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天途

向天途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1章 群英云集

一间山洞密室。

“叔祖,你看了这本秘籍,是不是真的呢?”

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盘坐在蒲团上,放下手中的几页纸,点点头,神色一如古井无波。

“是真的,应该就是土生之法。但是还不能冒险,我们好不容易避祸于此,为家族留下一点血脉。这些年来,为了不被发现,咱们让族人与凡夫俗子通婚,稀薄自身血脉,就是想不引人瞩目,你要知道我们的对头非常强大,先祖那般实力强横尚且不是其对手,更何况我们这些旁系血脉?”

“这些年,为了打探可能存留的其他族人,我勉强同意你修炼,因此更不能前功尽弃。我怀疑这次的修仙秘籍可能是一个圈套,功法秘籍应该没有问题;但是药方就说不准了,即使是真的,恐怕几味稀缺草药会被人盯着,如果我们去寻找,恐怕这最后的藏身之地也要被找到。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忘了吧!忘了昔日的荣耀,只为血脉的延续!”

老者喟然长叹,叹息声中带着浓浓的悲哀和无可奈何。

叹息过后,他似乎记起什么,话锋一转,朝着禀告之人询问。

“对了,他没有惹麻烦吧?我们这里就属他资质还算不错,虽然不会入名门大派的法眼,可是一旦被一些有心人知晓后顺藤摸瓜,还是会给咱们惹来一定的麻烦。”

“叔祖放心,我会看住他的!”

下首跪坐的人影俯首磕头告退,转身时可以清楚看见他脸上的不甘神色。

***

南山寺,方丈静室。

木榻前,一个身形瘦削的和尚低声向圆慈禀告完毕。

而后,他疑惑地请示道:“老方丈,这次的秘籍为什么我们要平白便宜了其他人?自己修炼岂不更好?”

如果何天在此,一定会认出这个和尚,正是辣手取人性命的瘦罗汉。

圆慈方丈停下诵经,放下手中的佛珠,手指向着空中一指,淡然解释。

“这是上面人的意思!你应该知道,南山寺只是修仙世家的俗世分支,已经断却了修仙机缘,即使拿着秘籍也不可能修出成果,更何况只是些基础功法。”

“两页金箔应该是那家的底层修士在清剿前就出外历练陨落,不然也不会流落在外。上院执事看了金箔,自然不愿放弃这个引蛇出洞剿除余孽的时机,所以才命我们大张旗鼓……”

圆慈说到这里,微作停顿,便重新拿起佛珠拨动。他意味深长地看了瘦罗汉一眼,不着痕迹地叮嘱一句。

“我们用心做事吧!不求长生百年,但愿平安一世。药方上的那三味稀缺草药记得带上,蛇是否露头全看它们。对了,群英会时,将金箔、佩玉和陪陈啸南进山的李镖头一并带上,也好对官府有个交代。”

“好的,贫僧这就去安排。”瘦罗汉打了个稽首,告退而出。

***

南海,一处规模颇大的海岛上。

一个皓首老翁正在海岸垂钓,突然他的眉毛挑动了一下,没好气地笑骂:“你这猴崽子,怎么想起找我来了?”

“就知道瞒不住您!”

一个眉清目秀、身着锦衣绣袍的公子哥走到老者身后。他一边轻捶老者的肩膀,一边小心试探着说:“这次南诏国边境安南县举办的群英会,好像有点意思,我想去瞧一瞧。”

老翁摇摇头,一口回绝:“不许去,那只是一个阴谋罢了,我们置身事外这么多年,可千万不要卷进这次的漩涡。六十年前那场斗法,虽然不是顶级大派的较量,但是那两家在我们修仙家族中也算是数一数二的。”

“可结果如何?两虎相争,一个烟消云散,一个元气大伤。这些年,受伤的猛虎已经消化战果并且慢慢恢复了元气,而且极有可能会冲击顶级门派。我们地处偏远,自保尚且有利,但不宜去树强敌!”

“哼!你不让我去,我就偏去!老头子,你管不住我。”

公子哥儿毫不在意,撂下一句话,气哼哼地走了。

老翁拿着鱼竿的手颤动了几下,最终还是无奈叹了口气,拿出一只纸鹤,掐诀施法传音道:“元龙,元虎!你二人跟着去吧,保护好少主!”

***

“想不到荒僻的安南县竟然冒出修仙府邸,王兄,我们也去凑个热闹吧。”

“好,正合我意!”

两个锦衣公子坐在一家酒楼雅间内,听完手下的描述,两人的打算不谋而合,同时抚掌大笑。

***

“老五老六,咱们哥几个横练功夫差不多到了瓶颈,虽说那个狗屁秘籍不能练,说不定还会有其他仙缘呢,去撞撞运气!”

“好!”“好!”

……

几乎南诏国各地都在发生类似的事情,想去趟一趟浑水的大有人在,一时风云涌动。

***

日子一天天过去,群英会临近了。

马三儿给的那几页功法,何天听从来福的建议,并没有去贸然尝试。他只是在闲暇时专心地雕刻木头、陪着来福打野鸡。

何天自打上次确定来福是个练家子,套近乎越发勤快,有事没事就拉着聊天,甚至讨教几手武功招式。

来福对此一概不承认,但也不去否认,只是让何天去雕刻更加繁复的昆虫。

何三叔期间露过两次面,第一次索要那本秘籍,过了三日再出现把秘籍还给何天,此后便又深居简出。

七月廿八。

群英会已迫在眉睫。

未至午时,赵捕头领着五个捕快风尘仆仆赶来,此次来主要是为了打前站,安排县令王大人和州府参赞的休憩场所。

随同而来的还有两牛车蔬菜瓜果和活鱼鸡鸭,用以款待两位上官和有些身份的来客。

即使朝堂对秘籍所牵涉的事情感兴趣,也要珍惜羽毛,不可能大张旗鼓亲身前来,州府参赞也算是上的台面的人物了。

群英会诸般事物看似牵涉众多,其实一日基本就可完成,所以不必安排住宿,只是选定北侧两间耳房作为两位大人的小憩之地,不至与众多江湖草莽混在一起,失了体统。

往日常来的江湖人士,似乎得到了风声,知道今日有官差前来,竟没有一个出现。

群英会被传召已是迫不得已,平时自然能避则避,毕竟跑江湖难免会行走于黑白之间,行侠仗义固然为人称颂,但很多事情并不是非黑即白那么简单。再者,与官结交会在江湖中留下话柄,日后恐生事端。

何大富走出屋门与赵捕头攀谈,一点没有请其入屋的意思,赵捕头对此也见怪不怪。

来福也极为难得地走出厨房,坐在厨房的屋檐下,一边嗑着瓜子,一边指点何天雕刻木头蜈蚣。

飞刀不在十八般兵器之列,属于奇兵,其走的路子也是出奇制胜;投掷飞刀需要的是腕力和眼力,雕刻可以二者兼修,内力反而显得不那么重要。

武林侠客无论使用哪种兵器,往往都会兼习一两手暗器的功夫,不是为了杀敌,而是为了在陷入僵局时能多些打开局面的手段。

因为飞刀个头较为明显,使用的并不广泛;可如若看到谁以飞刀为伴,那对敌就需提起十二分小心,其暗器造诣绝对非凡。

何天与来福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有种得遇知音之感,除了不敢同食晚饭以外,也算是亦师亦友。

此时的南通驿站显得异常的安静,没有喧嚣,只听到何大富与赵捕头的低语。

周围山林偶尔还能传来几声鸟啼蝉鸣,但并不能持久,很快消失得无影无踪。

只是不知这种静谧又能持续多久?

木坪

作家的话
MP:群英会即将开始!各位大侠还不快快进场?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