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天途

向天途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0章 山中有宝

第二天清晨,何天将昨夜打坐修炼的情况原原本本地告诉元若依,内心还有些忐忑,不知摸索修炼的是否正确。

元若依询问了些细节,并将手掌按在何天的气海处,让他再次尝试吐纳。

何天依言照做,运行一个周天方才停下。

“小天,恭喜你!你确实已经踏入练气境界,从此你我也可算做同道中人了!不过刚开始,境界容易不稳甚至会出现倒退,这几日最好多加巩固。”

元若依收回手掌,拍拍何天的肩膀,一副老气横秋的表情。

其实,她心里却很是诧异。一个晚上就捕捉到气感并且修炼出气海,比一些大门派的正式弟子也不遑多让。这也恰好证明,何天的修炼资质或者灵根也算得上优秀。或许,此番事了之后,可以带回去加以栽培。

何天自然不知道元若依心中所想,此刻的他完全处于亢奋状态。仅仅一个晚上他就脱胎换骨成为一个修士,想到自己以后也能如黑衣修仙者那般驱使飞剑,数丈以外夺人首级如探囊取物一般容易。念及此处,心中骤生豪气。

正在这时,元若依好似又想起什么,郑重叮嘱:“待到气海的气旋彻底稳固,就可以尝试引出灵气,按照昨日我说的方法,去练习牵引之术了!另外,修炼切忌心浮气躁,也忌讳外物干扰,所以白天就不要继续了。”

何天收敛心神,连忙点头称是。

自此,何天有了新的目标——白天雕刻木头练习飞刀,夜里打坐修炼灵力。虽然他已能修炼仙法,但飞刀练习也不想搁置懈怠,毕竟群英会那天的惊心动魄,他记忆犹新。

说也奇怪,打坐修炼竟能代替睡眠,每当次日清晨打坐完毕,他感觉不到一丝的困倦。

这种按部就班的修炼,只是苦了来福,每晚只能在厨房享受他的美酒佳肴,而后才轻手轻脚回铺上休息。

至于没有客人要招待的空闲时间,何天总是缠着元若依,让她讲些修仙异闻。修仙的大门已然打开,他又岂能平白错过了解它的机会?

开始元若依还讲的津津有味,可过不了两天,就开始躲着他。

元若依在南海离火岛很少出岛,这些故事都是听元龙元虎以及其他出岛采购的弟子门人所描述,所知有限,几天下来,腹中存货已经被掏的差不多,又不想被何天看轻,只好找来纸张默写一篇冥想术的初级法术,让何天自己摸索。

日子平平淡淡,就这样过了十天。

那些群英会后匆匆返回门派的参会武者将会上的情况详细汇报后,各派首脑都毫不犹豫地下令甄选值得信赖的门人弟子,准备向南山进发。

由于路途遥远,即使离得近的帮派山寨也不可能立刻出发。反倒是那些身无旁骛的游侠和江洋大盗,结交几个同伴就可以即刻动身。所以群英会后的前几天,都是些零零散散进山的人,这种人往往防备心比较重,路过南通驿站,也不打尖休息。

何天他们闲暇时坐在茶棚看着络绎不绝的江湖客,猜测各人的跟脚和喜好,有时谈论一些打坐练气的疑惑,日子惬意的很。

在此期间,马三儿和老五老六三人也带着七八个喽啰从驿站前经过,同何天简单打过招呼,也不在驿站停留,直接奔向南山。

山中有宝,的确诱人。

在这之后的一段时间,成群结队的武者明显多了起来,动辄十数人,更有甚者三五十人一拨也不少见。

这些人明显是一个门派的,着衣统一,令行禁止,看起来不如独行客那般散乱,例外的几人往往是领队首脑。

他们经过驿站都会略作休息,毕竟人手充足,寻找和打探消息上要比独行客占不少便宜。

每到此时,何天他俩忙的焦头烂额,但元若依期待的热闹却迟迟没有出现,她内心多少有些失落。

何天一如既往地在晚上打坐练气,可以明显感到气海内贮存的灵气又多了不少。

有时在白天无客光临的时候,他也会躲到小屋里练习牵引飞刀,一月下来,已经可以使飞刀在飞行时略微改变一些方向,但距离元若依那样‘将水倒流入壶’还差的远。

除了牵引之术,他也无暇顾及其它,元若依平时也在一旁观看,看的兴起也会自指尖甩出一团火苗,惹得何天羡慕不已,修炼的动力更足。

***

“听说了吗?先进山的一拨人找到了一株百年灵芝,这可是土生仙法的一味主药,说不定不用找到什么消息就可以自行凑齐仙药了。”

“是啊,我也听说了,为此这伙人也发生了内讧,自相残杀,最后被‘阮家双雄’夺入囊中,现在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

“您老知道蛇涎草吗?虽不是仙药,但是也是解毒圣药的配药之一,这次在南山也有找到,如果送与药仙谷,说不定也能换上几颗大还丹!”

“这就是我邀请二位的原因!喝完茶我们也去撞撞运气。灵药多有猛兽守护,越是珍惜的草药,其周围的猛兽越是厉害,换作以往,谁敢去触霉头?这次南山野兽向密林深处迁徙,灵药便成了无主之物!”

…………

茶棚里三个江湖客讨论着最近发生的江湖传闻,无论真假,大部分都与南山寻宝有关。

大概也因为这不知从哪里传出来的消息,后来的江湖帮派再也不能保持镇定,催促门人弟子匆匆进山。

***

八月十九日,打烊后。

“好无聊!小天,要不咱们去山里看看?打烊就去,清晨返回肯定不会耽误什么的。”

元若依有些抓狂了,平淡枯燥的小厮生活与她憧憬的热闹相去甚远。等到傍晚时分,她一边收拾桌凳,一边蛊惑何天陪她进林探险。

其实以她的实力,如果法器在手大可独身前往,可惜为了避开元龙元虎的追踪,已经将它们全部留在包袱里。现在进山如果遇到危险,甚至还不如一个世俗普通武者。

群英会上风头强劲的黑衣人,看似风光,不过是借了法器之力先声夺人。更别提元若依从小生活在众多护卫的保护之下,没有什么危险,修炼也变得懈怠;初级法术就只会几样比较好玩的,威力自然一般。

何天本来被说的有几分意动,又架不住元若依抛出的功法诱惑,便约定明天打烊后再出发。

得到承诺的元若依显得很是开心,找来纸笔写出火球术的修炼口诀甩给何天,也算是皆大欢喜。

次日,天有些阴沉,但进山的人仍是络绎不绝。

不管消息真假,有了希望,人们便会发掘自身的潜能,即使实力逊色,也想去分一杯羹;‘人为财死,鸟为食亡’道理都懂,可谁都以为自己会是笑到最后的那个人。

何天和元若依二人明显都心不在焉,盼着打烊时间快些来到。两个不安分的主儿凑到一起,能消停下来才怪。

太阳半边刚刚贴近山尖,看到茶棚已经没有人,官道远处也没人影。

两人互视一眼,默契的开始打烊收摊。

何天回到小屋,同来福打过招呼,便跟着元若依一起向南山跑去。对于他俩,重要的不是宝藏,而是去瞧热闹。

“来福,劳烦跟着他俩去看看吧,多些小心不是坏事!”

窗外,突然传来低沉的声音,久不露面的何大富竟悄无声息走出来,正望着何天二人离去的身影。

来福嘟囔了一句,似是抱怨,拿起酒壶狠狠嘬了一口,推门跟了出去。

木坪

作家的话
非常感谢最近一段时间投推荐票的各位朋友,尤其是两位豪掷10张的大神!
本人三十有六,才忽然想圆年少时的梦,因为怕被说成不务正业,所以没有大规模发动身边的朋友。所幸有你们!无论“天途”多难,我都会坚持!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