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牧颐

归牧颐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61章 众生皆苦20

江让趁机睡了一觉,总之洛余专注于探查也没空给他挑刺儿。

醒来的时候,他找不到洛余的身影,不过似乎因为尚在睡意中,江让翻了个身将头枕在胳膊上继续睡。

睡着睡着,江让就觉得这地面很是不安生,老是抖啊抖,都把他抖醒了。

江让揉把一下惺忪睡眼,把胳膊肘伸直张开大嘴来了一个懒腰。

然后地面又是一阵震动。

其实就算冰裂了对江让来说都是小事,掉进去也无非洗一个冰水澡。

江让决定去找洛余先,总之这个动静肯定是洛余弄出来的,顺着震动的源头过去就行了。

等到找到洛余的时候,这个场景让江让觉得可以纳入有生之年系列。

有只异兽,看起来有点像九婴,恰好代表着灾祸。

而洛余正是拿着竹笛与其周旋,似乎有些吃力。

江让四下看了看,没发现那只九婴旁边有个什么冰草啊。他也是非常有自知之明的,毕竟能让洛余吃瘪的小东西他是肯定打不过的。

况且,他一点都不想救那个止戈。等着看洛余如果打不过的话把洛余带回去就行了,他江让又不是什么同情心泛滥的人。

洛余在一处方位似乎捕捉到,一种奇异但是带着仙法的气息,似乎是一种异兽和一种蕴藏着生息的植物。

得,洛余明白了,寻常的狐狸老虎那些的自己都遇不上,要是来肯定来个大的。

当是九头怪兽、怪蛇之属,能喷水吐火以为灾。

虽说这个叫声不怎么像婴孩的啼哭,但是这六个怪蛇的头,就够了。

洛余本以为九婴和药草是没有关系的,因为照各种记载来说,九婴是那种吃人创造灾祸的凶兽。如若是看护药草的,虽说能挡着药草救人吧,可那又有什么必要。

没几个人能走到冰川深处,更没几个人为了传说来搭上性命。仙魔居多是被痛下杀手,再深的毒都能用自身修为来化解。

说到底,洛余需要来走一遭还是因为止戈是一个虚灵。虚灵也不过是有个好听的名字,能修习法术并且活的时间长一点的人类罢了。

正当洛余准备凿开冰壳,取下其中包囊的药草时,忽然感受到左畔一阵疾风袭来。

洛余的反应速度向来是快的,可仍旧是被九婴抓破了左臂,紫色衣衫被朱红鲜血晕染。

这才让洛余从新审视一下九婴,不是洛余吹大,她在魔界中着实是无敌手的,故而如若不是从上古活到现在的异兽,定无此等伤她的能力。

洛余幻化出竹簪来,将凌乱的发收束在髻中。而后,便是将竹笛置在唇畔。

可纵使洛余如何弹奏,九婴分毫不受影响,对洛余的攻击依旧凌厉而狠辣。

这让洛余有些困惑,只要有耳朵能听见声音,就会被笛声影响啊。

不过现下来不及思索九婴那九对大耳朵是不是摆设,洛余将竹笛变为竹剑,又陷入沉思。

这种时候需要战术。

可洛余横扫江湖这么多年,靠的都是无法抗争的修为差距,战术什么的可别提了。更别说洛余自己本身就没打过几场仗。

洛余一边躲避着九婴的攻击,一边思索着它的弱点,再顺便用竹剑把它骚等两下。

最终洛余皱着眉头放弃了思考,果真她还是适合先闭关再来打架,单纯的用修为碾压就好。像这种需要边打边想的情况着实是太难了。

适才铺展神思用了过多的修为还没缓过神来,搞得洛余现在只能勉强和九婴缠斗做到不落下风。

不久洛余就意识到她这个战斗策略是一点都不可行的。九婴不知道为什么,受到的挫击能够迅速愈合,而且他不像洛余是用修为在缠斗,他用的是自身的劲力,更要紧的是这厮好像怎么打都不会累。

洛余将竹剑一分为千,趁着她在缠斗时布下的暗桩做成的结界来暂时压制住九婴,同时将竹剑化为割风之态自虚空卯足了力气俯冲而下,个个都嵌入九婴的躯体里。

这次不同于原本的小打小闹,洛余看被轧的跟刺猬一样的九婴似乎已经闭上了眼睛,再等待少许那些伤痕也没有痊愈的迹象。

于是洛余放心了,径直路过被轧成刺猬的九婴去取药草。

药草在冰川之下埋藏着,洛余用修为探开冰川,取出被一种温和的风力包裹的药草,拿在掌心中。

她能够感受到,就算是全身都是冰蓝色,就算看上去是寒冷无比的东西,捧在手心的时候,还是有一股暖流涌入心中。

洛余正准备把药草打包回家,然后叫上江让回魔界救人。

忽而感到后背一阵剧痛,似乎是被什么利爪给爪了一把,留下几道火辣辣的血痕。

洛余吃痛,半蹲在冰川中,同时更是感到背后又一阵厉风,她急忙跳开,同时唤回已经被九婴挣脱来的竹剑。

九婴已经全然没有被刺痛的奄奄一息的模样,反倒更是有了气力。

远处的江让觉得有些不妙,瞬身到洛余身边,扶起她后,凝眉看了一眼洛余紧握在手中的药草。

“把这东西丢掉,走吧。”江让道,“归根究底九婴是看守它的,只要你不动他那九婴也不会再动你。”

“不成。”洛余声音有些低沉,她忍耐着疼痛尽可能调整着周天,先行阻碍血液从伤口留出。

“不成也得成!”江让吼着,同时调动起全身修为瞬移到另一处来躲避九婴的攻击“你知不知道你这个背后都能看见骨头的!你都打不过的九婴我肯定也打不过啊。”

“不。”洛余用修为减缓一部分疼痛,纵使她脸色苍白可灵台仍旧清明“能安然无恙的离开,带着药草。”

“啊?”江让来不及反应,就被洛余一阵掌风拍离到极远。

江让从地上翻滚来卸去洛余一掌的劲力,只见洛余爬到在地,而九婴已经向她伸出利爪。

江让茫然伸出手,他来不及过去,更来不及做什么。

他开口,突然却发现自己无法发出任何声音。

下一秒,九婴就要将洛余的生命掐断的时候,江让看到洛余猛然起身跳到九婴腹部以下。而后将竹剑插入其腹部之中,又似乎是嫌伤害不足,另一只手将修为凝聚掌心打入九婴内部。

那一掌似乎已经是洛余剩下的所有修为,九婴仰天长啸一声后,在江让眼前自内爆裂开来,化为烟尘。

hi鹤知秋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