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牧颐

归牧颐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6章 。浮世有罪5

“我也不是那种为点小情小爱就寻死觅活的女子,毕竟没了我人家继续活着,没道理我没了人家就好像没了魂一样。”

“我照旧接客,因为我找不到别的营生,他们嫌我是女子,体力不够尽会帮倒忙。会奏个乐器,还是小时候爬在窗户口看来的,想去乐团试试,他们嫌我污浊了整个气息。”老鸨说至动情出,再无止。

“我只能接客,我该搔首弄姿,我变成了他们口中的贱人,一个个给自己立贞洁牌坊口中的浪荡妇。”

“若不是为了生计,谁愿意低声下气的亲吻高官显贵的鞋来攒那些钱,谁愿意每日被践踏一有不甚就是一顿毒打。”

“我还有过一个孩子,可是我留不得他,我连他的父亲是谁都不知道,自己吃了药嘴里衔着木头,忍着疼看它成血来从我的身体里流走。缓了三日后,我照常接客,因为我不能一直歇着,若是一直当个饭碗而不做点什么的话,会被赶出去的。”

老鸨摸一把眼泪,“都是老生常谈的故事。”

洛余静听,问“你为何被卖到妓院?”

“家里都是女孩子,干不了多少活还吃得多,于是我被卖到妓院换了半袋白面,给最小的弟弟做了顿白面馒头。”

洛余问“不恨吗?”

老鸨轻蔑一笑,“恨什么恨!老娘吃了比他们一生都多的白面馒头,还有了许多他们从未碰过的金银珠宝。我怜悯他们都来不及,恨什么。”

洛余难得正紧一回,她说“你在恨。”

老鸨看向洛余,“你不是凡人吧?”

洛余一惊。

老鸨轻笑一下,“你那点伪装可骗不过我们。陈老板和春枝姑娘是一个人,不过一个是女子,一个是男子罢了。走路,说话的方式都是一模一样的。”

“原本我还以为是兄妹啊什么的,毕竟我没见过能转变性别的人。可我见了你舞剑,纵使如何剑术精良的见客都达不到的,望尘莫及的地步。于是我想明白了,你不是凡人。”

“你看你那个腾空的样子,毫不费力,凡人要是能做到就怪了。”

老鸨撑着额头,暗自擦过泪来,“你说说凡人,修道不成,干啥都比不过妖仙魔,还要受这么多的风霜。不是有个术叫辟谷吗,学了就不用吃饭的那种,这样凡人不就不用为了那点吃的低声下气了吗?”

“你挣钱是因为闲的没事找事干,你做官是因为喜欢,而偏偏你想要钱就能挣到,想要官位就能随便弄到。你在武状元台上那个毫不费力的样子,啧啧,是谁看了都向往。”

老鸨将手砸在桌上,“你好好的待在你自己的地方不好吗!非要跑到凡人的地方来,一己之力就足以翻动天下,偏偏你还没有用一丝一毫的那什么法术,只是在默默的,不经意间提醒我们有多弱小。”

洛余沉默,不知该如何回她。

洛余自囊中取出地契来,问她“你叫什么名字?”

“忘了。名字这种东西没用,又没人记得,没人会叫。”

“那以后,你叫陈知余。”

洛余道。

老鸨猛然抬头。

“你说的对,我原本就非是凡界的人。这种东西我留着也没用,不若留给你,收留那些如你一样的女子。”

“你手里应有不少人钱财,留下来做点正紧营生,我看酒楼客栈啊什么的都不错。”

洛余轻笑。

抬手为其改了记忆。

她是陈知余,虽说幼年不幸落入青楼,被所爱之人厌弃,可她从未放弃自己。她为自己攒足了赎身的钱,四处奔波开了个小馆子做老板娘,生意日渐做大,她扩展了营业成为一家酒楼的女掌柜。

奈何时运不济,新开了一家酒楼以高薪撬走了她这里几乎所有的人,不过她还有些钱财,足够她东山再起。

洛余将地契留下,化作青烟自窗杦而出,迎面撞上止戈。

止戈以一种似笑非笑的面目看他,“魔君可玩的尽兴?”

“一般。”洛余白他一眼。

“可要继续玩?”止戈继续问。

“为何不?”洛余御风而行,“凡人有趣的很。”甩下止戈,归于府中,摸着招财的毛陷入沉思。

她自作聪明,自以为什么都能理解。可她不懂凡人悲痛,不懂凡人为生计是如何卑躬屈膝,不懂他们是如何背负着那样大的阻力努力活下去。

作为一个失忆的人,她一醒来就是魔君,位居万人之上,拥有一身高于常人的灵力,即使如何不会治理也是高枕无忧。

洛余原以为自己来凡界是在体验生活,可实际,是凡人在教给她,教给这个世界的新生者,交予她她看不到的沧桑,交给他繁华之下掩盖的悲凉。

没有什么事是看起来那么简单。

没有什么东西是唾手可得的。

她之所以能够得到她想要的,不过仗着她多活的几千年,仗着她不知从哪里来的灵力,仗着她并非是凡胎肉体。

她只是一个突然闯入的外来者,兀自破坏了这个世界的规则,还不以为意,继续将自己强行融入这个世界之中。

是她错了。

洛余揉一把招财的毛,且许她再错一会,她还想再学一点。

几日无事,又一朝朝堂,有报前去剿匪之人无功而归。

而有一人举荐洛余前去。

洛余在茫然中起身接旨,并记下了为她指派的帮臣。

朝后,洛余想想,原本是自己可以完成的事,可她现下既扮演了一个凡人,那行事就得有凡人的风格。一人定无法剿匪,遂去寻那几个帮臣,问道“大人于剿匪可有计划?”

那几人齐聚一堂,倒是省了洛余许多时间,似笑非笑对洛余道“非是鄙人,而是洛大人。”

洛余有些诧异,“圣上旨意非是尔等与下官同去吗?”

其中一位道,“洛大人好生糊涂,真以为剿匪是什么有望建功立业的好差事吗?”

另一人附和而笑,“管大人精锐都已去试过了,纵洛大人如何武功盖世皆难以以一战百。”

洛余算是明白了,这是那什么管大人设下让自己去跳的圈套。

洛余咬咬牙,决定忍了,“可圣上旨意不可不违。”

那几人竟放肆长笑,“洛大人还不明白吗?管大人才是当今朝堂的天!”

“管大人本有意招安,可奈何洛大人不识抬举,只好出此下策。”

“管大人亦是惜才心切,若是洛大人有意改变主意,此番剿匪我等倒是可以一助。”

几人你一言我一语很是聒噪,搞得洛余很是生气。

为人臣,竟如此僭越!

若是她魔界碰到这种东西,早打一顿扔了。

可她现在是凡人,她忍。

忍一时风平浪静,大不了自己去。

于是洛余秉持着皇令,骑着招财就出城了。拿着一个简易地图,着实是因为管大人的特殊照顾而没人指路,洛余只得从别人那里买来一个地图。但认地方对洛余来讲难度大了点,于是大多数时候洛余都是把地图摆到招财眼前,喊一声“加油!”

招财万般无奈,却仍是找到了传说中的土匪窝。

洛余抬头一看,这土匪窝修的还挺有品味的,跟一般的没文化的土匪窝看着就不一样。

而此时,“土匪窝”里走出一个男子,及冠之年,气度非凡,洛余觉得他挺不错。

“土匪窝”土墙周遭伸出来一排排的诸葛神弩,箭尖对准了洛余。

那个男子似乎是土匪头头,洛余不禁有所感叹,比起他来管大人的那些下属更像土匪。

“吾辈不降!归去告诉管狗老儿,任他如何诽谤造谣,我等皆会坚守此处!”

洛余开口道“那啥你们误会了!”

“如何误会!”男子道“管狗的计策早已知晓,不过先放开一人单枪匹马,企图赢得我们信任打通内部后再将我们一举攻下。”

洛余突然觉得有些百口莫辩。

理是这个理,圣旨可是委派给一堆人,最后只有她来了,虽说事实是她叫不动那帮仗势欺人的家伙,可在这些“土匪”眼中,单枪匹马闯入的定然是有阴谋。

再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能想到,卖个弱打通内部先,然后再把自己的人放进来一锅端了呗。

洛余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不过她本来就是来清剿匪徒的,好像又不用解释什么。

可是她又觉得,既然是那什么管大人一定要解决掉的匪徒,而且还是用了许多人力物力还没解决掉的匪徒,那就不会这么简单。

洛余是想好好了解一下的来着。

问题是不给她机会啊。

洛余想想她应该怎么解释,最终她决定直接说实话。

“我原本是来剿匪的。”诸葛连弩chua一下对着她发出声响,洛余觉得自己说错话了,于是她改“可我觉得你们不是朝堂之上人人得而诛之的匪徒。”

听到动静小了一点,洛余可算是安下心来,“原本那个管大人是想把我收归麾下来着,可我没同意。于是那个管大人就来给我使绊子,就比如认定了你们实力非凡我一个打不过,所以让我一个人来清剿匪徒啊。”

那边男子面色一沉,道“花言巧语。”

他一摆手,有几只诸葛连弩射来,洛余清晰可见其上携着粉包一类的物件,在射程中炸裂。

白粉忽而遍地飞舞,洛余感觉有些呛,同时还有种无力感。

不过想想也是,这种解释有点苍白,能信的人不多。

算了,她能咋办呢?

hi鹤知秋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