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天途

向天途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3章 漏网之鱼

马三儿走到乌老太尸身前,弯腰割下她的首级,揪着发髻递向何天。

“官府一直在巨额悬赏缉拿这对凶人,你们可以此换些赏钱。”

元若依有些意动,兴奋地点点头,但看到滴血的头颅,有些厌恶地退后半步,伸手捅捅何天的胳膊,示意他上前去拿。

“这个悬赏恐怕咱们不能拿!”

何天抬手止住了元若依,凑到她的耳边,低声向她解释:“本来你就想低调点,拿了悬赏恐怕过不了一两天,你的龙虎叔叔就会找上门来。”

元若依之前兴奋的神情顿时定住了,缓了片刻,眼珠滴溜一转,很明显她又想到了新的主意。

“我这不是想增加咱们驿站的名声嘛!有了名气自然会财源滚滚!要不跟官府打个商量?赏银咱们领,功劳让给县府捕快?”

“咦!还真是个好主意!”

何天眉眼一笑,用肩膀撞撞她,毫不吝啬地给予夸奖。

“看来当时收留你,也不算太糟糕嘛。”

元若依夸张地晃晃身子,伸出右手纤细的拇指,指着自己的鼻子,顺杆儿爬地自卖自夸。

“当师傅的我——怎么能不照应自己的徒弟?”

“师傅?徒弟?”

何天嬉皮笑脸地回了一句,“那咱以后可是长辈和晚辈的关系喽,哥们可就没得做了!”

元若依闻言面色微红,似想到了什么,啐了一口,便不再接话。

马三儿递出头颅的手缩了回来,哈哈大笑,拍拍胸口将事情应承下来。

“交给我吧!镇南山在县府多少还有点人脉,我去处理领赏的事情,不会惹出麻烦的。”

这时,去摘取草药的喽啰已经返回,马三儿扔下头颅,小心翼翼地将伥鬼草放入早已备好的木盒中。

木盒的木质黝黑坚硬,隐隐有一股淡淡的清香,想来是专门存放草药,可以维持其药效稳定。

马三儿长吁了一口气,瞅瞅地上身亡的手下还有装着头颅的布袋,黯然神伤。

来时九人雄心壮志,归途却只剩下两人,如果不是还有伥鬼草聊做安慰,恐怕都无颜面对山寨中的众位兄弟。

沉默了片刻,马三儿和余下的喽啰一起动手,在空地松软处挖了一个土坑,将亡者入殓。

乌老太的尸身他们自然不会管。江湖道义,也不是人人可以随意施舍。

至于三颗头颅,则一同放在原先的布袋中,由喽啰负到背上。

“少侠,小天兄弟,这里还不太平;夜间的密林更是昏暗,危险是白天的数倍。我看还是早日返回较为妥当!”

马三儿因为两位结义兄弟的死,对继续搜寻也失去了兴趣,况且也想着早日将草药送回山寨。

“三哥,你们先走!我俩还想再在附近转一转。”

何天看到元若依仍是一副意犹未尽的神情,扭头笑呵呵地回应。

“好!那后会有期!珍重!”

马三儿也不矫情,抱拳向两人道别后,与他的手下一前一后向山外走去。

元若依看到马三儿两人已经走出视线,探头探脑地四周瞅了一阵,发现并无他人隐藏,原本那副少侠模样瞬间不见踪影,大大咧咧地拍了拍何天的肩膀。

“小天,怎么样?我够意思吧!这一趟应该能有不少的银子,足够抵我的住宿费用了吧?”

“那个伥鬼草有什么用?为什么都在抢夺它?”

何天不答反问,说出了自己的疑惑。

元若依一脸的不屑,不过还是耐心解释给何天。

“没什么大用,也就是这些世俗武者趋之若鹜。修仙者的灵药最次的也比这个强,上了百年份的伥鬼草倒是有点用,不过也只是邪派修士炼制控人傀儡的辅助灵药罢了。”

何天点点头,他一直有些疑惑,听这草药的名字就联想到‘为虎作伥’,应该不是好东西,只是奇怪众人的争夺。

现在看来还是换些金银有些用处,还有镇南山的令牌,以后南通驿站会多些照应。

只是踏入这江湖纷争不知道是福是祸,他虽然在驿站已见识过江湖中人的阴谋诡计,但如今天这样一波三折还是头次遇到。

想想来福经常说的‘江湖险恶’,果然不是酒后戏言。一步错,往往付出的是生命!

“别愣着了!走,咱们也去老虎洞里瞅瞅!”

元若依推推正在走神的何天,手指向巨石,催促起来。

何天哦了一声,率先弯腰钻进洞里。

过了一会儿,两人又钻了出来,都是一脸的晦气,看来他们一无所获,元若依更是大呼倒霉。

“虎叔他们常说灵兽洞内都会有藏宝,这老虎洞里除了一角堆积的动物骨头,屁都没有!难不成它带走了?”

其实,这也是元若依想岔了,机缘哪能随时撞上,她听到的故事只是万中无一的幸运儿的修仙传闻,更何况南山靠近外围的地方,哪会有什么灵虎异兽?

两人不甘心地换了个方向,继续搜寻起来。

可惜夜晚的密林,光线差了很多,其他的寻宝者也都是找个安全的地方过夜。

他俩这样漫无目的地四处乱撞,能有收获才怪!

待到天色渐亮,他俩仍是两手空空,想到驿站那边还得准备出摊,只好悻悻而归。

他们离开空地以后,来福从一棵有着浓密枝叶的大树上跳了下来,望着二人远去的模糊身影,又瞅了瞅乌婵娟逃走的方向,不甘心地叹了口气。

南通驿站这个藏身地恐怕要报废了!

刚才他差点想去截杀乌婵娟,只因她认出了他的暗器,想必很快江湖就会知道他的下落。

***

话说乌婵娟仓皇奔逃,不时回头观望,生怕突然再飞来一柄飞刀。

如果面对其他江湖暗器高手,她还敢生出几分较量的心思,可是这位,她不敢!

当年在楚州,她们母女二人带着十余名匪徒正在洗劫一处富商庄园,拿过钱财自然要杀人灭口。

也就在那时,一个灰衣俊朗男子悄然出现。

一柄子母飞刀,如翩翩飞鸟在身边往复掠过,每一次都带走一条性命,哀嚎惨叫在她们耳边时起彼伏。不管如何抵御防守,都无济于事。

直到场中只剩下她们母女二人,飞刀仍在两人头颅四周游弋,不时削掉几缕长发。

“我不杀女人,但你可以再杀一个试试!好自为之!再作恶,我福星刀必千里诛杀!”

灰衣男子如在俯视蝼蚁,声音淡漠冰冷。之后,他便转身傲然离去。

那时,她们母女二人如待宰羔羊般的恐惧,如今都不敢去回忆。

从那以后,她二人销声匿迹了好久。直到得知那人隐退的消息,才敢重出江湖为恶。

今日初见那熟悉的飞刀,那种恐惧被再次勾起,根本不敢去思考其中的蹊跷之处。

奔逃了近一个时辰,她才恍然记起,那人不屑于用毒,这次打出的第一把飞刀却明显淬有剧毒。

想到这里,她急忙返回空地。

可惜已经过了两个时辰,空地早已空无一人,除了乌老太的无头尸身。

乌婵娟站在尸身前沉默了许久。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毕竟是自己的生母,况且她在世时对她也多有维护,此刻身首异处,多少有些伤感。

但也仅此而已。

江湖喋血,难有善终。

从她们踏入江湖的那一刻,就做好了死于非命的准备。

伥鬼草还不能舍弃,炼体圣药的诱惑她无法拒绝!

即使仍心有忐忑,但她还是决定前往镇南山,看是否有机会从马三儿手中抢夺,如果有机会就顺手替她报仇吧!

想到这里,她低头深深看了一眼无头尸身,抬脚将散落在周围的瓶罐一并踩碎,然后沿着出山的方向走去。

木坪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