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天途

向天途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1章 路遇搏杀

傍晚的山林格外寂静,一条蜿蜒崎岖的山路,很快就被密林淹没,只有一些被压倒的青草显示这里曾经有人来往。

野外的动物一般都比较警觉,很少主动靠近有路的地方,猎户进山也会因此偏离山道;进南山收皮货的客商毕竟不多,是以山路并不清晰,青草只比周围稍微稀疏一些而已。

在山里长大的何天对此并不陌生,以前他们兄弟俩经常会跑到密林边缘玩耍或掏些鸟蛋解馋。他朝着走在后面的元若依招招手,两人一前一后沿着山路缓缓前行。

“咯叭嘎嘎!”脚下时不时有踩碎枯枝的脆响,在昏暗幽静的树林显得很是突兀。

元若依脸色有些不自然,紧走两步,拉住了何天的衣服后摆。

何天感受到拉扯,扭头揶揄道:“怎么?大小姐不是抢着要来吗?这才多远就害怕了?”

元若依继续紧拉着何天,口上仍旧不服软:“斗法杀敌我都不怕,还会怕区区山路?拉着你,不是怕你走散吗?本小姐既然拉你出来,就要负责你的安全!”

何天撇了撇嘴,不跟她斗嘴,回头仔细寻找路上的痕迹。

两人就这样走走停停了大概一个时辰,前方地面的青草倒伏的有些凌乱,应该是这几日进山的门派中人开始分头行动。

在山林寻找蛛丝马迹,人聚集在一起固然会安全许多,但效率会大打折扣。

何天低头琢磨了片刻,对元若依说道:“跟在别人后面前进,容易引人误会,而且也不会有什么像样的收获;即使有所发现,恐怕到最后也保不住,咱们找一个没人走的方向吧!”

对此,元若依自然没有异议。两人找个青草倒伏并不明显的方向行进,但很明显已经偏出了山路的痕迹。

在后尾随的来福看了看二人前进的方向,眉头微皱,从路边捡起几根干树枝攥到手里,然后小心翼翼继续跟着。

又走了一炷香时间,何天发现前方山林愈加寂静,心里也有些没底起来。

看看身后仍好奇张望的元若依,他无语地摇摇头,掏出飞刀在一棵粗壮的槐树树干刻下一个记号。看来,还得依靠他自己,这位大小姐完全指望不上!

他刻完记号,扭过头刚想说些什么,远处突然传来三声清脆的百灵鸟鸣叫。

何天兴奋地朝着元若依低语:“有人在招呼同伴!可能是发现了什么,咱们偷偷溜过去看看!”

看到元若依依旧懵懂不明,何天也不多话,拽起她的手向鸟鸣方向摸去。

元若依愣了一下,尝试着把手往出抽了抽,见没有效果,也只好老老实实跟着往前走。

大约数十步开外,有一块较为开敞的空地,倾斜的山坡上突兀地立着一块巨石。巨石旁,马三儿紧张地抓着马刀四下警戒,两个喽啰正弯腰快速地用马刀往外扒土。

趴伏的何天看到是熟人,刚想站出来,元若依猛地扯动他的衣袖,同时用手指向马三儿身后的密林。

何天心中一紧,自己的修为弱于她,此刻她定是发现了什么。他当即将身体伏得更低,隔着青草缝隙继续观望。

“三当家,别来无恙?需要老身帮忙吗?”

一个佝偻的身影颤巍巍地自林中慢慢走出,手上还拖拽着一个破烂污浊的布袋。

马三儿闻声,提着马刀的手紧了紧,缓缓转身,双目顺势观察着四周的动静,同时嘴里冷声回道:“乌老太婆,你这老胳膊老腿的也赶来了?想必是替你那个宝贝女儿乌婵娟来搏命吧?她应该也跟来了吧?”

“呵呵,看来三爷还挺在意奴家吗?如果不介意,你我可以找个隐秘场所畅谈一下人生,如何?”

一棵如壮年男子腰身粗细的槐树后,悠然走出一个年约三十许的妇人,穿着墨绿色的衣衫,容貌慈善周正,还算过的去,身材却稍显臃肿。

江湖行走,最忌讳的就是以貌取人。

这母女俩看似老迈和娇弱,实则出手狠毒,二人擅长使用蛇鞭,在江湖凶名赫赫。拦路抢劫、落草为寇的大有人在,但如她二人那般肆无忌惮而且不留活口的就屈指可数了。

为此,也有正义侠士联合起来想要替天行道。可这母女狡兔三窟,从不在一个地方停留太久,游窜在镇南山脉穷山峻岭之间。最终联手诛杀的事只能不了了之。

同在镇南山讨生活的‘镇南六雄’则规矩很多,求财而甚少害命,因此自然对破坏道上规矩的两人没有什么好脸色。

“不敢不敢,谁不知道‘索命母夜叉’的大名。这里就不劳二位大驾了,在下五弟六弟很快就可赶到,请便!”

马三儿虽为人粗豪,但也不蠢笨,不然也不会坐上镇南山的第三把交椅。他刻意把最后一句话说得一字一顿,意图警告她们不要轻举妄动

“哦?是在等他们吗?”

乌老太嘶声搭话,声音犹如铁器在硬石上摩擦一般刺耳。她将先前拖拽的布袋扔到马三儿脚下,布袋口本来就没有系紧,此刻已然打开大半。

马三儿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一边警惕地盯着乌氏母女,一边用马刀挑开布袋,两颗沾满草屑和污血的头颅跃入眼帘。

“老五!老六!”

他大惊失色,兄弟三人分头带人寻找不过五六日光景,一直通过暗记互相通信,没想到再见却是阴阳两隔。

马三儿脸上涌现哀伤之色,下意识低头捧起其中一颗头颅。

正在这时,乌氏母女同时发难,两人甩出蛇鞭,一上一下分取马三儿的脖颈和脚腕,蛇鞭上的倒刺闪烁着幽蓝的光芒,显然淬有剧毒。

马三儿被布袋中的头颅吸引了大半注意力,骤然听到蛇鞭破空的呼啸声,暗道不妙,扑地一滚,狼狈地躲过了蛇鞭的偷袭。他站起身刚要说话,脚下一个踉跄,险些栽倒在地。

“马三爷倒是有两下子,不过,你不该去碰那首级的……”

乌老太干笑一声,慢悠悠地靠近马三儿,丝毫不担心他的反扑。

“够狠毒!够无耻!竟然在死者头颅上也下了毒?”

马三儿艰难地想要抬起头,却颓然萎靡倒地,动弹不得。

乌老太更是得意,干笑着走到马三儿跟前,脚下一动,鞋尖突出一段利刃,踢向他的额头。

未曾料想她一脚踢空,察觉有变的乌老太心底骤然一惊,闪身急退。

刚才萎靡不动的马三儿身形暴起,先是后仰躲过利刃,手中的马刀再向着乌老太拦腰横扫。

刺啦一声,乌老太腰身处的麻布外衣裂开一道狭长的口子。后退落地的乌老太难以置信地低头看看裂开的衣服,又缓缓抬头死盯着马三儿。

她刚想说些什么,嘴角却哆嗦了一下,佝偻的身体一歪摔倒在地。只见她腰身处鲜血喷涌而出,刚才马三儿的一刀,竟将她半边腰身斩断。

乌婵娟对于突发的变故显然有些始料未及,马三儿暴起之时,她慌忙奔过去,甩出蛇鞭抽向马三儿的后背想要围魏救赵。

可惜终究是晚了一步,乌老太殒命当场,马三儿的后背也结结实实挨上了一鞭。

马三儿哈哈狂笑,抖抖后背,后背挨鞭之处的衣服已经裂开,却没有血迹出现,隐约可以看到内里穿着皮靠软甲。

“哈哈哈,行走江湖,如果没有防备之心,老子怎能活到现在?‘索命母夜叉’二亡其一,乌婵娟,还要试试?”

马三儿声色俱厉,双眼死死盯着乌婵娟。

木坪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