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天途

向天途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9章 练气功成

果然,但凡女人,八卦之心永远高于卖弄。

元若依也不愿再讲修仙,只是缠着来福,可惜来福一副不愿多言的神情,最后干脆借故跑到茅厕中躲清静。

望着她犹不死心的样子,何天也感到好笑,想着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遂对元若依喊话。

“走吧!小元子,我再教教你怎样招呼客人。如果一直出错,我可不敢保证三叔还会让你留下。”

“人少的时候我帮衬一二,很快就能学会,反正这里不会有太多的人。一般情况下,我自己就能忙过来了,你可以帮着来福在厨房添柴端菜;不过最近事情可能会比较多,照应不过来的话,你就要顶上的。”

元若依嘟了嘟嘴,不甘地望了一眼茅厕的方向,才跟着何天去了茶棚。

一个下午的时间,在何天亲手示范下,元若依很快就学得有模有样。

也算凑巧,有两个收皮货的客商进山,她再次自动请缨去招呼。

最初,何天因为上午的事情还有些担心,可看到她接待的很是得体,便彻底放下心来,从柴堆捡起一段木头,掏出飞刀雕刻起来。

元若依送走了客商,看到何天聚精会神地雕木头,也不打扰,坐在旁边托着香腮观看。

过了一会儿,她好奇地出声:“小天,你这是在雕刻什么?咦?你手里的刻刀倒是不错,应该是一把飞刀吧?”

何天也不隐瞒:“这把是来福送我的!以前我还捡过一把淬毒飞刀,不过不怎么实用,我可不想因为割破手指而一命呜呼!”

他抬起头,发现元若依还在盯着自己手中的飞刀,就顺手递了过去。

元若依接过飞刀,开始细细查看。

她先是用手指刮了刮刀刃,若有所思。忽然,她从耳后垂下的秀发中揪下一根放在刀刃上,口中轻吹了一口气,那根头发从中而断。看到这些,她的兴趣更浓,伸出手指去扣侧面镶嵌的小型飞刀。

何天在旁边也是惊叹连连,拿着这把飞刀也算是有些时日了,自己还不知道它如此锋利。

元若依取下小飞刀扔在茶桌上,她自己则退到两三步开外,手中母刀微微偏转的同时,摁下尾端蛇目。

桌上的子刀如有牵引一般向母刀飞去,不待子刀临近,她身形微晃闪到旁边的木柱后。笃的一声轻响,子刀插在木柱之上,除了刀柄几乎都没入木柱中。

元若依手上微微用力,拔出子刀,再次放到眼前端详,她眼中异彩闪烁,显然对这套飞刀很是惊异。

过了片刻,她心中已然有了计较,很是笃定地说出心下的判断。

“这飞刀不错啊,材质上乘,在世俗也算是精品;更为难得的是子母刀构造巧妙,善加使用定能出奇制胜。如果能够再添加一些血纹钢回炉改造一番,说不定能成为中品法器。小天,这个来福还真是大方,对你也甚是看重啊!”

元若依侃侃而谈,说完将子母飞刀合在一起,递还给何天。

何天小心地接过飞刀,拿在手里仔细打量,也看不出子丑寅卯,连忙追问。

“小元子,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血纹钢又是什么?从哪里可以找到?”

当听到这飞刀还可以升级为法器时,他的心更是狂跳不已。

本来他对修仙就有着浓厚的兴趣,现在又有了一把可能成为法器的飞刀,怎能不令他欣喜若狂?

元若依也不藏着掖着,将自己知道的一五一十全盘托出。之所以如此坦诚,一方面是性格使然,另一方面也是对何天同意自己留下的投桃报李。

“我们元家有炼器作坊,平时我喜欢四处乱跑,多少也知道一些。血纹钢嘛,其实就是以灵兽精血祭练的精铁,不算太稀罕,等我回岛送你一块。不过还得你能修炼才行,不然也没有大用。”

“好了,说了这么多,我都有些乏了;天色不早了,我回去睡了。”

说完,她倒背着双手,摇头晃脑地向南侧耳房走去。初来乍到的第一天,驿站果然如她所料一般有趣,她更是坚定了留在此处的想法。

何天还沉浸在刚才突来的兴奋中,对元若依的离去也不在意。

自打群英会上见识过黑衣修仙者纵剑冲杀,他心里一直对修仙有着近乎入魔的执念。此时此地,功法、法器全都近在眼前,他没有理由不去尝试。

“对!今晚尝试下牵引之术!”

说干就干,何天兴冲冲地回到小屋,盘腿坐在他的床铺上,开始按照元若依所教的方式寻找气感。

窗外夜色已浓,天空繁星点点,峨眉月早早藏到山后,看不到一丝踪影。耐不住燥热的蝉不知疲倦地鸣叫着,似乎要把生命最后的灿烂时光宣泄。

来福哼着小曲走进小屋,瞅了一眼盘坐的何天,面上露出古怪的神色。

下午何天和元若依嘀嘀咕咕讲着飞刀的奥秘,他或多或少听到一些。

飞刀是他送出去的,以前也是师傅交给他自己使用的,虽然也知道质地上乘,不是寻常凡兵,可也没想到还能升级为法器。

即便如此,来福也没有想过要去索回。自己反正不打算修仙,落到自己手里也不过是世俗兵刃;在何天手中说不得以后真能名扬天下,也不算辱没了师傅当年的期望。

此刻,何天正儿八经地打坐,垂眉闭目,双手自然地放在膝盖上,少了往日的浮躁,多了几许稳重味道。

“难道打坐就是修炼之法?至少应该找一静室吧,就这地儿也可以?”

来福虽有疑惑,也不敢去打扰。他将手中的酒壶和半碟花生米随意扔到桌角,斜靠着被褥上静静地注视着何天。

努力感悟气感的何天,并未发觉来福的存在。

他慢慢放松了身体的控制,使自己尽可能融入到这天地间。而后尝试控制脑中游离的精气神,顺着咽喉、胸腔,慢慢潜入小腹,此时的他犹如化身成一丝微不可查的白气,在脐下三寸往复试探,寻找所谓的气海。

脐下三寸是为气海所在,在气海未出现时,那里仿若一片混沌,元若依对此反复强调。何天也不敢大意,竭其所能反复梳理每一个角落,可惜仍是一无所获。

不知不觉,已是一个时辰过去。

混沌中寻觅的白气越加虚淡,似乎会随时消失,可这片混沌仍是无边无际。

白气运转的更加迅速,尝试再做最后一搏,盘坐的何天额头沁出细密的汗珠,眉毛也开始颤抖起来。

来福心头也是一惊,挪动身子靠近何天,准备随时唤醒他。

就在这时,桌上的油灯毫无征兆地一亮,灯捻发出噼啪的炸响,一丝若有若无的灰白青烟飘向何天的鼻孔,再被吸入鼻腔。

虚淡的白气骤然粗壮了几分,朝着混沌奋力一冲,一个果核大小的单丝气旋赫然出现。

周围散乱的气丝顿时如被牵引一般,围着气旋缓慢旋转,甚至四肢也有丝丝凉意,顺着经络向气旋游弋。

何天的气息稳定下来,脸上恢复了平静,额头的汗珠也在慢慢消退。

何天的呼吸愈加深沉,一呼一吸,引动周围的天地灵气缓慢钻入七窍、渗入四肢,丝丝凉凉的感觉,同元若依描述的别无二致。

何天不敢懈怠停歇,反复自脑中、四肢吸纳游散的灵气,贮入气海,气海内的气旋渐渐清晰……

此时,何天正式踏入练气境界。仙凡之间的屏障豁然破除,另一番天地在他面前慢慢展现……

看到他脸色恢复如初,来福不由地松了一口气,同时也在纳闷。

“难道这小子练成了?”

木坪

作家的话
虽已修仙,但凡尘难断!驿站还有很多故事发生……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