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五代杀出一条血路

第100章 木炭

离开巴州前,沈梦还是去通知了费祥。

费祥听后,也是失望至极,许久站在夜色里,不曾动弹一下。但最后还是洒脱起来,“沈副使既然做出了这个抉择,其实也大可不必太过消沉,人生的起起伏伏,本就是常见之事。便像老夫这般,立不了朝堂之上,还可以退隐山林,自娱自乐,不必太过挂牵。”

沈梦倒是没有想到,在这个时候,费祥不但没有谴责自己,反而过来好言安慰,心里自是十分感激,也对这位司马有了更多的认识。

至少他这般胸襟,便值得自己去学习。

“沈某今夜前来,一则告知将退兵恩阳的消息,向司马表示歉意;再则也是想告诉司马,我俩密商之事,必不能瞒过李刺史,他日司马若在巴州难以为继,可以来恩阳歇足,沈某必定奉司马为上宾。”

费祥闻言,笑道:“沈副使这番心意,老夫铭记在心。不过沈副使还是小看老夫了,莫说一个李刺史,他发现了又如何,老夫还未曾怕了他。沈副使只顾放心回恩阳,老夫在巴州,恭闻副使重振雄风的消息。”

沈梦谢过费祥,便离开了巴州。

沈梦是带着自己的军队连夜奔回恩阳,众人一路均是沉默无声,到了恩阳,便倒头大睡,睡他个天昏地暗。

至于卢知县一行人何时动身返回,至于巴州乱兵如何安抚处置,统统与自己无关。沈梦只想睡觉。

这一睡,直到申时方醒,沈梦只觉得头脑发胀、浑身酸疼、四肢乏力,看来自己是染了寒气,感冒了,待用手去摸额头,却已有一块湿巾搭在上面。并且襦袍长裤也有人替自己褪了,身上盖着厚厚的棉被,沈梦依稀记得昨日回屋时,是直接倒在床上便睡,连鞋袜都未脱,也未盖被子。

活该!沈梦也不知道是骂自己活该受了风寒,还是获得活该落得这般境地。

倒是替自己褪去衣袍、盖上棉被的人,待会得好好谢谢他。

会是哪个小兵崽子呢?

沈梦虽然贵为县尉,但这县衙内并没有下人,平素生活起居也都是自己亲手操持,能进这屋内替自己除去衣物的,自然是住在前排厢房中亲兵了。

正在沈梦胡乱猜测之时,一股香味隐隐飘浮进来,接着一团粉红,轻步进来一位袅娜女子,却是莲儿。

莲儿手中还捧着一碗汤药,进来后,见沈梦已经醒来,嫣然一笑:“郎君醒了,觉得好些了么?”

看着她手里的汤药,沈梦满心感激,“难为你了。你什么来的?我这睡过了头,都不知道。”

“啊哟,你还说呢,可把我给吓坏了,我进来的时候呀,你就那么横着卧在床上,满脸滚红,说着胡话,还是我帮你褪去……你现在还烧得紧么?”

莲儿一阵娇羞后,便关切地问道。

原来是她!再看莲儿,秀眉微蹙,神色间满是关切,沈梦感动不已。想说些感谢的话来,却终是没说出口,只是取过她手中的汤药,两大口便全部哽下肚去,丝毫觉不出苦味来。

莲儿抿着嘴笑道:“这药也是什么美味的食物么?”

看着莲儿笑,沈梦也止不住温暖地笑着。

“卢县令他们已经回到府上了么?还有,你怎么过来了?”

“郎君这是何意,难道莲儿就不能过来看你么?”莲儿假作愠色。

沈梦连连道歉:“是沈某言语疏忽,倒辜负了小娘子的美意。其实前些时间我也曾到卢府来找过你,但你恰巧不在,这次回来后,正说寻个时间来拜望呢。”

“啊哟,要郎君屈尊来看莲儿,莲儿可是担不起……”

沈梦正要急着辩解,莲儿却“噗嗤”笑出声来,“瞧把你给急的!要我说,郎君你还真跟其他贵族公子不同,你呀,经不起逗,也不会看女子的心思。”

沈梦讪讪一笑:“我本来也不是贵族公子……”

“可莲儿就喜欢郎君你这样。”

莲儿这句话让沈梦猝不及防,一时倒愣在那里了,这算是她在给自己表白么?他看莲儿的眼神,十分真诚,完全是发自肺腑。

最后,还是莲儿又一声笑,化解了气氛的尴尬。笑容退出,莲儿幽幽地说道:“郎君也莫放在心上,莲儿这类女子,喜欢的人可多了,你想,我见着客官些,不都得说喜欢吗?要说不喜欢,莲儿早被他们给打死了。”

沈梦心里明白,莲儿对自己说出的喜欢和对那些客官说出的不同,莲儿故意这么说,不过是不想让自己为难。

莲儿这番心思,让他在感激之余,也大为感慨。

沈梦不愿意说笑,便认真地对她说道:“你待我自然跟那些客官不同,我待你也不会像那些客官那样。你喜欢我,我便也会在心里喜欢你。”

莲儿听候,脸上闪过幸福的光芒,但随即又化为一丝忧愁凝结于眉间,最终,只是幽幽一叹:“郎君这样说,莲儿知足了。莲儿喜欢郎君,更会在心里感激郎君。”

说完,赶紧拿了汤碗和沈梦头上的湿巾出去,生怕出得晚了些,便会落下眼泪来。

再次进来的时候,已换了新的热水,来给沈梦擦拭;沈梦待要说些感谢的话,她又出去了,再进来的时候,捧进来一只陶制的火炉……

沈梦就看着莲儿进进出出,为自己不停地忙碌,心里自是十分感激。

当莲儿把木炭放进火炉,再用火折子点燃的时候,橘黄的火焰团团升起,屋里瞬时变得温暖如春……

沈梦猛然一惊,指着那正燃烧的木炭,“这……你们叫什么?”

“浮炭哩,”莲儿被沈梦突然的动作一惊,带些嗔怪地回道,“郎君难道没有见过?这也难怪,我看啊在巴州,除了卢府还真找不到哪家能烧得成浮炭,郎君你可不要小看这黑黢黢的一截,能烧三、四个时辰呢。你上别处都是买不着,卢府在入冬前都打好了窑、伐好了木头,不知道卢知县从哪里得来的秘方。公子若觉得好,莲儿回头再给你取些来……”

什么浮炭,这不就是木炭嘛,这玩意制作起来如此便利,怎会也这样稀少?

沈梦转过念来,也开始埋怨自己,天天跟着一起用木材烤火,怎得就没想到把木材制成木炭。旁人没想到也还罢了,自己这个穿越过来的人怎么也没想起。沈梦无奈地笑了,自己天天忙着与人算计、争斗,学习这个时代的法则,完全的成为了这个时代的土著人氏,倒把自己的一些优势给忘了。

再看这浮炭,跟他曾经烤过的木炭、纲炭完全没法比,色质不纯,炭身遍是裂缝,烧起来尘烟较大,自己完全有把握能烧出同样的,甚至更好的出来。

前几日巡视工地,看见干活的百姓们都正受到严寒的困扰,有些人甚至冻得耳朵都裂开了,制成一批木炭出来,倒正好可以缓解这个问题……

黄二浪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