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天途

向天途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5章 会终人散

何天瞅着发生的一幕,脑中不断闪现刚才黑衣人十步杀一人的情形,心中激动不已。

黑衣人后来杀敌的银针明显是采用的暗器手法打出,看来修仙者搏杀也用得上俗世武功,以后还得多加练习才对。

其实,他所想有些偏颇,一般也只有修为尚浅的修士才会用到世俗武功,毕竟自身气海容纳气息浅薄,不足以气御于体表,方才会被凡铁所伤。当然,他也没想到这个决定会在以后救他一命。

待到黑衣人彻底不见了踪影,在场诸人仍是惊魂未定。

过了一会儿,王县令等人才畏畏缩缩走到圆慈方丈身边,看了眼地上身首分离的胖罗汉,喉头不由蠕动一下。

这就是仙家手段?在江湖成名已久的胖罗汉竟然没有躲避的机会?

“圆慈大师,刚才是怎么回事?那人说的可是真的?这场大会真的是利用我等做的一个圈套?”

圆慈内心也如惊涛骇浪一般,不过面上镇静依旧,默了片刻,才回复众人。

“无论是或者不是,包括老衲在内,大家都没得选择,对吗?不过我敢肯定上面的承诺依旧有效,对于世俗难得一见的珍稀草药,对于他们来说只是寻常之物。诸位去忙吧!我也要将这里发生的一切禀告给上边,至于结果如何,大家耐心等待吧!”

说完,便命瘦罗汉和李镖头分别背起白衣人和胖罗汉的尸身,向着众人告罪一声,先行离去。

虽然佛家讲究修来世,今世身体只是皮囊暂居,但到上边交差时,可以由执事辨明一些蛛丝马迹。

在场靠的比较近的人,都是一副心惊胆战的模样;远处的武者看到圆慈三人背负尸体离去,也慢慢凑过来,打探刚才的一些情形。

江湖上都是刀头舔血的人,横尸街头已是司空见惯,只是刚才事情的发生过于匪夷所思,才显得有些惊魂未定,此刻的他们更感兴趣的是刚才的仙家手段。

本来有些人只是被迫来此,也存着应付了事的心态,现在他们对于修炼仙家功法也有了浓厚的兴趣,长生或许不奢望,但是这般强横的诛杀绝技如果能够习得一二,岂不是纵横江湖不在话下?

大概黑衣人也没有想到,自己逞一时之快,让对头的图谋不仅没有落空,反而传的更广,而且也暴露了自己的行踪。群英会也算是遂了某些人的心愿。

王县令和刘参赞也不想在这里多待,来此的目的已经达到,简单吩咐几句,带着价值连城的两份灵药匆匆赶回县府。

赵捕头和两名捕快被留了下来,协调记录现场,毕竟在这么多人前发生命案,肯定是瞒不住的,总得给朝堂一个交代。

看到官府中人离去,众人更是松了一口气,稍稍安静了片刻,便开始四处呼朋引伴,准备去南山密林一探究竟,有的则快马加鞭赶着禀告门派调拨人手。

何大富慢慢踱步到来福身边,郑重叮嘱:“我们只是山野俗人,没有实力,就不要去凑热闹了,不然会被这群人吃的连渣都不剩。别看他们现在一个个都是人模狗样、满脸正义,走到今天这个地步,他们哪一个手上没有沾满血腥?乱杀无辜也是有的。来福,这些你是深有体会的吧。你也听到了,即使修炼成功,也并不比现在强多少,有些仇怨能放下还是放下吧,毕竟活着比什么都重要。小天少年心性,不知轻重,你要多帮衬提醒。”

来福听到这些,抬起头来,有些哑然。随即眼中亮光一闪,多年来的疑惑终于解开,感情以前允许他留下时就看出了他的跟脚。

何大富想了想,犹豫片刻,对着来福继续嘱咐:“以后一段时间,咱们驿站不会再如以往那样清静,各路人马都要进入南山,其中恐怕还会有官家之人,你和小天一定要小心应对。接下来几天呢,我会待在房里缓一缓,没有重要的事不要打扰我,也不用去送饭了。”

何大富望着黑衣人离去的方向,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还好没有酿成大祸,不然驿站是保不住了。他又扭头看看在不远处的何天,没有再说什么,从锅灶上捡起三个面饼,有些心事重重地返回主屋。

元若义继续和随行护卫低声说着话,何天知趣地返回到来福身侧。

“来福哥,三叔呢?”

来福撇撇嘴,没好气地回了一句:“还能去哪?回去继续‘孵蛋’了!不过,还真没瞧出来,何大富看着像个闷葫芦,其实深藏不露,以后你还得好好学学。”

何天莫名其妙地挠挠头,也不深究,兴奋地和来福谈论着今天发生的事情。

群英会开始时,气氛紧张,官差在木台周围往返巡视,何天小心翼翼,不敢四处走动。这时他没了拘束,眼睛滴溜溜地四处打量,碰到自己熟识的人,就打上几句招呼。

麻神算被一群人围在中间,大概是都想问卜进山的运程。何天一直对那日‘血光之灾’的批语耿耿于怀,这次见到麻神算,自然想去问个清楚。

好不容易,何天看到麻神算周围的人群散去,才走上前打声招呼并说明来意。

麻神算走上前仔细观察了片刻神情凝重地说:“我观你面相,血光之灾的气息仍在,而且更加浓郁。我留的相术心得你如果看了,也应明白‘大道五十,天衍四十九,故留一’。一为变数,可逢凶化吉,也可加重灾祸。上次看你面相,气息还没有这般明显,可能有些事情的发生让事态恶化了。”

麻神算低头掐指算了算,最终还是摇摇头,脸上能看出明显的歉意。

“小天,对不住,不知为何,我竟掐算不出你的运势走向。最近一定要独善其身,远离陌生人。我能看出你对群英会很上心,但这次的浑水你最好不要趟了,说不定这就是灾祸根源。另外,最近你要经常对着铜镜查看面相,如果明显有恶化迹象就速速避开。”

何天点点头,这正是最近他郁闷的事情,随着对相术的钻研,他自己都可以清晰地看到,确实有血光之相。

吕巧儿对这曾帮助她夫妻二人和好的少年很有好感,脆声打断了他的思绪,将话题引向一边:“别总吓自己,要记得否极泰来!相术我不懂,但祸福相依的道理我却知道,说不定这次你要交好运呢。夫君在外多年,广积人脉,这次请一仙家帮忙查验了一下我儿算盘的身体资质,得知修炼资质还算不错。所以我们夫妻打算去山里看看,不是为了我们自己,而是为了算盘,看能否得些机缘。”

麻神算跟着点点头,花白的胡须向上翘着,可以看出满脸的得意。

正巧,马三儿大大咧咧走了过来,看到麻神算,顿时恭敬起来,嘴里套着近乎:“麻神仙,好巧啊。您也认识小天兄弟?那感情好,您可以帮我看看此行的运程吗?”麻神算也不端架子,扫了一眼马三儿挤到一起的五官,笑呵呵回应:“大家应该知道,相由心生。面相固然重要,但自己的努力也可能会产生不一样的后果。老夫稍加卜算,此行我们都会有所收获,但收获不多。马三爷,老夫看你面相中有‘贵人相助’之相,好好把握。”

远处有两个身穿红衣的俏丽女子看到麻神算,也走过来想让帮忙卜算。

吕巧儿脸色微变,拉了拉麻神算的衣袖说:“以后不许给女人占卜!我们这就走吧!小天,改日有空可以到定北县的吕氏山庄做客!”

她冲何天摆摆手道别,拉着麻神算快速往南山走去。

何天和马三儿古怪地互望了一眼,心底同时有了一个判断——看来吕巧儿对麻神算是真爱啊!

远去的麻神算犹自不甘心,边走边扭头冲着何天手指额头,好像在提醒血光之灾的存在。

何天又何尝不明白,遥遥拱手道谢。

望着麻神算夫妻二人远去的方向,马三儿也待不住了,乐呵呵拍拍何天的肩膀:“小天,我和老五老六这就回山了,打算安排一下山中的事务;过几日还会过来,我们合计着也去山里转一转,万一我马三儿有这个福分呢?”

何天揉揉被拍疼的肩膀,顺杆爬地回应:“马三爷,您就放宽心,这毕竟挨着咱家地界近,肯定是抢个头彩!”

“哈哈,这话说到我心坎儿了,承你吉言了!再会!”马三儿招呼自己的两个结拜兄弟,乐呵呵地走了。

木坪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