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道了春

第12章 灵魂遁体术

于是乎,李辉辉马上用自己最快的速度冲向了厢房,十分熟练地穿上了自己的‘忽悠道袍’。

仅仅过了十几秒钟,等他再次出现在客人面前的时候,整个人从形象到气质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还是一样的配方,还是熟悉的味道......

“施主请留步,请容我为你算上一卦!”

客人被李辉辉的神经质搞得一头雾水,还以为这货没事干喜欢角色扮演,“你这身装扮是......济公?”

李辉辉抬起一只手指放在自己的唇间,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然后自顾自闭着眼睛,摇头晃脑了半天,这才慢悠悠说道:“哎呀,不妙啊!敢问施主有婚配否?”

客人摇了摇头。

“敢问施主可有意中人?”

客人想了想之后,再次摇了摇头。

李辉辉立马将两手一拍,得意道:“这就对了!难怪施主你没事会跑到这个破月神庙里,一定是想来求姻缘的对不对?”

客人沉默了会,然后憋出来一句话,差点没把李辉辉给气得以头抢地尔......

他一本正经地说道:“不是,我爱好!”

李辉辉瞬间跟吃了半只死苍蝇一样无语,心里面不知道骂了多少句MMP,不过脸上依旧还得笑嘻嘻。

“额,不是也没关系,既然来了,该走的流程还是要走,要不然人家可是会生气的哟!”

这话前半句还算正经,后半句直接特么的就出戏了......

如果把他身上的道袍换成女仆装,再把这破庙换成特价大圆床房......

客人身上的鸡皮疙瘩掉一地,赶紧缴械投降,“要做什么你说!”

李辉辉对他的表现很满意,直接跳过了‘行礼’、‘上香’等不必要的流程,他指着香炉旁那个破旧的签筒,“看施主是个有缘人,繁文缛节就没必要了,直接抽签吧!”

客人生怕李辉辉再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立马听话地拿起签筒摇了起来。

随着啪叽一声响,一根签掉了出来。

李辉辉眼疾手快,本着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原则,一把就给抢了过来。

“咦?奇怪了,居然是半个桃心......”

该配合你演出的我,能否装作视而不见?额,明显不能......

客人被他的一惊一乍搞得汗毛炸起,无奈道:“请解惑!”

根据小册子的提示,对这个半桃心的签介绍的很是模棱两可,可帮可不帮?我呸!完全是脱了裤子放屁。

因为依照他的观点,到嘴的肥鸭子是打死都不能松口的,所以选项只能有一个:帮!帮他奶奶的!

于是乎,他拿出那根神奇的红线,然后递到了客人面前。

“有没有胆子带上它?”

客人笑了,“我刚才说你不如了秋,现在我收回这句话,从我一进门开始,你分别使用了忽悠、装神弄鬼、卖萌等计,现在居然都开始恐吓了......”

李辉辉挑了挑眉,内心毫无波澜,“那么,你敢还是不敢?”

客人笑的更加大声,“我这人从来不信鬼神,更何况你一根小小的红绳!”

说完他没有任何犹豫,很随意地就把红绳戴在了自己的手腕上。

下一刻,神奇的事情发生了,之前一只还在空中扑棱翅膀的苍蝇,突然跟冰封一样一动不动,庙门外杂乱的鸟叫声瞬间戛然而止,就连香炉里面飘出来的缕缕青烟也静止了。

画面仿佛被定格了一般,而那个客人直接就成了一尊雕塑。

昏黄的阳光之下,李辉辉的身体里缓缓地飘出一个模糊的影子,虚幻的像团雾气。

隐约看其模样却是与他一般无二,说是影子,倒不如说是传说中的灵魂......

灵魂出窍!?李辉辉看了一眼自己透明的身体,差点没直接被吓个魂飞魄散!

“玩脱了,玩脱了!”李辉辉口中惊恐的叫着,打死他都想不到,自己在有生之年见到的第一个鬼,竟然就是自己?

生怕自己就此烟消云散的李辉辉,瞅准了客人的身体,一个猛子便扎了进去。

温馨的小破庙直接就成了恐怖片的拍摄场地,还是不带工作人员的那种......

这个就是李辉辉在小册子上看到的灵魂遁体术了,关于这个术给出的介绍也很简单。

灵魂遁体术:施术者将红线绑在对方的手腕处,皆可短暂将时间停止,而后施术者的灵魂可以随意进出到对方的脑海里,探查并截取有用的记忆片段......

刚看到这个法术的时候,李辉辉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潜意识里觉得这个法术应该是用来审讯犯人,倒是挺适合自己的铁哥们王军,他要是把这个挂给学会了......那特么还有破不了的案子?

只不过自己就是给别人牵姻缘的,要这个有毛用?

没想到这次居然真的派上了用场,估计是小册子针对那个半桃心的签给出的应对之法。

没有姻缘?没有意中人?老子分分钟给你找出来!

于是乎,李辉辉陷入了肆无忌惮偷窥别人隐私的狂热之中......

这种感觉很奇妙,客人心底最深处的记忆就像放电影一样呈现在李辉辉的面前。

第一次学走路;第一次学说话;第一次把婉转呻吟的女人压在身体下......

快乐的记忆片段是彩色的,痛苦的记忆片段则是黑白的。

人生有三重门:亲情、友情跟爱情,而这个可怜人的身世简直要用凄惨来形容。

此人叫刘宇,三十出头,现在是一个身价不菲的开发商老板,他从小父母双亡;长这么大没有一个知心朋友;至于爱情方面的经历更是匮乏,于是,呈现在李辉辉面前的全是特凉的灰白色!

他一边看着,一边唉声叹气,心里面全是满满的同情。

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李辉辉即将失去耐心的时候,终于出现了一副彩色的画面,在一望无际的黑白记忆里显得格外亮眼。

本市最大最豪华的‘大都市’酒店依然灯火通明,热闹的大厅完全跟外面是两个世界。

因为这只是存于刘宇脑海深处的记忆,所以李辉辉这个‘外来者’其他人当然感知不到。

他轻松穿过正成双成对舞动腰肢的宾客们,最后来到了主人公刘宇的面前。

只见他一身西装革履,眉眼间隐有倦意,显然是昨晚没有休息好,此时此刻正端着一杯酒靠在一根刷着金漆的柱子旁冒充孤独。

原来是个闷葫芦......难怪自己费尽心机都搜不到他的意中人。

身旁美女穿梭不止,不时还抛几个眉眼过来,这货居然跟断袖之癖一样无动于衷。

真是烂泥扶不上墙,朽木不可雕也!活该这么好的条件还一直跟单身狗们抢食吃。

李辉辉对刘宇疯狂鄙视了半天,然后百无聊赖之际开始环顾四周。

在场的宾客们都身着正装,男的一身西装英俊潇洒、气度不凡;女的一身晚礼服婀娜多姿、妩媚动人。

但手腕上带着的昂贵手表跟脖颈处的名贵项链,都说明他们皆是非富即贵,无一不是上层社会的名流们。

那么问题来了,这么多名流聚在一起应该不是仅仅跳个舞或者干劈个情操那么简单。

果然,大厅的灯光突然变暗了,几道耀眼的光束打在了舞台上。

一段磅礴大气的音乐过后,娘里娘气的主持人闪亮登场。

正所谓时代在改变,历史的车轮滚到现在,男人与女人之间的性别区分已经不再那么明显,男的越来越女性化,而女的越来越彪悍。

这位主持人就很好的诠释了这一点,只见他傲人挺立的翘臀有节奏的一扭一扭,脸上不但施了脂粉,竟然还特么打了腮红,只见他右手兰花指捏着话筒,扯着尖细的嗓子喊道。

“女士们,先生们!欢迎各位贵宾百忙之中莅临大都会酒店主办的大型慈善晚会的现场,今夜的主题是资助患有重病却没钱医治的十几位贫困儿童,我代表受助者家庭感谢各位的倾囊相助......”

原来是慈善晚会啊!李辉辉眼前一亮,禁不住对在座的各位名流们肃然起敬,连带那个娘炮主持人也仿佛变得可爱了很多,别的不多说,这份慷慨的确是很难能可贵的。

而随着主持人的介绍,晚会的具体安排也清晰明了,一共有十三个身患重病的儿童受到了资助,刘宇也在捐赠者名单之上。

舞台上,病患儿童们一个个接受着捐赠者的祝福,脸上灿烂的微笑代表着希望,也代表着对未来美好生活的憧憬。

终于,捐款数额最大的刘宇压轴登场,受赠者家属忙不迭拉着自己的孩子跪倒在地。

刘宇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他没有按之前捐赠者那样给自己的公司打广告,也没有高高在上的享受受助者的感恩戴德。

他盯着面前跪倒在地手足无措的不幸孩子,意味深长地说道:“男儿膝下有黄金,可以跪天跪地跪父母,但对其他任何人都不要轻易下跪,我助你摆脱病魔是为了让你有勇气去面对苦难的人生,而不是让你卑躬屈膝,你这一跪,得到的只是散发铜臭味的金钱,可失去的却是尊严啊!”

话音落下,整个大厅先是安静了一会,然后爆发出了雷鸣般的掌声。

李辉辉一脸欣慰地看着刘宇,心中感叹道:“真是人不可貌相啊,本来我对他的装腔作势极为不爽,想帮他完成姻缘也仅仅只是想宰只大肥羊而已,没想到他竟然是位真正的......”

大善人!李辉辉点了点头,这个很中肯的评价也更加坚定了他想帮助刘宇的决心。

而那个跪在地上的孩子看样子似乎是听懂了刘宇话中的意思,他握紧了小小的拳头,眼神从迷茫变得坚定,下身微微一动准备缓缓站起来。

三八住持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