最后一根弦彻底损毁,手中的蛇鞭停滞下来,完全不再防守。

十年前那噩梦般的一幕折磨了她许久,那沙哑的嗓音是如此的熟悉和恐惧,不啻索命修罗再世。她本以为自己已经有了必胜的把握,现在发觉大错特错。

飞舞的火球直接打在乌婵娟的胸口要害,刺鼻的烧焦味弥散开来;而在她身后一直闪烁寻觅破绽的子刀立刻快了几分,笔直地射向后背的空门。

飞刀透胸而出,创口喷出的鲜血有一些溅洒到何天的脸上,显得此时他的面目分外狰狞。

乌婵娟张大着嘴巴,嗬嗬地喷出粗气,如被掐住喉咙一般,手中的蛇鞭掉落在地,双手艰难地抬起到胸前,似乎想要抓住流逝的生命。

最终,她仰面向后翻倒,怒瞪的双目透出浓浓的怨恨和难以置信。

以前与同来的两人数度合作,虽然各有算计,但从未如今日这般弃之不顾,同时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修仙者参与到武者仇怨当中。

何天看着乌婵娟躺在地上手脚胡乱地抽搐,慢慢没了动静。

想到密林空地上马三儿诈伤杀敌的一幕,他不敢大意,扔出另一柄淬毒飞刀扎在倒地尸身的头颅上,直至没柄,也不见任何动静。

他长长呼出一口气,仰面倒在床铺上,捏着母刀的右手在微微颤动。

第一次杀人带来的强烈不适感,让他控制不住手足的颤抖,心脏不安分地剧烈跳动,喉头隐隐发痒想要呕吐。

何天偏头看看同样躺着床铺的元若依,她表面的胆大无忌全都化为这一刻的惊恐,脸色苍白,嘴唇轻轻抖动,眼睛有些空洞地望着模糊不清的屋瓴。

第一次取人性命,即使是天生骨子里暴虐嗜血的杀手,也会有不一样的触动和感伤,更何况他俩心思单纯,从未经历腥风血雨。

南山密林的那次激战也仅仅是目睹,并没有置于其中,所以当时感触不深。此刻手添亡魂,不管她生前多么的穷凶极恶,毕竟是一条鲜活的生命终于己手,或多或少有些哀伤在心头滋生。

两人就这样平静地躺着一动也不动,粗重的呼吸慢慢平息下来。

过了许久,窗外已经蒙蒙亮,柔和的光线渐渐爬满两人的面庞,温暖平和。

何天压下身体残留的不适,支起身子坐了起来。

地上的尸体格外的碍眼,它的胸口和背后创口已不再流血,褐红色的血迹已经有干涸的迹象,圆睁的双眼即便到了白天也显得很是骇人,一旁胡乱扔着的蛇鞭也仿若失去了灵魂,追随其主人故去。

何天刚刚压抑下去的恶心感再次泛起,他别过头,努力让自己不去瞅那死不瞑目的尸体,又从床铺上拽下破旧的被褥,覆盖到尸体上。

这时,元若依也坐了起来,望着何天战战兢兢地给尸体盖被子的窘态,莫名感到好笑。

她回想起刚才两人并肩战斗的默契,嘴角微微上翘,明眸弯弯,顾盼之间顿显娇媚,与平时大大咧咧的形象判若两人。

何天瞅到元若依似笑非笑的表情,以为是在嘲笑自己刚才的狼狈,顿时脸色赧然,有了羞恼之意。

他没好气地嚷嚷:“小元子,你以前所说的闯荡修仙界的事迹,都是假的吧。这个女贼很明显怕你怕的要命,你还缠斗这么久。多亏有我配合,不然,等到让她发觉你只会这两手蹩脚的法术,恐怕丢命的就是你自己了!”

“切!你不是也常说‘平日杀鸡猎狼,手起刀落,眉眼都不眨一下’吗?怎么也和我一样吓得手脚发软,躺在床上?”

元若依听到这话,从刚才的失神发愣之中清醒过来,毫不客气地反唇相讥。

一时间,两人忘记刚才搏命的紧张,又如往日一样吵闹起来……

木坪

作家的话
继续厚颜求推荐,求投资!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