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道非仙亦非魔

第354章 彭宗传消息,情况不太妙

闲聊之余,也顺便交割完了货物,百里歌将其中的一大半入股商队后,便和墨月一起告辞离开了。

在马车里,百里歌问墨月道:“月儿,那个莫友乾,你觉得他怎么样?”

墨月皱着眉头思索了一番,开口道:“看上去挺和蔼可亲的,可是总觉得这个人有些狡诈,并不是能交心的那种人。”

百里歌笑道:“能看出这些,我已经可以放心一大半了。你要记住,商人无利不起早,他们对你好,是看在有利可图的份上,一旦失去了价值,他们便会毫不留情地抛弃你,甚至,瓜分你的一切。”

墨月的一张小脸变得非常严肃,认真地点了点头。

百里歌微微一笑道:“当然,商人中也有讲究义字当头的,假如能同那些人交上朋友,对你同样会有很大的帮助。”

“月儿明白了。”墨月乖巧地说道。

接下来的日子,墨府的一切就开始走上了正轨。

百里歌每隔三天便会带着十几个官府的人前往伏虎山,大乾商会则开足马力进行初加工,再由其他两家商号制成格式商品。每隔七天,便会有一趟商队发往镇外,打的自然也是官府的旗号。

闲暇之时,百里歌也会钻研一番中阴之术,同时指点下墨歌的修行。而墨月则跟着骆管事学习基本的营商之道,她在这方面的悟性的确很高,不到一个月,骆管事便表示没什么可教的了,因为剩下的都是各自商号内的商业机密了。

在彭宗那里,百里歌去拜访了三次,主要是为了打探那神秘女子的事,当然也少不了探讨一番在修行上的疑惑。去的久了,他渐渐感到彭宗这个人,虽说做正事一板一眼,但私下还算是可结交之人。

这天,百里歌正盯着手中的小锁发呆,福伯匆匆赶了过来。

“老爷,彭大人托人过来捎话,让您赶紧去趟府衙。”

“有说是什么事吗?”百里歌问道。

“那倒没有,只说您托付的事,有消息了。”

百里歌“腾”地站起身来,飞快朝外跑去。

“让墨歌看好家,我出门几天!”

“是,老爷!”

一路风驰电掣,府衙外的衙役认得百里歌,正要打声招呼,却见他急匆匆地进了大门。

“百里先生今天看起来似乎有急事啊?”一个衙役说道。

另一个神秘地说道:“百里先生可也是个修行者,说不定,大人入手了什么宝贝让他来一起观赏呢。”

赶到后堂,彭宗穿着便服正在院中悠哉地喝着茶,见百里歌到来,连忙笑着起身道:“百里兄,这么快就来了?”

百里歌也顾不得什么礼数,急着问道:“彭宗,那个人在哪?”

“来来来,别急。”彭宗拉着百里歌的手坐下道,“我这边是得到了一些消息,但是其中有些变数。”

“变数?”

彭宗让手下都退下,然后低声道:“我托同门的师兄弟们去查了一下,三个月前,在辽东镇的确出现过一位如百里兄所描述的女子,她在那里待了五天后,便又离开前往了他处,最后发现她现身的地方,是昭渠府的堰口镇。”

“那是几天前的事了?”

“半个月前。”彭宗回答道。

“堰口镇……时间不算久,应该能赶上。”

彭宗的面色有些古怪,他张了张嘴,最终还是开口道:“百里兄,此事……还希望你能慎重考虑。”

百里歌心中一突,忙问道:“莫非其间发生了什么?”

彭宗心中纠结,但他也知道,此事若是不说,将来被百里歌探知的话,自己定会被埋怨。于是他叹道:“昭渠府同池觉府虽然离的近,但两位府主的性格却是截然不同。在他们那里,坊间的经济相当繁荣,可你知道他们是凭什么繁荣的吗?”

彭宗苦笑道:“秦楼楚馆。”

“风月之地?”百里歌一下子站了起来,身子不住地颤抖着。

彭宗此时也没了嬉笑之色,他沉声道:“昭渠府是大宗门情花楼的地盘,府主正是情花楼的楼主,二脉冥统,惜花公子。”

冥统,足足比冥徒高了三个大境界。

“那位姑娘最后被人见到,是何情花楼的人在一起。所有的线索就在这里断了。”

百里歌听得脸色铁青,他紧紧地捏着拳头,随后咬着牙说道:“多谢兄弟相告,这份人情,在下来日必定偿还。”

说完,他便准备离开。

彭宗听得出百里歌的语气中满是杀意,连忙喊住他道:“百里兄,在下虽不知那姑娘是你的什么人,但是在下却知道,昭渠府中的每一处花楼可都是有不少冥士甚至冥卫坐镇的!百里兄虽强,但所谓强龙不压地头蛇,万万不可冲动啊!”

百里歌的脚步一顿,冷声道:“多谢兄弟好意。但倘若那些人敢动她一根毫毛,我也定要将那破窑子连根拔起,将那什么惜花公子,挫骨扬灰!”

百里歌,大步离开了。留下了彭宗一人呆呆地站在原地。

方才,对方刹那间释放出来的气息让他不寒而栗,有那么一瞬间,看着百里歌的背影,彭宗仿佛是看到了一头满是戾气的洪荒巨兽缓慢离开,这种压迫感,就连在门内的宗主身上也从未感觉到过。

“这个人……究竟有多强……”他喃喃道,不自觉地缩了缩双臂。随后,他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朗声道:“王革师兄!”

皮肤黝黑的男子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了院落中。

“师兄,百里歌去昭渠府的堰口镇了,劳烦师兄回趟师门,将此事告知师尊,就说昭渠府可能会出大乱子。”

“百里歌?”王革皱了皱眉,“他有这个实力么?”

彭宗苦笑道:“师兄莫要忘了,我的预感一向很准。”

“我知道了。”王革应了一声,又悄无声息地消失了。

而另一边,百里歌化作一支利箭飞驰在前往堰口镇的路上,他的手中死死捏着一把精致的小锁,双腿隐隐燃起了阵阵灰雾。

“嘭”的一声,百里歌整个人腾空而起,如同一只大鸟,御空而行!

橙鲫撕蚶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