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天途

向天途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2章 群英会(一)

八月初一,天气尚算明媚。

在南通驿站,由县府、州府筹备许久的群英会如期举行。

何大富、何天和来福早早就收拾停当,而后站在厨房的屋檐下候命。

驿站原本只在茶棚放置了六张方桌,此时却在院内放着三排十八张。

来这里聚会的肯定不止于此,能坐在方桌前的往往是有些脸面的,其他人是否愿意也无需顾忌。更何况武林人士多不拘俗礼,随便找个视线不被遮挡的地方,或打坐或站立,悉由己便。

卯时刚过,官道北方陆陆续续来了许多武侠豪客。

因为场地有限,骑马的都将马匹留在距离驿站不远的空地上,而后步行而来。

众人行至驿站,似乎很有默契地站立在官道和官道西侧碎石地上,不愿第一个去抢那些放置好的桌凳。

何天从小在山寨里长大,哪里见过这番阵仗,好奇地扭动着身子,眼睛四下不停地瞅着,与早已牢记于心的相术箴言逐一比对,印证所学;在旁边站着的来福也不时插嘴,将江湖难惹的几人一一说给何天,提醒小心招呼,以免受无妄之灾。

“王兄,这里人还挺多,但是为什么没人靠前就坐呢?不管了,咱俩就坐这里吧。”

“好,正好赶路有些乏累。”

说话的是两个身穿华丽服饰的青年,二人年纪轻轻,刚过及冠之年,面如冠玉,举手投足自有一番气度,定是出身名门大户。

他们径直走到第一排北侧第一张茶桌坐下,二人身后跟着四名佩戴刀剑的仆从,前面的两个仆从各自捧着一个檀木小箱子。

“阿弥陀佛!”圆慈方丈宣了一声佛号,两旁随行的胖瘦罗汉分开众人,走进驿站。

看到北侧第一张桌子已经有人,瘦罗汉轻哼了一声,就要上前理论,却被圆慈抬手止住。

圆慈冲着两名青年恭敬地打了个稽首:“四王爷,六王子,想不到在这里见面了,老衲有礼了!”

场中其他人明显是一惊,王爷和王子不同,是当今国主对建有功勋的子孙的册封,王子则是一般的皇家称谓。没想到朝堂的王爷都来了,可见事情并不像想象的那么简单。

年纪稍大的青年微笑应对:“圆慈大师有礼了,这次我和六弟是以个人名义来此,与父王无关,诸位也不必拘谨!”

圆慈告罪一声,领着胖瘦罗汉和一个黑衣男子紧挨着坐下。

“诸位,不要再彼此推让了,如果不介意的话,老夫就腆着老脸坐这第三桌了!”

顺声望去,一布衣老者拱手同周围人寒暄,其身旁静静站立着一个翠衣女子。

一直在屋檐下沉默旁观的何天,不由地一乐,还真是老熟人!麻神算和吕巧儿竟然也来凑热闹。看两人眉来眼去的粘糊劲儿,可见这段时间麻神算的占卜术又有精进。

江湖人多少应该受过麻神算的恩惠,自然也不愿在区区的座次上驳了他的面子,更何况吕巧儿家族在江湖势力也是不俗,皆是纷纷还礼让开道路。

两人上前时,看到屋檐下四处张望的何天,都微笑点头致意。

第四桌是“镇南山六雄”中的老三老五老六落座。马三儿晃着膀子坐下后,还对着何天咧嘴一乐。

其实,论到势力的强弱和背景的深厚,到场众多势力中的许多家都远远强于他们。不过因为强龙不压地头蛇,此次来往都要从镇南山地界借道,索性大方一点卖个面子,将来也不会因此生出芥蒂。

第五桌,则是来自南诏国第一大派五毒门,五毒门门人不少,且整天与毒物为伍,个性也颇为偏激,易走极端。此时虽然只来了一人,但也没人愿意去招惹。

一个长相清秀、年约十六七的公子哥儿也不理会其他人,带着两名随行护卫,直接走到第一排最后一张桌前一同坐下。

剩下的座次也无所谓好坏,众人几番推让客套,不过盏茶功夫,其余的位子已经坐满。

在座的基本都是江湖上排的上名号的门派和好汉,当然也有不在意虚名的,随意找个角落默默等待。

巳时将近,驿站已经聚集了大约三四百人,没有人刻意高语喧哗,但仍是嘈杂的很。

这时,远处隐约传来三声鸣锣,场中为之一静,众人皆扭头朝着北方望去。

只见前方十匹骏马分作两列,不疾不徐地踏行。紧随其后的是两顶软轿,轿后又是骏马十匹随行。

在这种朝堂关注的情况下,地方官员应有的排场已经缩到极致,二十骑随行人员也都是护卫人员。

南通官道上聚集的人群自发地闪到碎石地,让开一条通行无阻的道路。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在这种场合没人愿意去找别扭。所幸官府也不愿横生枝节,选了一块无马的空地,将马匹集中并留四人看管,余下十六人跟着软轿,步行而来。

这次群英会强召武林众人前来已经让人心生不爽,若再因排场招致众人心生忌恨,而不主动配合接下来的议程,他们也无法向上峰交差。

到了驿站门前,软轿停下。近前的两名衙役掀开轿帘,从中走出两名官员。

为首者身着官服,年约四十,面净无须,气质儒雅,从容不迫,乃当今安南县县令王大人,许多人皆已识得;另一个却有些陌生,官服与王大人有些相似,只是更为年轻一些,鼻下两撇胡须,眉角低垂,给人一种刻薄寡恩的感觉。

王大人转圈朝着众人拱拱手,朗笑道:“劳驾诸位久候了,路上略有耽搁,勿怪勿怪!”说罢,他扭身对着紧随其后的年轻官员作出一个相请的手势。

“刘参赞,请!”

刘参赞也不谦让,两人并行进入驿站内,已经落座的也纷纷站起身来,与二人客套寒暄。

看到首座坐着的四王爷等人,王县令和刘参赞并未有过多惊讶,皇室来人的情况早已通知地方官员接待。他们上前恭敬请安全了礼数,方才继续前行。

两人在护卫的搀扶下走上主屋前搭建的木台。

台上居中摆着两张呈长方形的桌案,桌后是两把高背木椅。木台比茶棚方桌略高,此举是为了方便众人看到,但又不会给人高高在上的错觉。

王县令和刘参赞于台中站定,看到台下略显拥挤却安静的众人,脸上都浮现出满意的神情,显然来的人还算齐整,即使有个别门派未派人前来,也无关大局。

王县令伸手请刘参赞坐于右手桌案,自己则前行两步,再次朝着台下众人拱拱手,大声说道:“摒弃我个人的官员身份,诸位能够前来,是王某的荣幸。明人不说暗话,也许其中许多人是因为州府告示被迫而来,但只要听完王某接下来的话,大家一定会觉得不虚此行。”

台下众人听了,略有骚动。

王县令抬起双手作出下压的姿势,而后中气十足地缓声往下讲:“前段时间,南山仙者遗留宝藏的事情,大家应该都有耳闻吧?”

看到台下众人都抬头望着自己,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王县令心情甚是不错。

“好了!我也就不绕弯子了,跟大家说说宝藏主人的一些事情。宝藏呢,是安南县威远镖局当家人陈啸南和手下的李镖头发现的。陈啸南意图独占这好处,被圆慈大师察觉,已经伏诛。个中详情就只能由威远镖局李镖头给大家一个交代。”说到这里,他伸出右手朝着圆慈方丈示意。

木坪

作家的话
大会开始!有路过的少侠来聊聊天吗?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