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天途

向天途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6章 深夜来盗

茶棚内。

何天回头看了一眼厨房的方向,扯扯元若依的衣袖,心里充满了疑惑。

“小元子,来福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还有那两个修仙者,他们的修为怎么样?”

元若依摇了摇头,轻声回应:“来福的话我搞不懂!那两个散修的修为我也看不出来,我的修为也并不高。不过,因为获取资源有限,散修的修为一般都不高,能到练气中期的都已经很不错了,练气后期的更是凤毛麟角。”

“那他们能瞧出你是修士吗?”何天心里略有些紧张,连声追问道。

“应该不能!只要我不显露功法,他们就看不出来。除非修炼了特别的望气之法……”

元若依对此很是肯定,只是讲到“望气”时,她好像记起了一些曾经听过的典故,就迫不及待地讲了出来。

“你还别说,你的相术还真有点像望气术,只不过是对世俗人更为有效一些。修士与天争命,本来就已经跳出命运的羁绊,故而相术就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何天深以为然,刚才他就尝试着想从那老少修仙者脸上看出点什么,可是总感觉有些气机笼罩,看的并不真切,或者说有某种阻挡横在眼前,让他看不清楚他们的过去和未来走向。

“小元子,你说还会有其他修仙者来吗?”何天总感觉最近发生的事情特别诡异。

“应该会吧,不管这些消息是谁放出来的,我总感觉他是想搅混人们的视线。胖厨子应该知道点什么,但是他不开口,咱俩也拿他没有办法。”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地讨论着,却也猜不出个所以然。

何天忽然狡黠一笑,回头看了一眼厨房,压低声音神秘兮兮地说:“晚上我去套套他的话,或许咱们可以假装出去,逼他说出其中的内情。不过,现在咱俩还是割些茅草做个草人,说不定关键时刻能来个李代桃僵,救咱俩一命。”

元若依连连点头称是,也是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

在这一点上,两人颇有些不谋而合,竟还希望能出些乱子,然后就可以名正言顺地瞧热闹。

菜田后的山坳里,青草和枯枝随处可见,倒也省却了二人的辛苦。何天甩开膀子割着青草,元若依则在他身后帮忙归拢成捆。

半个时辰后,何天将身上扛着的两捆青草扔到厨房前空地上,一边扎着草人一边跟元若依闲聊起来。

到了傍晚打烊的时间,茶棚里早已没有了茶客。

何天轻轻咳了一下,朝着元若依挥挥手。

两人不约而同地丢下手中的毛巾,一起朝着厨房走去。

来福似乎也早预料到两人会过来,早早抬手止住何天的话头,呷了一口酒,慢慢对着他俩陈述,只是语气有些低沉。

“我就知道你们两个会有疑问,不过我也只是猜测,暂时也不想说出来,免得被有心人看出端倪。我估计今明两晚会有事情发生。毒蛇善于蛰伏以待时机,但它也是最沉不住气的。小天哥儿,这两天晚上你俩尽量待在一起修炼功法吧,不要分开。但愿是我想多了!”

何天嘴巴张了张,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现在来福明显不想多说,他知道问了也是白问。

***

深夜时分,乌婵娟闭着双眼靠在一棵歪树上,似已睡着。

幽黑沉寂的树林中,两道黑影缓慢向她移动,由模糊逐渐变得清晰,走到距离乌婵娟丈许的位置便静默不动。

后来的两人都以黑巾裹住了头颅和面目,只留下一双眼睛显露在外,但从身形轮廓还可以看出,两人也是女子。

“你确定他在这里出现过?”

左侧的黑衣人哑着嗓子发问,很明显能够听出她在以假声说话。

乌婵娟好整以暇地回复:“应该是吧,最近的传言你们也应该知道……”

先出声发问的黑衣人很不客气地打断她的话,冷笑两声,语气渐渐变得森冷。

“嘿嘿,小母夜叉,别在我们面前玩这些花样。那些传言就是你放出去的吧!你能确认是那人出现?最好实话实说,不然这次我们可要全栽在这里!”

乌婵娟不再答话,睁开双眼盯着问话人的眼睛,半晌之后才郑重点点头。

“我从他刀下逃生,情急之下来不及多想,过后才反应过来。第一次打出的飞刀淬有剧毒,第二次的才是子母飞刀;两位应该很清楚那人的秉性,所以不会是他本人,极有可能是他的弟子;就算不是弟子,也应该与他有很大渊源。”

“按照咱们的约定,抓到他威逼那人露面,自缚手脚的他不会是我们的对手。事成之后,助我上一趟镇南山,夺回伥鬼草。”

两个蒙面女子对视一眼,同时点头表示同意。

“一言为定,希望药草的分配,你不会食言!”发话的总是最先开口的蒙面人,另一个总是默不作声。

“放心,我们也不是第一天打交道了,况且我现在孤掌难鸣,不然怎么会求到你们头上?再说呢,药草分量十足,足够我们三人练功之用。”

“好,信你一次!什么时候动手?”

“明天夜里,临近天亮,那时应该是他们警惕性最低的时候。”

约定好了动手时间,三人也不停留,各自散去,显然对彼此有着很深的戒备。

一夜的时间很快过去,何天根本无法安心练功,一直竖起耳朵,聆听夜里的一切动静。然而,没有任何事情发生。

元若依也是如此。

两人看着对方同样疲惫不堪的神色,又看了看床铺上鼾声如雷的来福,隐隐有种被耍了的感觉。

白天进山的人仍是络绎不绝,修仙者也能见到几个,但应该都是散修。也许出身修仙门派的弟子看不上南山那些低劣之物吧。

元若依看到何天在茶棚有些手忙脚乱,也走出厨房帮忙。一天下来,两人忙的不可开交。

更为难得的是,其中还有两名修士要求住宿,这也算是何天接待的第一拨住店的客人。也幸好住宿的修士并没有别的需求,只是要了烫脚的热水。

何大富罕见走出房门,找到来福,两人嘀咕一阵,随手捡起一些吃食又走回房间。

夜色渐深。

何天和元若依打着哈欠,望着窗外静谧的山林,对今夜有事也不太抱希望了。失望之下,竟然专心练气打坐起来。

整个晚上,来福如昨日一般和衣而卧,鼾声时起彼伏。

突然,鼾声一停,他迅速跳下床铺,闪身躲到门后。

与此同时,何天和元若依几乎同时睁开双眼,毫不犹豫歪倒在床铺上,两人身边事先备好的草人则被树了起来。

半夜的打坐修炼,两人恢复了往日的神采奕奕,再没有半分疲态,心底甚至还有小小的兴奋——是时候一显身手了!

三道黑影直接奔向小屋,显然行动之前已经打探清楚。

眼看快要冲到小屋门前,乌婵娟脚下放缓,故意落后半个身位。

小屋里很安静。借着残月的光亮可以看到,屋里模糊有着两个身影在床铺打坐,如在修习内功功法。

在前的两个黑衣人心下大喜,默契抬手分别指向一边,得到对方的确认后,同时甩出一根带倒刺的绳索刺破窗户纸,径直飞向屋内。

绳索的另一端应该是缠住了目标,已经绷紧并且剧烈抖动起来,显然是被困住的人想要挣脱绳索。

其中一个黑衣人扭头对乌婵娟冷笑道:“最好少耍心眼!已经绑上了,这次你先进?”

木坪

作家的话
投资怎么上不去呢?才12。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