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天途

向天途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5章 暗流涌动

乌婵娟静静地站立在碎石地旁的林地边缘,墨绿的衣衫似乎已将她和密林融为一体。

她死死地盯着驿站中众人的一举一动,当看到何天将银票放入怀中,目露骇人的凶光,如同一条欲要张口噬人的毒蛇。

“不是他!”

乌婵娟如释重负吐出了一口气,继而低声冷笑起来:“嘿嘿!我倒要找个机会掂量掂量,看看这个娃儿得了他的几分真传!马老三,我的伥鬼草你一定要替我好好保管,我会亲自夺回来的!”

慢慢地,她扭转身子,轻移碎步走进了树荫中,继而消失不见。

***

南山重宝再现!

经过一番激烈的争夺,百年伥鬼草被镇南山六雄纳入囊中,可惜五、六当家殒命当场!

南山密林深处,疑似仙家洞府出现!一个打柴的樵夫无意中闯入其中,至今没有出来!

‘索命母夜叉’在南山密林出现,夺宝不成,乌老太被隐退多年的福星刀斩杀!

……

一连串劲爆的消息,几乎在一夜之间,就传遍了整个安南县城。

起初人们不以为意,认为这是好事之徒的以讹传讹。但当有心人进行核实之后,这些传言很快被一一证实。

林中空地的打斗痕迹做不得假,现场遗留的腐烂尸首仍在,县府悬赏的对象也只剩下乌婵娟;南山这几日也的确有一个猎户失踪;至于‘镇南山六雄’,现在应该是‘镇南山四雄’所在的山寨也有疑似仙家修士曾经出现,以其它灵药为条件交换走了伥鬼草。

一连串的谣言同时出现,只要其中的三五个得到证实,其它的即使是假的,也会被认为是真实的。

南山犹如一块色味俱全、充满诱惑的香饵,灵药、仙法、仙家宝藏不时出现在人们的视线当中。

因此,武林掀起新的寻宝高潮,甚至这场风暴越刮愈烈,隐隐有修仙者出现并参与其中。

人多的地方就有争斗和是非,更何况南山密林地势复杂偏僻,县府也鞭长莫及;以前许多被遮掩的矛盾和仇怨被撕开了最后的遮羞布,名贵草药固然时有发现,但更多的是江湖豪客的厮杀搏命,几乎每天都有伤亡出现。

南通驿站一如既往地平和,偶尔有针锋相对的言语交锋,但毕竟这里是官府之地,大家默契地不会将事情闹大,维持着表面的平静。

至于进山以后,选择逞勇斗狠还是阴谋算计,各凭手段。没有人主持正义,只有活到最后才是真正的赢家。

八月末,这几日进山的武林强者更多了。当地猎户和来往的客商很明显也感到这段时间的不同寻常,不愿惹上麻烦,暂停了进山。

“伙计,先来三碗热茶!”

三个短衣打扮的精瘦汉子一起走进茶棚,摘下了头上的斗笠,其中一个当先出声喊道。

“好嘞,您稍等!”何天提着铜壶小跑着去应酬。

“听说那个小母夜叉乌婵娟又出现了!昨日有人在密林见过他,还险些丧命在她的手上!”

“李兄,且放宽心!老的已经没了,剩下这个,孤掌难鸣,咱们哥仨也不必怕她。退一步讲,咱们又没有得罪过她,她也犯不着与咱们死磕。”

“王老弟,还是小心为妙。虽然传闻她这次是要为乌老太报仇,但如果重宝在前,她还是会出手的。”

何天倒完茶水正要走开,听到这里,心中一动。他装作收拾旁边的桌子,继续聆听着三人的交谈。

别人或许还是猜测,但他却很是清楚其中的实情。杀死乌老太的可不是什么福星刀,而是大意之下被马三儿斩为两截。

马三儿此刻应该还在山寨里,乌婵娟没有能力去找麻烦,可是自己最终坏了她的好事,恐怕自己还得小心。

何天有些心虚,借着铜壶的掩饰,朝驿站外四下查看起来。或许今天打烊以后,还得请教一下元若依,是否有可以侦查周围有无人潜伏的法术。

正在这时,茶棚里又走进一老一少两个男子。

较为年轻的男子头上梳着整齐的发髻,一根玉簪自发髻中穿过,雪白的长衫未曾沾染半分尘土,腰间鼓囊囊地挂着一个钱袋;老者看起来则普通很多,一身老农的打扮,脸上的褶皱如柳树皮一样堆积在一起,稀疏的胡子却光滑顺直,显然是时常打理。

青年男子望了望茶棚里的桌凳和闲谈的三个江湖客,眉头不期然地一皱,别过头对着老者抱怨。

“钱道友,我们真要去南山里和这群凡夫俗子一起搜寻那子虚乌有的灵药?虽然我们散修落魄,可也不至于如此作践自己。”

老者似乎对青年男子的态度司空见惯,摇摇头也不说话,直接走到北角的桌子前坐了下来。

何天抬起脚正要走向他们,钱姓老者摆摆手,口中客气地拒绝:“伙计,茶水不用了!借宝地落脚休息一二即可,放心!茶钱我们照付。”

说完,他朝着青年男子努努嘴,示意他也坐下。

等到青年男子落座,老者伸手在腰间轻轻一抚,一个略显古朴的酒壶和一对晶莹剔透的玉质酒杯出现在茶桌上。

瞅到这一幕,何天心下一动,假意掂了掂铜壶,抓起水瓢走入厨房。

元若依正坐在灶台前的矮凳盯着地上的蚂蚁发呆,何天轻轻将脚下的一节劈柴拨动到她眼前。

元若依抬头看到何天挤眉弄眼的模样,顿时来了兴致,她知道一定有好玩的事情发生,当下也不声张,慢慢起身跟着何天走到厨房门前。

何天自水缸边沿沾了少许清水,在门板歪歪扭扭写出一个‘仙’字,递了个眼色给她,而后侧过身子将门帘挑开一条小缝朝外望去。

元若依心头先是一惊,以为元龙元虎他们找到了这里,但看到何天脸上并没有惊慌神色,才放下心来,也凑到小缝前向外张望。

那一老一少两个修仙者并未如其他喝茶的人那般闲聊,只是在安静地饮酒。

每当周围的茶客讲到南山的消息时,两人手中的酒杯便顿在空中一动不动,想来他们也在凝神聆听。

大约过了一刻钟,早前进来的那三个江湖客站起身,结伴向南山密林走去。

钱姓老者与青年男子目光一碰,默契地一同起身,尾随离去。

何天挠挠头,有些想不明白。难道南山中出现的珍惜草药,连修仙者也开始重视?

他联想到刚才那三个江湖客提到的‘有疑似修仙者换走伥鬼草’的谈论,更是迷惑不解,当下将自己的猜测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元若依。

“这两个人应该都是修仙者,看样子倒像是落魄的散修。不过,我敢肯定的是前几日马三儿得到的伥鬼草确实是不足百年火候。你听到的那些江湖消息可能是人多口杂造成的误会,当然也有可能是有人故意夸大……”

元若依歪头想了想,低声解释着,话语中有些不太肯定。

正在案板前切菜的来福,手中的菜刀蓦地一顿,眼中精光一闪,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他插口说道:“小天哥儿,将你刚才听到的江湖传闻再复述一遍!”

听完何天的讲述,来福沉吟片刻,对着二人凝重地说:“最近注意安全,尤其是夜间不要单独外出。好了,你俩出去收拾一下吧!”

何天和元若依被这没头没尾的话搞得有些摸不着头脑,两人嘀嘀咕咕地走了出去。

来福沉默着,过了片刻,才叹了一口气:“看来是有人冲着我来的!”

木坪

作家的话
有没有高手知道,如何提高收藏人数?????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