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道非仙亦非魔

第393章 曾经的强者,拼死护吾主

按照原计划,为了抵御西郊山林核心地带可能会出现的强力尸人,周锋在行动开展到目的地前,都不可以出手。同时,保险起见,府主柳晋山还赐给他一件威力强大的兵器,虽然仅能施展一次,却足以灭杀一脉冥师!

“在这么下去,任务定然无法完成。”周锋暗暗深吸了一口气,“拼一把!”

“所有人,改变路线!”他一勒缰绳,将马调整好方向,然后从背后将重剑取下提在手中,遥遥指向自己的前方,“由此进发,编锥形阵!”

“吼!”

底下的军士没有丝毫犹豫,高声应答之后,新的战阵迅速成型。周锋轻轻一踢马腹,如同离弦之箭飞驰在前,身后的三十几人紧紧跟随,整支队伍气息相连,宛如一把利刃,直插西郊山林的心脏!

百里歌和周锋身处山林的两个方向,相互间并不知道彼此的存在。此时,他们一个心系未知孩童的安危,另一个着急完成任务,都正以最快的速度朝核心处进发着,整个西郊山林一时间被搅得鸡飞狗跳,鬼哭狼嚎。

而在山林的核心处,却依旧平静如水。小女孩蜷缩着身子坐在一个大树桩上,漂亮而精致的脚指头微微缩起着,看着楚楚可怜。

“爸爸……”她忽然抬起头,目光飘向了一个方向。百里歌的身上的气息让她清晰地感觉到,这个男人正在飞快地朝她赶来。

“爸爸!”小女孩光着脚跳下了树桩,一步步地朝百里歌的方向走去。

“吼!”一个身材魁梧的腐尸鬼将她拦了下来。

“木涯叔叔?”小女孩不太理解地歪了歪头,“是爸爸来了呀,他是来接我的。”

“吼!”这个腐尸鬼摇了摇头,虽然被小女孩称呼为叔叔,可是看得出来,它现在显得有些紧张,在她面前,腐尸鬼仿佛才是个孩子,阻拦她,也只是它的本能而已。

“我要找爸爸!”小女孩似乎有些生气了,随着她的话音落下,她周遭的尸煞之力瞬间变得狂暴起来,一种别样的气息油然而发,周围的腐尸鬼发出低沉的呜咽声,趴在地上瑟瑟发抖,根本不敢动弹。

而拦住她去路的那只,则死死咬着牙关,眼中竟然流露出一抹心疼。

“吼!吼!”被称为木涯的腐尸鬼接连冲自己身旁咆哮了几声,另外几只同他身形相差无几的腐尸鬼纠结地看了眼小女孩,迅速离开了这里。

小女孩目光注视着它们离去,不由咬住了自己的下嘴唇。

“哼,就算你们去的再多,也都打不过我爸爸!”她一转头,又回到了树桩那里坐下,气鼓鼓地盯着木涯。

木涯微微舒了口气,看向另一个方向。

那里,周锋正在强攻。

“可恶的人类!”木涯心中恼怒。

木涯的这个名字,在如今的中阴界知道的人已经基本没有了。但是在数十万年前,阴离木涯的名号,甚至在索罗门城和阳罗门城都被广为人知。

曾经一度占据冥榜第五位长达两万年之久,修为一度逼近冥修境界。

只是后来,在争夺真罗门城的城主之位后,成王败寇。

木涯侍奉的主家落败,除了数千年不曾联系的旁系幸免于难外,主家主脉悉数遭人屠杀。而木涯则带着当时不到七岁的主家唯一子嗣出逃,可结果……

因为仇恨,他对于所有来寻找他们的人都抱有本能的敌视。尽管他已经死了,可但凡让他感知到有人靠近,就必定会出手将其斩杀。渐渐地,西郊山林中死去的修行者越来越多,而当初的仇家因为知道木涯已死,也不会往那方面去想。进而,西郊山林成为了人们口口相传的死地。直到数十年前,真罗门城的内部高层才知道修行者会尸变的事,也才有了民间“尸人”的说法。

这么多年来,木涯凭借着修为强大,强行保持着自己的神志清醒,可毕竟过去了数十万年,这些年,很多事他已经记不得了。然而唯有一件事他还记得。

一定要保护好眼前的这个小女孩!

“轰!”

巨大的响声从周锋进攻的方向传来,紧接着,大地剧烈地颤抖着,一群人从树林深处缓缓走出。

站在这群人最前方的,正是周锋。

此时的他,看起来有些狼狈。

头上的头盔已经不见,身上的铠甲也破破烂烂的,他的重剑满是黑色的血迹,唯独那双眸子,依旧犀利。

而在他身后,原本三十几人的队伍,如今已经缩水成了不到十人。这一路赶来,沿途的尸人实力愈发强横,最后的三头竟然达到了二脉冥帅的水准。别看尸人是尸变的尸体,可其敏捷性却远超修行者,纵使他周锋实力更胜一筹,又善兵法战阵,还是吃了不小的亏。

他的眼中冒着火,一肚子的愤怒等着发作。

那些死去的军士,可是跟着他南征北战足足有数千年之久的兄弟啊!

目光投向大树桩,周锋一眼就看见了那个模样可人的小女孩,看其样子,与旁边的那些尸人确实不太一样。

“那个孩子就是府主要的人了么?”周锋微微皱眉。

事有反常必为妖,能在一群尸人中泰然处之,这孩子也定然不会简单。

甚至很有可能,她才是这些尸人中最强大的一个!

仔细感受了下小女孩的气息,周锋隐隐察觉其比自己还厉害一分。不由地,他从储物戒中取出了一条软鞭。

要么一击必杀,要么强行束缚!

“吼吼!”

几个尸人齐齐冲出拦在前面,周锋对着身后的军士们说道:“原地警戒,抓紧时间恢复伤势,下面的战斗,我一个人来就行。”

几个军士现在也满面怒容,恨不得冲上前去再搏杀一阵,但周锋的话他们还是听的,沉默地点了点头,往后退了几步。

“尸人。”周锋重剑前指道,“我不管你们还听不听得懂人话,我只说一遍。”

“只要让我带走这个孩子,你们杀我弟兄的仇,我便不作追究!”

“无……耻!”几个尸人艰难地发出这两个字眼,目光中凶戾无比,只见他们纷纷扬起一只手臂,脚下泥土翻飞,几柄锈迹斑斑的长剑,赫然漂浮于前!

橙鲫撕蚶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