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要杀夫:将门夫人有点狠

第39章 惹事非(2)

扶桑也注意到怀雨的异样,赶紧走过来,露出了最甜美的笑容,“不要怕,姐姐不是坏人,姐姐不是故意吓到你的,赶紧坐下来,想吃什么,姐姐去叫人给你做,”说着就将怀雨拉在了座位上。

怀雨平日里叽叽喳喳的一个人,在她面前竟然如此的乖巧,我忍不住笑了,赶紧将她们两个人拉开,“好了,你就不要在这里吓她了,”我拉了拉她的衣袖,“我们都饿了。”

“死丫头,你竟然教训起老娘了,看老娘不扒了你的皮,”她又习惯地插着腰,可看来一眼怀雨,脸上都充满了笑容,“没关系,姐姐就是开个玩笑,你先喝茶,”说完还给怀雨倒了一杯茶。

然后就将我拉到一边,“死丫头,你这几天去哪里了,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在对上我的目光之后,神情立即变化了许多,“我就是担心你要是走了,没人去后厨帮忙了,”她本就别扭的语气更加别扭了,“当然,那个死鬼生前把你当做亲生女儿一样,你要是出了点事情,到时候他还不得埋怨死我。”

她啊!就是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扶桑姐,这几天发生点事情,我现在暂时住在朋友那里,等过一段时间,我就回来了,让你担心了。”

她整理了一下衣衫,“老娘才不担心你呢?自作多情,”就在这个时候有伙计喊她,她应了一声,“死丫头,等我忙完了再找你算账,”然后就扭着婀娜多姿的身子走了过去,“幸流,放下你手中的活,就给那一桌准备饭菜。”

这句话酒楼里很多人都听见了,可是她就是这样,那些人也早就习惯她这样的风格了,甚至还有人开玩笑说,若是一天没有听到她的骂声,就觉得浑身难受,当然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这里的饭菜真的是一绝。

我回去的时候,怀雨还心有余悸地看着她离开的方向,“慕姐姐,你有没有觉得很奇怪?明明这个老板这么凶,为什么还有这么多人来这里吃饭?”

“她啊!就是性格古怪,其实人不坏的,等你以后跟她相处久了,就明白了,”她有些怀疑地看着我,过了半天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下,“既然是慕姐姐的朋友,那就是我的朋友。”

我实在是受不了她这么认真的模样,“好好好,都依你,”也就一会的功夫,酒楼的拿手菜就陆陆续续端上来了,烧花鸭,小肚儿,什锦苏盘,烩三鲜······,这是要把所有的菜都通通上一遍吗?

我也没有见识过这么大的场面,每碟中都放置少些,桌子上很快就摆满了,怀雨更是愣愣地看着,我不禁汗颜,唉,她这是又要做什么啊!

旁边桌的客人也没有心思用餐了,就只是盯着我们议论了,无疑就是好奇我们两个人究竟是什么来头,竟然有这么大的排场,我暗暗地腹议,“老妖啊老妖,只怕你都没有这样的待遇吧!”

“菜已经上齐了,两位请慢用,”终于结束了吗?我暗暗地叹了口气,有些费力地扯出了一丝微笑,“替我谢谢扶桑姐,也谢谢你们了。”

我看着还在愣神的怀雨,“先吃点东西吧!”我的目光在桌子上扫了一圈,这我要怎么给她介绍啊!犹豫了一会,最后我还是放弃了,“赶紧吃饭吧!”

“嗯,吃,”怀雨拿着筷子犹豫着半天,也不知道应该从那道菜下手,最后竟然放下了手中的筷子,紧皱着眉头,我还以为她被吓到了。

却看到她贼兮兮地凑到我身边,“这么多漂亮的菜,我真的舍不得吃,慕姐姐,我好想去找个画师,让他把这场面画下来,最好把我也画进去,这应该够我炫耀的了,真是太幸福了。”

“好了,赶紧吃饭吧!”还真是的,“慕姐姐,我幸福地快要晕倒了,”她好歹也是将军府的人,若是被北煜看到她现在这副模样,恐怕会被气死吧!

在我的再三催促下,怀雨终于重新拿起来筷子,扶桑姐大约是忙完了吧!拎着一坛酒过来了,靠在怀雨身边,“小妹妹,这是姐姐亲自酿的果子酒,酸酸甜甜很好喝的,你要不要喝点。”

怀雨被她的亲近吓到了,其实我也曾经被吓过,她就是喜欢捉弄别人,“没关系,你喝吧!”我赶紧安抚她,那酒我喝过的,酸酸甜甜很好喝。

“老板娘你怎么这么偏心,她们两个小姑娘都有果子酒喝,怎么我们什么都没有呢?”有大胆的客人开起了玩笑,紧接着又是一群人附和。

扶桑姐站起来,脸上的柔情被乌云遮挡,“你也想喝啊!那你想办法变成小姑娘,我也请你喝酒,”大家哄笑了一会,“真是不自量力,竟然想喝你姑奶奶我酿的酒,也不打盆水照照自己。”

“小妹妹不要怕,姐姐不会对你这么凶的,”她怒气地脸庞在看到怀雨后,又瞬间变地柔和起来,我实在看不下去了,“别闹了,回去该做噩梦了。”

“就你多嘴,赶紧吃你的饭吧!也不知道这几天都吃了什么?脸都瘦了一圈了,你又不去参加选花魁大赛,就不能好好照顾自己吗?”怪不得她准备了这么多的食物,原来是以为我这几天受了委屈。

怀雨自然也听出来她话里的意思,竟然气势汹汹地盯着她,“我们都对慕姐姐可好了,慕姐姐才没有受委屈呢?”

“哎呦,小妹妹原来挺厉害的,”她好笑地看着怀雨,怀雨本来与她对视着,却慢慢地低下头来,她转头看向我,“小妹妹比你可爱多了,”说话的时候也给我倒了一杯果子酒,她知道我喜欢喝的。

“扑通,”门口突然传来了声音,顺着声音就看到了一个穿着红衣的女子跌倒在门口,扶桑姐皱着眉头站了起来,“那个不长眼的,要是撞坏我的门你赔得起吗?”

“老板娘救我,我是霜儿,”那红衣女子跌跌撞撞地跪在扶桑姐的面前,扯住了她的裙摆,“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弄成这副模样?”她那里晓得发生了什么事情,想要逃开,却因为霜儿攥的太紧了,根本就松不开手,“死丫头,还不赶紧帮我拉开她,哎呀,脏死了。”

霜儿哭得很凶,什么都听不进去,只是求着她救人,“哎呀,你不要哭了,你不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怎么救你啊!”霜儿听她说要救自己,就赶紧松开了她,可是才刚刚松开她,她就躲在了我的身后,“赶紧来人把她赶出去?”

她一向最怕惹事的,这点我是知道的,第一次来这里吃饭,得知老妖救下了我,她就一直在数落老妖,说他为什么要多管闲事,说什么难道当初吃的苦头还不够吗?我虽然只听到了些许的对话,可也能推断出应当是以前被救下的人伤害过。

我才刚刚得罪完许广,就我现在的身份若是多管闲事,只怕会给北煜带来麻烦,这不是我想要的结果。

而且这世上每天有那么多可怜的人,就在我犹豫的时候,怀雨已经上前将她扶了起来,“不着急,你慢慢说,我一定会帮你的。”

她身穿一袭红衣,却又如此狼狈,应当是被人强娶,而能够如此肆意妄为的,应当是有权有钱的人,果然与我料想的一下。

她被某位不知名的公子看上了,要娶她为妾,不过这熟悉的路数,我怎么感觉好像在什么地方见到过呢?梧桐郡的吴子敬,还真是同一种坏人,同一个思维。

“慕姐姐,我们帮帮她吧!”怀雨有些期待地看着我,还未等我做出反应,就被扶桑姐拉在了身边,“小妹妹,你还小,你不知道这其中的事情有多复杂,你只看到了眼前可怜的她,却没有想过若是管了闲事之后,会变得跟她一样可怜的我。

姐姐年纪大了,已经经不起折腾了,你还太小,也对付不了她们,至于你的慕姐姐,她就是想管,她也没有这么能力去管,所以小妹妹,你还是赶紧坐下来吃饭吧!吃完饭好好地回家去睡一觉,就当没有看到这件事情吧。”

她的语速本来就快,而且声音又高,怀雨根本就没有插话的机会,终于听她说完了长篇大论,她的眼眶中已经含着泪水,“慕姐姐,难道你也见死不救吗?”

一面是天真无邪,对世界充满爱的小姑娘,另一面是攸关性命的选择,我就应该听北煜的话,好好地待在房间里,没事跑出来凑什么热闹,唉,后悔啊!“救,肯定要救,可,我们总要先想个办法吧!”我终于还是在她期待的目光中妥协了。

扶桑姐有些愤怒地甩开我的手,“跟那个死鬼一个德行,”说着就走了,就在我犹豫着应该怎么办的时候,她突然转过身来,“还不赶紧把她扶到后面去,她身上都是伤口,你看不到啊!”

“真是的,我怎么就遇上你们了,”又看了一眼凑热闹的客人,“你们看什么看,吃完饭还不赶紧滚,等着老娘送你们啊!”说着就抱怨着离开了,我与怀雨对视了一会,赶紧将她扶了起来,走去了后面。

寒夏儿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