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天途

向天途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7章 待客之道

何天坦然回道:“我明白,行走江湖要小心,你有你的顾虑。但是这里有两个大男人,确实不方便,我就不能装作不知道了。跟你说实话吧,我会看相,早就发现你是一个女子。”

何天低头稍作思索,便正式应承下来。

“这样吧,你就暂时在我们旁边的耳房住下,反正这里平时也没有什么人住宿。一会儿我跟三叔请示一下,应该没有问题的。”

“还不知道应该怎么称呼姑娘?元若义应该不是你的本名吧?”说到最后,何天也有些犹疑,毕竟女子姓名一般都不会轻易告诉陌生人。

听闻何天答应自己留下,元若义心情大好,之前的忐忑一扫而光,故作豪爽地大方回应。

“哈哈,应该算是吧,半真半假,我的确姓元,至于名字嘛?”

说到这里,她略微迟疑了一下,神情有些许不自然,咬了咬牙,还是缓缓吐出:“元若依,‘小鸟依人’的‘依’!还请不要轻易告诉他人,以后呢,就叫我小元吧。”

“我留在这里的事,烦请你知会驿长一声吧,等我走的时候肯定不会差你们钱的。以后我跟你一起做伙计!走了一路,有点乏了,我先去休息一下。”

说完,她四处贼兮兮地瞅了一眼,推开最南侧的耳房门,正要进去时,她又扭过头来,脸带正色回了一句:“记住,你可不是什么大男人,毛儿都没有长齐的一个小屁孩!”之后呯的一声关上了房门。

何天摸了摸鼻尖,自嘲地笑了笑,而后走到主屋窗前,将此事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然后小心地问道:“三叔,您看这样做可行吗?”

屋里没有人回应。

他又等了一会儿,仍未听到动静,嘟囔了一句:“不说话就当是同意了,就这么着了。”

小屋内,来福在窗前盯着何天和元若义看了许久,眉头轻皱,脸上表情渐渐凝重,好像发现点什么。

等到何天回到小屋,他拉住何天,语重心长地叮嘱:“千万不要和她走的太近,这个人我看不透,刚才听到你们的谈话,她好像走了好久的夜路,但是你看她的鞋底都不怎么脏,即使是轻功练到巅峰,也不可能有这种效果。要么她是在说谎,要么可能如黑衣人一般。要是后者,肯定不是咱们应该招惹的。”

何天知道来福也是一番好意,郑重点头应允。

元若依只休息了大概一个时辰,等到何天和来福在院中忙碌的时候,就跳出屋子,缠着何天让他教自己如何去招呼客人。

何天放下手中的扫帚,和她一起坐到厨房门口,如刚来驿站时来福教授自己一般,不厌其烦地一一示范,甚至把驿站里需要注意的一些事项也一五一十地告诉她。

人总是好为人师,自己教的学生,从新手变为熟手,做出一番成绩,那是一种成就感,有着旁人体会不到的喜悦。

刚开始,元若依还听得津津有味,时间一长就变得漫不经心起来,脚尖踢着地上的小石子。毕竟没有实践的枯燥理论,换作任何一个人都难以提起兴趣。

“伙计,来碗热茶!”

“我去!我去!”

元若依听到好不容易等来的招呼声,立马从矮凳上跳了起来。

“哎哎,我还没有说完呢!你行不行啊!”

何天赶忙也追了出去,生怕她搞砸了,惹得来客不满。

“大侠,是您要茶水吗?这就来!”

元若依似模似样地招呼,垫着毛巾抓起铜壶,朝着已经坐好的来客走去。

跟在她身后的何天看到这里,松了一口气,学的还不错嘛,他不由地放缓了脚步,让她自己试试也好!

“大侠,你是去南山寻宝吧?就你自己?这南山最近可不太平,大侠您可千万不能大意,说不得就会丧命在荒郊野外!”

元若依一边倒茶,一边颇为活络地搭腔,颇有几分自来熟。

来客是一个四十岁上下的虬髯大汉。他袒露着胳膊,腰际和背上没有任何兵器显露,手指骨节粗大,掌上明显有厚厚的老茧,应该是修炼掌上功夫的江湖客。

大汉开始看到来招呼的伙计眉清目秀,而且一口一个“大侠”,心里蛮为受用;可听着听着,脸上就有些不好看起来。

“这还没进山呢,就开始咒我?晦气!晦气!”

他刚要抬手示意去止住元若依的自说自话,恰好看到桌上茶碗内满满若溢的茶水,怒气涌上面孔,蹭的一下就站了起来。

“坏了!还是出事了!”

何天快跑两步赶上前,一手把元若依拉到一边,朝着大汉连连作揖:“尊客息怒,这是刚招来的伙计,不太会做事。我代他向您赔不是了,您大人有大量!”

同时,他侧身对着元若依假意训斥:“不是吩咐过你吗?手受伤了拿不稳茶壶,就不要斟茶!给贵客倒茶要七分满,茶斟十分属于不敬;再者大侠武功盖世,进山办事不过是拿手之事,必定会称心如意!这也多亏这位大侠心胸宽广,不与你一般见识,要是他人,你小命都难保!”

说完,何天还不忘用脚尖踢了踢她,示意过来认错。

元若依倒也机灵,连声赔礼道歉。

大汉本来要出手,教训下刚刚出言冒犯他的伙计,被何天一说,反倒有些不好再出手,只得苦笑着摆手:“算了算了,再换碗茶吧,下次注意!”

元若依看了看茶碗,忽然出声:“不用那么麻烦!”

只见她伸出空着的右手,食指翘起,其余四指弯曲,遥空一指茶碗,口中轻念“收!”

碗中的茶水竟拉出一条细细的水线,水线的一头直奔铜壶的壶嘴,须臾间,茶碗中只剩下刚好七分茶水。

元若依拍拍手,得意地抬起下巴,浑然不理会吃惊的何天和虬髯大汉。

最终还是虬髯大汉反应过来,他摆正身子朝着元若依恭敬地行礼。

“原来是身怀绝技的前辈高人,前辈内力精纯,在下佩服!先前是我孟浪了!”

说完,他从怀中掏出五枚铜钱慢慢放到桌子上,慢慢后退就要离去。

元若依楞了一下,脱口问道:“你还没喝茶呢!”

大汉后退的身形一顿,但还是走上前,不顾茶水的滚烫,直接倒入口中。

一时间,他的整张脸都有扭曲,腮帮子鼓鼓的,眼珠似乎要凸出眼眶。他忍着嘴巴里的灼痛,又是施了一礼,扭转身子快步逃出茶棚,跑到很远的树后停顿片刻,又头也不回地骑马闯向南山。

何天木木呆呆地望着虬髯大汉狼狈奔逃的背影,又扭头瞅瞅还在摇头晃脑的元若依,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等到他彻底缓过神来,才小声揶揄:“你这样做不引人注目才怪!用不了多久,来往的江湖客恐怕都会知道你的事迹,你的龙虎叔叔肯定会很快找来的!”

元若依得意的神情瞬时消失的无影无踪,面带慌乱,拉了拉何天的衣袖,糯声求助。

“小天大哥,真有这么严重?只是很简单的牵引之术而已,那个人不会真的乱说吧?”

何天不由自主地抖了抖衣袖,使劲搓了搓胳膊,往旁边挪挪身体。

之后,才面带苦笑回复:“拜托!我年龄比你小不少呢;再说你穿着男装,不要这样拉着人,而且还用这种语调说话,我胳膊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

何天忽然脑中灵光一闪,试探着问:“这个牵引之术不是武功吧?真的很简单?我能学吗?如果你能教我的话,我能帮你想想办法,怎么样?”

木坪

作家的话
推荐书友的新书《重生之玄溟仙尊在都市》,都市仙侠文!幼苗才露尖尖角,多沾些雨露才能成长!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