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公主变魔女

第61章 相逢

街上的人们围了一圈,中间站着一位神色冷峻的身着蓝衫的女子,秀眉微蹙,盯着面前的一对父女。

衣衫褴褛的中年男人紧紧地拉着小女孩,女孩大约只有十一二岁的样子,面黄肌瘦的脸上睁着一双仓惶的大眼睛。

破烂的衣服下面露出了一双干瘦的手臂,上面还有些陈年旧伤的痕迹。

“你当真要把自己的女儿卖掉?”蓝衫女子语气冰冷的说道。

原本还在对围观者诉苦,吵吵嚷嚷的中年男人听到问话,答道:“没错,不是我狠心啊,实在是日子过不下去了,这孩子跟着我过下去,非得饿死不可……”

蓝衫女子不耐烦地打断他的话,说道:“上个月不是刚给你钱,置了田地吗?怎的就又要过不下去了!”

“大小姐,你出身金贵,哪里知道我们这些穷苦人家的疾苦啊,上次这孩子生病,一下子就把您给的钱,买的这些田地给霍霍出去了,现在我又是穷的叮当响了!”那中年男人愁眉苦脸的说道。

“哼,以为我不知道,你又进了赌坊!”说着蓝衫女子拿出一张纸,向围观的人展示,这是一张向赌坊抵押田地的字据。

被蓝衫女子拿着证据戳穿了谎言,被毫不留情打脸的中年男人,并没有感到羞愧,而是厚颜无耻的假装可怜地道:“大小姐,您行行好,再饶了我这一回,您帮我把赌债还了,我这次一定好好的带着孩子回家过日子……”

围观的人看这中年男子满脸的无赖样,有的气的咬牙切齿,有的高声谩骂他。

秦远风混在这群人里,虽然不知前因后果,但是围观了一会,从听到的话语里,以及周围人的议论声中,已经把事情了解了个大概,原来这人就是个无赖,好赌无度,败光了家产,这蓝衫女子看他带着孩子可怜,就好心资助了他,谁知道这人死性不改,又把家产败光了,还欠了一笔赌债。

不管那中年男子怎样哀求,蓝衫女子只是冷眼旁观,过了一会那人见这样做不再奏效,就停了下来,转向周围看热闹的人说道:“各位,行行好,把这个女娃儿买下来吧,这孩子十分吃苦耐劳,到了您家一定会好好给您干活,不敢偷懒的,要是偷懒您就狠狠打……”

围观的人里,有人听不下去了,上去一脚把中年男子踹倒,而他却顺势抓住了那人的腿不放,非要那人买下他女儿。

蓝衫女子终于看不下去,一声轻喝道:“放手!”

那中年男子闻言还不放手,依旧抓着别人的腿不放,直到一个鼓鼓囊囊的钱袋出现在了他面前,这才赶紧放手,慌忙上前抓那钱袋。

而钱袋子却一下子在他眼前消失了,因为钱袋子已经被蓝衫女子收回去了。

“想要这袋银钱可以,不过,”蓝衫女子依旧语气冰冷,看着手中的钱袋子,慢条斯理的说,“不过,要写一张字据给我。”

中年男子今日这一闹本来就是为了钱,现在见有钱可拿,上刀山下火海都愿意,写一张字据又有什么不愿意的。

“好的、好的、好的。”他赶紧答道。

蓝衫女子见他毫不犹豫的答应了,原本冰冷的神色又添了几分厌恶,随手将钱袋子丢在他的脚下,然后说道:“写一张断绝父女关系的字据吧!”

那中年男人连忙去捡拾脚边的钱袋子,动作快的好像生怕别人来抢似的。

拿到钱袋子后,宝贝似的攥在手里,然后就站在那里不动。

蓝衫女子正要催促,那中年男子面色尴尬的说道:“大小姐,我不会写字啊,我只会按手印。”

说着指向还在蓝衫女子手中拿着的那张字据,上面写着姓名的地方果然有一个鲜红的指印。

蓝衫女子听他这样说,往远处看了一眼,然后转身就要往街边摆摊帮人写字的那里走去。

“姑娘且慢!”秦远风喊道。

蓝衫女子转身,不解的看向秦远风。

秦远风见她望向自己的眼神好似完全不记得他,心里不禁有些难言的酸楚,但还是微笑着对她道:“姑娘,在下这里有笔墨纸砚,可代为书写。”

说着拿出随声携带的简易书写工具,秦远风一气呵成的写完了,然后让那中年男人按了个指印。

按完指印,中年男人看都没看自己的女儿一眼,丢下她头也不回的就走了,很快就消失在人群中。

秦远风将那张印好指印的字据交到蓝衫女子的手中,她低头看了一阵,这才将字据收了起来,对秦远风说了一声多谢,然后不顾小女孩身上的脏污,拉起她穿过人群就走了。

围观的人群见闹剧已经结束了,没什么好看的了,就纷纷散去,只留秦远风一人还怔怔地站在原地,目光一直追随着蓝衫女子远去的身影。

一只手突然出现在他眼前,上下晃了晃,他这才回过神来,苦笑着说道:“祝容兄,别闹了。”

“呵呵,终于回过神了,看你那痴样!”好友祝容调笑道。

“唉!”秦远风长叹一声。

祝容见他这样惆怅,提议道:“不如去喝两杯,我知道这里有一家酒楼,他们家的酒十分不错!”

到了那家酒楼,酒水果然如祝容所说,十分不错,但是秦远风却品不出滋味,只是在那里闷头一杯接一杯的喝着。

祝容见他愁肠百结的样子,看不下去了,说道:“哎呦,秦兄,何必如此呢,你既是看上了人家姑娘,就去上门提亲好了,以秦兄的品貌,还怕不答应?”

秦远风酒量一般,几杯酒下肚,已经有些醉眼朦胧了,醉醺醺的说道:“祝兄,你有所不知,我连人家姑娘姓名都不知道,而且人家姑娘好像根本就没把我看在眼里,她都不记得我是谁了……”

然后醉酒的秦远风就把之前蓝衫女子救助他的事情,一五一十全部说给祝容听了。

“哦,原来还有这样一出美人救英雄的事迹,秦兄真是出门遇贵人,不对,是艳福不浅,哈哈哈……”祝容说完自顾自的在那里笑起来。

气的秦远风向祝容丢了一只筷子,他这才止住笑道:“好了,好了,秦兄不必烦恼,这事包在我的身上!”

秦远风当然不信祝容的话,但是见他信心满满的样子,不像是说笑,正要细问,祝容却神秘兮兮的说道:“明日你就知道了,现在你就好好的跟我喝酒聊天,别一个人喝闷酒了。”

蓝三炎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