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天途

向天途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4章 朝廷嘉奖

整整一夜都在山林跋涉搜寻,即便是法力强于何天和元若依的修炼者也会感到疲倦,更何况他俩这等修为的低阶修士。

回到驿站,天色已经大亮。

两人抢着往铜壶灌上水、摆放好桌凳,跟正在忙碌的来福打过招呼,而后靠在厨房屋檐下开始打起盹来。

走出厨房取柴的来福望着两人靠在一起的脑袋,有些好笑的摇摇头。

这驿站有了这对活宝,倒是热闹了不少。

昏昏欲睡一个上午的时间,何天总算缓了过来,所幸并没有打尖休息的来客。

他抬起双臂,刚想伸个懒腰舒展一下身体,感觉左侧肩膀有些沉重麻木,偏头一看,元若依正靠着睡得香甜。

何天不敢乱动,想了想,右手自怀中摸出记载着火球术的纸页,开始揣摩起来。

昨日元若依探索兽洞、搜寻密林时一直施展火球术充当照明工具,何天很是眼热。简单的法术在合适的场合竟能发挥意想不到的作用,也算是开了眼界。

火球术,顾名思义,修士以火属性灵力逼出体外,幻化为圆球状,用来对敌或者辅助修炼。

当然单纯为了好玩的也有,比如元若依的“照明火苗”。毕竟有很多可以增强目力的秘术,在夜间根本不会用这么显眼的火光照明。

火球术虽然是最基础的火属性法术,威力一般,但往往最为实用。几乎每个修士,不管自身灵根资质是否适宜,都会去修习一二。

何天运转气海内的灵力,尝试将其中的火属性灵气剥离提炼。

之前,他在夜里修炼打磨灵力时,已经尝试过几次,但总是在催发体外之际功亏一篑。

这多少和他没有修炼对应的功法有关。修炼到现在,都是在元若依的指点下摸索修炼,能有现在的境界也算是意外之喜了。

混沌的气海中,一丝红色的火灵气慢慢从气旋中剥离出来,如被牵引的长蛇一般,蜿蜒游动,沿天枢、太乙至乳中,跃天池,顺着左臂曲泽、劳宫直抵中冲,堪堪渗出一丝火苗,摇曳两下便化为袅袅青烟消散不见。

何天看到渗出的那点火苗,心中大喜,正要再次尝试,耳边蓦然传来有一声惊叹。

“啧啧,小天不错啊!这才多久就快学会火球术了?”

元若依不知何时醒了过来,正饶有兴趣地看着何天修习火球术。

何天抖了抖发麻的肩膀,忙不迭地陪笑问道:“那小元子,你用了多久才学会的?”

“我嘛,两三天吧!”元若依无所谓的回了一句。

何天身体晃动了一下,脸上的笑容有些凝滞尴尬——这大小姐是不是故意的?他十多天才勉强逼出一点火苗,元若依两三天就学会了,刚才的“不错”的话难道是在讽刺自己?

元若依瞅了瞅何天呆愣愣的发窘模样,知道他有所误会,坦然解释起来。

的确,修炼法术有快慢之分。

这主要与资质、功法和悟性都有关联,姑且不论何天的资质如何,就凭着他没有修炼基础功法,完全靠自己摸索,每日修炼的时间因为俗事纠缠而少之又少,只用了十多天就做到现在这个地步,可见悟性一定不差。

现在,他只需再多练习几次,应该能够顺畅成功地使出火球术。

“基础的属性功法,我也会不少。但是现在不知道你的灵根资质,贸然修炼,可能因与自身属性不匹配,而留下后患。等着确定了灵根,我再找一些不错的功法供你选择。”

元若依言语诚恳,确实是在替何天着想,将他的事情放在心上。

何天的脸色慢慢回复正常,刚才被这一惊一乍搞得有些抓狂,他正想捉弄报复一下,可听到元若依竟还惦记着要送自己功法,他立马将刚才的郁闷尴尬抛到九霄云外。

何天左右瞅了瞅,确定周围确实没有人,才不好意思地搓搓手,腆着脸凑上前去。

“那能不能现在漏出点风声,让咱的龙虎叔叔过来接你?顺带拿着功法,最好那个测灵根的法器也……”

“滚~~”

元若依秀目一瞪,抬起左脚踹向面前这个“不知好歹、忘恩负义”的坏家伙。

何天早有准备,闪身躲开飞脚,哈哈一笑,跑向茶棚。

两人一逃一追,在驿站内打闹起来。

少年不知愁滋味。

两个年龄相仿的年轻人,涉世未深,心地最是单纯。如今的兴趣相投、欢畅嬉闹,哪怕以后时过境迁,也会成为彼此珍惜的一份回忆。

一直深居简出的何大富轻轻推开窗户,望着两个追逐打闹的身影,颇多感慨。

出神观望了一阵,他喃喃自语:“终于还是走到了这一步!今后祸福难料,希望你能逃脱这枷锁,一飞冲天!”

***

马三儿回到山寨,以乌老太的头颅祭奠完五六当家的在天之灵,便立马差人将其送往县府。

镇南山六雄做的是响马生意,表面上与官府处于对立状态;但能做到多年屹立不倒,多多少少也和官府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这次县府的动作很快,悬赏次日便发放出来,这份功劳在当前备受朝堂瞩目的安南县,可以为王县令仕途增色不少。

王县令对此十分满意,出手自然也很是慷慨,一千两的赏银分文未少地交予赵捕头,委托其代为送达。

***

次日近午时。

驿站外,急促的马蹄声响起。

赵捕头带着两个捕快很快在马厩前停了下来,早在茶棚等候的马三儿迎上前去。

此刻,驿站内也没有其他客人,也无需顾忌官匪对立的身份。

马三儿熟稔地打着招呼,看来两人私交还算不错,更别提这次的功劳或多或少也会落到赵捕头几人身上。

何大富仍是客套地打过招呼,就自顾回到房间,众人也不以为意。

马三儿差人禀告时,言明此番斩杀乌老太,何天发现其行踪,功劳非同小可;至于元若依则避重就轻略过不提。

赵捕头几次来往南通驿站,对何天这个伶俐的伙计也并不陌生。

“三当家,这是赏银一千两的银票,官家钱庄的戳记,南诏国各地钱庄,无论公私,都可足额兑换。每张一百两,还请收下!”

赵捕头寒暄过后,自随身包袱里取出一叠银票,递给马三儿。

马三儿爽快地接了过来,轻轻捻出四张放入怀中,剩下的又递还赵捕头。

“这次的功劳,也多亏诸位差大哥全力配合。赏银马某人不敢独占,就由赵捕头回去分与大家。”

赵捕头对此也不意外,笑呵呵地接过,言语间更多了几分亲热。

“三当家还是这么的客气,我就代兄弟们谢过了!

赵捕头也不多待,简单喝完茶水,就招呼两名手下一同返回县府。

等到赵捕头离开,马三儿走到何天和元若依身边。

他从怀中将先前的四张银票取出,又翻了翻腰囊,取出另外一叠银票放到一起,双手举到元若依面前,毕恭毕敬地冲着她施礼。

“少侠,先前仗义相救,没齿难忘。赏银由于人情世故,舍去一些,我一并补足;我们山寨另外奉上一千两。寨中兄弟众多,也要养家糊口,一时无法筹措太多,还请莫要嫌弃。日后如有需要,我们再行筹集。”

元若依毫不在意,笑嘻嘻地指着何天:“给他吧!”

马三儿似乎早已经料到会是如此,转身递给何天,还笑呵呵补充:“小天,银票大额使用不太方便,我还兑了一些十两的小额。”

何天嘿嘿傻笑着接过,也不说话。

这突如其来的幸福早将他重重围困,如梦似幻,不愿醒转……

木坪

作家的话
五万多字了,大家多多帮忙宣传下吧!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