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五代杀出一条血路

回五代杀出一条血路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69章 恩阳城破

也不是所有人在这种危急局面下还能有开玩笑的心情,卢之迢本只是一介书生,看到城外数倍于己方的敌军时,早已经吓得面色发白,此时再听到对方的劝降告示,忍不住就说道:“要不,我们先出城和他们商议一番,使君肯定是有什么误解,才会派军队来围困县城……”

他话还未说完,只看见众人都拿凶狠的眼光盯着自己,像要将自己活剐了似的,便吓得立时住了口。

这行军司马所拿的告示显然是曹睨逼迫李刺史所写,纵是一个普通人也能看得出来,卢之迢向来聪明,只是他现在完全慌了神,再加上心生怯意,竟说出这等投降的话来。

“噌”的一声,卢之遥拔出了腰间佩刀,向沈梦请命:“卢之迢妖言惑众,扰乱军心,请都头允许我将他就地正法,以正军心。”

“你……”

卢之迢见自己的弟弟竟然杀自己,一时间,骇得没了言语。

沈梦让卢之遥将刀收起来,又奖励性地看了他一眼,才转过头来,对着惊慌不已的卢之迢冷笑道:“你想出城?可以,我这就可以放你出去。”

卢之迢既已方寸大乱,又不知沈梦这话是真是假,只敢愣在原地,不做回答。

“但你认为,这时候选择投降,出城去,便能保住性命,曹睨就会放过你吗?”

这话,沈梦既是对卢之迢说的,也是说给城楼上众将士的。说完之后,他也看向了众将士们,显然这些没有识过字读过书、却历过生死的人,更明白这个浅显的道理,他们也正朝着沈梦狠狠地点着头、捶着胸膛。

“弟兄们,还记得你们第一次踏上战场的时候,我对你们说过的吗?在战场上,能保住你们性命的,只有你们手中的刀,无论何时,你们都要握紧它。如果敌人想要取你们的性命,那就让他们来吧!”

说完,沈梦把自己手中的刀迎着太阳高高举起。

“那就让他们来吧!”

城楼上的士兵们也都把自己手中的刀高高举起来。

头顶,烈日当空;城下,万弩齐发……

箭雨刚停,伴随着震天的杀喊声,伴随着大地的颤抖,一波接一波的东川士兵朝城门杀来。

沈梦傲立城楼之上,冷峻地注视着下面的一切,待敌军靠近城墙,他才大声地下令:“放。”

一块块石头,对准敌人的脑袋砸了下去。他亲眼看着那些敌人的脑袋被石头砸中,砸得稀巴烂,砸成一具具无头的烂尸……来宣泄着心里无穷的怒火。

这一次敌军并没有用飞爪,而是抬来了云梯,梯子的一头带有精巧的铁钩,一搭上垛口,便一时推不下去。士兵们便冒着城下的弩箭,伸出头去,用手中的刀砍、用戟去推。

但城墙太矮,还未等他们斩断云梯,敌人已经顺着梯子爬了上来。

“都给我杀!”

一声怒吼,沈梦提着刀冲了上去……一个敌人刚刚伸出半个身子,或许他还正在为自己率先攻上城楼、将会获得丰厚的奖励而高兴,却只用生命的最后一眼看见了一位少年军官,一刀削去了自己的脑袋。

太多的鲜血糊住脸庞,沈梦便用手一抹,只要眼睛还能依稀看得见,便又提着刀四处砍杀。那些所有敢冲上城楼的敌人,必须让他们变成一具具尸体,再从这城楼上给抛下去。

混杀之中,他还抽出时间,和同样浑身是血的大牛咧着嘴相互咆哮:干他娘!

多么熟悉的场景,从阆州城郊、到阆州城楼、到玉山山谷、再到这恩阳城楼,敌人换了一批又一批,不变的是这些血,永远这样鲜红。

不变的是这些浴血杀伐,映现出男子豪情。

混杀之中,他还看见了伤势未愈的卢之遥,也提着刀,在奋力砍杀。这个年轻人,再也不是那个曾经的玉面公子哥,杀人让他的人生重新得到了诠释。

…………

随着冲上城楼的敌军全部被歼灭,敌人也暂时放弃了攻势,纷纷退去。

沈梦最担心的依然是城门,敌人每一次冲撞城门的声音,都让他内心的忧虑又加重一重。单靠云梯爬上城来的敌人,他们有足够的时间去逐一杀死,而一旦城门被破,敌军蜂拥而入,单凭自己这点人手,是无论如何也抵抗不住的。

到东川军暂时退去之时,沈梦一面吩咐士兵们到城里去,继续搬运石头和木材,自己也赶紧下楼来查看城门的情况。

情况比他想象的更加糟糕。大部分的榫卯都已经被震断,失去了固定的作用,门闩上的横木也被撞击得到处是裂缝,堆在城门后的巨石和木块都被生生地推后了半米。

但即便是这些完好,也都无济于事,因为城门已被撞破。这城门,本就是柏木制成,上面有只有些许的几根铁片做固定作用,加上常年的水汽浸泡,根本就是不堪一击。接下来,敌军即便不用撞击城门,只是用刀砍,这城门也已经支撑不住。

敌军的下一次进攻,城门必破无异。

沈梦嘱咐大牛负责城楼上的镇守,便吩咐虎子和卢之遥带着各自的士兵,来到城门后,一面继续碓垒可燃的木材,一面沿着城门开始挖坑……

但是东川军只给自己留了半个时辰。

半个时辰后,东川军再次攻来。

这一次,透过城门上的破洞,沈梦看见人数更多的敌人冲过来,他们面目狰狞,举着刀,或是盾橹……杀喊声更加震耳……

这一次,他几乎看不到获胜的希望。但失败,则意味死亡。

人生,有时候不是选择题,没有给人留下选择的余地。

只有奋桨击流,狭路相逢,勇者胜。

沈梦亲自举着头把,站在最前端。他看着敌人疯狂地撞击城门,城门上的灰尘簌簌落下……接着是木屑飞溅……横木断裂……城门后的支木和巨石在巨大的冲击力下,像是被炸弹爆破一般,瞬间弹飞开来……

恩阳城破。

黄二浪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