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到一本木叶忍者

第5章 写轮眼开启

走进家里的小屋前,带土远远地就看见门前围了一大群人,他心中一顿,在他记忆里,除了父母的尸体被运回来的时候,从未有过这么多族人来到家里。

发生了什么事情?他惊疑着飞奔冲到家门,就看到这些族人脸上的疲惫和悲伤。

“带土回来了。”

“带土,快进去吧,送你奶奶最后一程。”

“可怜的小家伙,这下是彻底成为孤儿了。”

“嘘,别说话,族长都在呢。”

带土走进屋子里,原本有些涨红的双眼此刻早已是包不住眼泪,他几步冲到榻前,抓住奶奶的手臂,哀嚎大哭。

“小带土……”昨天气色还很好的奶奶,今天已经是面黄枯瘦,说话也是有气无力,她努力伸手够到了他的头发,“你终于回来了。”

迎着奶奶那慈祥和蔼的笑容,带土浑身上下都在颤抖,“奶奶。”

站在一旁的族长摆了摆手,屋子里围着的一群人都退到了屋外,只剩下他和儿子。

“带土,奶奶不行了,你要好好的活着,成为一个坚强的孩子。”奶奶的脸上凭空多出几分红润,她认真地打量着眼前的大孙子,努力将他的模样映入心底深处。

“奶奶别走好吗?”带土擦拭了一把眼角的泪水,却发现奶奶嘴唇颤抖了一下,努力想说些什么,握住他手掌的手却突然往下垂了一下,眼中慈爱的神采逐渐涣散。

族长叹了口气,抬脚走到跟前,“带土,你奶奶已经去逝了。”

“你胡说,你奶奶才病逝呢。”带土猛地回过头来,发狂地瞪向他。

族长微微一愣,站在门边的宇智波一族的族人却纷纷动怒,“宇智波带土,你竟然敢对族长不敬?”

“没大没小的,一个吊车尾的废材,果然说不出什么好话。”

“都给我闭嘴。”族长回头瞪了一眼这些家伙,神情有些不耐烦,“退出去,准备好祭品再进来。”

“是。”一群族人恶凶凶的气势瞬间在族长三勾玉写轮眼下烟消云散,他们陆续退了出去,将房门给掩上了。

“父亲,带土这是……”一旁年轻的忍者在带土面前蹲下了身子,一脸惊讶地打量着带土眼中充血的眼球和变成一个黑点的瞳仁,在那瞳仁外围的一个黑圈上,竟然还有着一个勾玉。

“双眼单勾玉写轮眼,没想到带土能在6岁就能开启写轮眼。”族长看了一眼榻上没了生息的老人,叹了口气,“带土,节哀顺变。”

匍匐在榻前哀嚎大哭了一阵的带土,只能是眼睁睁地看到奶奶的遗体被收敛,随后,宇智波一族的族人都到齐了,灵堂里,他哭得双眼肿红,直到下半夜,灵堂只剩下族长宇智波凛和他的儿子还陪着带土。

“带土,我会帮你向忍者学校请假的,身为宇智波一族的男人,你要学会坚强。”

带土低着头,身子止不住的抽搐,却没能挤出任何眼泪,此刻他的眼睛肿得涨红,只能勉强张开干涸的嘴唇,“谢谢族长。”

“富岳,你先别去警备部队了,陪一陪带土吧。”

“是,父亲。”

带土回眸看了一眼身旁这位年轻的忍者,这才留意到他身上的服饰,上忍马甲?这么年轻的家伙,竟然就已经是村子里的上忍了。

宇智波富岳就在带土身边的蒲团上坐了下来,他拍了拍带土的肩膀,“妈妈去逝的时候我也是这样的,带土,你和宇智波一族的大多人不一样,从小就没有父母,是奶奶一手带大,我觉得你应该学会更加坚强。毕竟奶奶离开之前,也是希望你以后能够过得更好。”

带带直视着他的双眼,“谢谢。”

“这边我会通知下去,如果有愿意前来吊唁的忍者,都可以过来帮着送你奶奶最后一程。”

“谢谢。”

“不用太过感谢,你能在这个年纪开启写轮眼,可是我们宇智波一族为数不多的天才忍者呢,不过这也证明你和你奶奶的感情很深。”宇智波富岳深深地看着带土,“你是个重情重义的后辈,我希望你能够尽快走出伤感,成为一名能够独当一面的忍者。”

“可我……我在忍者学校只是一名吊车尾呢。”

富岳咧嘴一笑,“现在不是了,你已经开启了写轮眼,拥有写轮眼的忍者,都是宇智波一族最为宝贵的财富。”

“我们宇智波一族的忍者,开启写轮眼必须经历生离死别,感受这么大的痛楚吗?”带土低着头,神情有些难受。

富岳身后揉了揉他的头发,“没办法,谁让我们都用情至深呢。”

“嗯?”带土愣了愣,貌似,也的确是这样的哈。

“前辈。”

“嗯?”

“单勾玉写轮眼有什么用处呢?”

富岳一手摸着下巴,努力思考着这个问题,他歉意地看了一眼带土,“应该……应该能看破一些敌人的招式吧,如果你擅长幻术的话,单勾玉写轮眼也能协助你施展一些低级的幻术。”

“就连富岳前辈也不知道呢。”

“那个,很抱歉,我第一次开启写轮眼就是双勾玉写轮眼了。”

带土瞳孔放大了一些,“不愧是富岳前辈,好厉害。”

“嗯,所以努力修行吧,总有一天,你也可以达到我这种境界的。”

“是。”

富岳就这么陪着带土在灵堂前守了一晚上,待到天亮后,他才被警备部队的人叫走。

带土奶奶的葬礼很简单,族人们大多也就是来打个照面,待到落日黄昏十分,带土站在碑前,脸上已经没有泪痕了。

“带土,节哀。”琳是跟着她爸妈一起来的,带土也是第一次见到她的父母。

她的母亲是一位温柔的宽额头长发女人,父亲是一名木叶上忍,他身上那象征着上忍的马甲和冷峻的表情,让带土心中微颤。

“我们刚刚才听说这件事情,带土,你是个坚强的孩子,今后有什么需要,可以告诉我。”离开之前,野原新之助宽慰了带土一句。

“谢谢。”带土目送前来吊唁的人一一离开,在转身回到墓地的时候,他突然瞧见街角一道黑影一闪而过。

他抬脚追了上去,刚跑到十字街角,只看到了一个背影。

“喂,该死。”他大口大口喘着粗气,一扭头,身后保持着倒立姿势的迈特凯一脸发愣地看着他,“带土,有事吗?”

“刚才从这里跑过去的家伙,你看到了吗?”带土努力平息好喘气,睁大眼睛看向他。

“我……我在这里修行,并没有看到其他人呢。”

“这样啊。”带土微微点头,落寞地转身离开了。在他转身之前,嘴角明显勾勒了几分,开启写轮眼之后他,分明能够看到迈特凯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神朝着一个方向楞了一下。

他走过街角就靠在一个阴暗地角落里静静地等待着,不多时,一道身影落到了凯的身边。

“这一次谢谢你了,凯。”

“没关系的卡卡西,你能答应和我对决,真是太好了。”

“额……凯,要不我们的对决推迟一下吧,我得立即赶回家去。”

“卡卡西,你该不会想耍赖吧,喂,你这家伙。”

“那个凯,松开松开,好吧,我答应了,不过你得你答应我别把今天的事情说出去。”

“喂,你们这些天才都是这么奇奇怪怪的吗?为什么不让带土知道呢。”

卡卡西沉默了一会儿,“这家伙虽然只是个吊车尾,但有些要强,如果我出现在他面前,他岂不是会感谢我,然后……”

“哈哈哈哈……”话音未落,巷子里就传来了凯的大笑声。

“喂,凯,你笑什么?”卡卡西顿时恼羞成怒。

“我说卡卡西,你该不会很期待和带土吵架吧。”

“才没这种事呢,谁想搭理那种大白痴。”

“哦,是嘛,那你该不会喜欢和他对决吧。”

卡卡西微微一愣,“他从来都不是我的对手,我怎么会期待和他对决?”

“可我听他说,你曾经偷偷尾随到女孩子的屋子里。”

“混蛋,凯,你别听那个混蛋大白痴瞎说,这都是没有的事。”

“好了卡卡西,让我们来一场青春的对决吧。”

“哟西,那我们看谁先跑到村外的森林。”

“喂,卡卡西,你这家伙,不是说好体术的对决吗?”

卡卡西露出几分狡黠,“我赶时间回家。”

直到两人的脚步离开,带土的身影才从街角走了出来,他看着两人奔跑的方向,正好是旗木一家所在街道。

“卡卡西是在等他父亲回家吗?听说他妈妈也很早就……”带土轻咬着下嘴唇,“不过这个混蛋大白痴,没想到他这一次也会过来呢。”

“他父亲白牙大人,这一次任务应该会很顺利的吧。”带土走回墓碑前,将面前的花整理了一下,“奶奶,我先回家了,明天再来看您。”

在他离开陵园之后,远在几公里外的火影办公室,一张充满皱纹的脸透过水晶球看着这道消瘦的影子,眼中多出几分怜爱,“六岁就成孤儿了吗?还真是可怜啊,小带土。”

眯着眼

作家的话
第二更完毕,继续求收藏和推荐票,朋友们可以去起点app上面给本书投资,会有收益的,另外有书单的朋友也可以加一下本书,作者君万分感激!!!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