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贼之黑公爵

海贼之黑公爵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8章 028.大震撼的初始版本

嗤拉,刀剑相继出鞘,在这之后拂晓身体猛的向前垮了一步,左右手的两把武器顺势扬起,向正前方空气急速斩去。

刀剑的表面仿佛气势澎湃,让哈维瞳孔一缩,身体止不住在剧烈颤抖,那两把斩向空气的刀刃明明普普通通什么都没有,可此时在他察觉到的那种气势,却如同凶狠的猛兽。

二刀流·春雷!

茫然间好像听到了雷霆在翻滚。

四周明明没有任何风和气的流动,但烛火却疯狂的晃动,始终没有熄灭,身体却仿佛陷入一种无边的漩涡和压迫之中。

场面诡异的寂静。

哈维心中疯狂呼喊脑袋上冷汗直流,但身体始终却无法动弹,明明想逃跑,思维也清楚无比,可身体却不受指挥,只是呆立不动。

要被杀死了……这种感触无比真实。

哈维十名手下感触更深,感觉是被施了魔咒,恐惧占据了整个思维,瘫倒在地下剧烈颤抖。

呜……像是有一阵风在吹,从身体上蔓延而过,可众人心中十分清楚,这绝不是风,更像是一种无上霸道的怪异存在。

嗤拉……刀剑突然入鞘,哈维心头的压迫骤然消失,瘫倒在地。

得……得救了……

这诡异的一幕把哈维一行人惊的魂不附体,接着又见到拂晓面容上闪过的笑容,如同居高临下的审视目光。

“我这剑招如何?”拂晓俯视着哈维,对自己所用的剑招很满意。

所谓春雷阵阵惊风雨,这一剑招的灵感,来源于原著的大剑豪罗罗诺亚·索隆所斩杀莫奈而使用的一刀流·大震撼,当然,目前这招与原著索隆所用的大震撼还无法媲美,最多只能利用气魄震住实力低微的角色,能够震慑住哈维已经是难得的收获了。

这一招最多算是大震撼的最初始版本。

这一招中还隐隐附带霸王色,那日无意中觉醒霸王色霸气之后,拂晓就尝试着如何能够不战而屈人,但是他没有学习过霸王色霸气使用方法,也捉摸不出来霸气的使用原理,所以尝试这一招的时候,刻意在其中掺杂了个人情绪,没想到还真成功的使用了出来。

刚挥出来的那一刻,他隐隐约约的感受到,之前的那种剑术束缚在逐渐减弱。

斩击不远矣。

拂晓心中渐渐明白,这是即将要步入剑豪的境界。斩击的原理如果用21世纪的思维来解释,可以解释为好几种不同的说法,可以是强大的剑刃聚集起来的风压攻击,也可以是利用剑刃撕破空气造成的气流攻击。

但不管如何理解,斩击都是利用武器在外部世界造成强大的力量压迫产生各种不同的气流来攻击目标,与他所使用的水龙吟一样,都是借用外力形成的攻击,只不过水龙吟只有在下雨天或者是靠近水源的地方才可以使用。

而真正的斩击没有任何使用限制。

用这种方式来震慑哈维,要远比用武力制服更为有效。

哈维趴在地上剧烈的喘息,听见拂晓戏谑的声音才回过神来,目光怔怔的凝视着他:“太……太霸道了。”

哈维下意识的回了几个字,拂晓顿时大笑:“就凭这份眼光,你又足够的资格跟我混。”

哈维心中一喜,可听了拂晓下面的话,又开始担忧起来。

“不过对于不忠的人,我不止会然让他体会到什么叫做惊慌失措。”拂晓的表情突然变了,冷漠的目光朝其中一名瘫倒的难民直视,“我更会让他体会到什么叫一剑穿心的痛楚。”

嗒嗒嗒……轻微的脚步声如同催命的符咒,瘫倒的难民惊恐看着拂晓一步一步走来,他像是预示到了什么,拼命爬起来想要往门外逃去。

噗嗤……

难民睁大了眼睛,看着从胸膛透体而出的剑尖,剑尖上的血液在烛火下闪着妖异的寒芒,以及传递到脑袋中撕裂灵魂般的痛楚,呜……他用尽全力也释放不了这股深入骨髓的剧痛,只能无声哀嚎,在地上扭曲的挣扎片刻,再也不动弹了。

“你……”哈维怒极攻心,可话还没说出口,就瞬间停顿住了,因为他看见了拂晓转过头来的面容上,一道前所未有的纹路如树枝般延伸,在那种发红的纹路中,如同渐渐流淌的血液,把整片纹路都染的猩红无比。

他这一剑贯穿的极狠,就算是对生死早已漠然的难民见了都不寒而栗,对付狠角色,必须要用更狠的手段来制裁,才能够让他们恐惧。

场内的难民,包括往日凶狠无比的哈维全部都被这一幕震慑住了,这是拂晓经过一连串气势和行动叠加的行为才能够达到的效果,若上来就杀人,最多让哈维产生恨意,若只是利用二刀流气势震慑,哈维也不会长记性。

先利用二刀流气势震慑住哈维,在用雷霆手段杀人立威。若是多拉格见到这狠辣的一幕,不知会不会改变想法,后悔邀请拂晓加入革命军了。

“哈维,你忠于我吗?”拂晓左手拿着滴血的指挥剑,朝着哈维靠近了一步。

“当……然。”哈维艰难的开口,但身体却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他本身与拂晓只是合作关系,但经此一役过后,他已经不在有任何想法了,这是一个喜怒无常的恶魔,谈笑间用最狠辣的方式杀人,在他心中已经成为了抹除不去的烙印,这一辈子都不可能忘记。

**同志曾经说过,对待同伴要像春天般温暖,对待敌人要像严冬一样残酷无情。

这就是拂晓的信条。

“我相信你,哈维,你是个聪明人。”拂晓露出了温和的笑容,但在此时哈维的眼中,这种温和的笑容再也不具备温暖的感觉,反而有种残酷的冰冷。

卫兵来了后在拂晓安排下,把门口的难民尸体处理掉,卫兵是夜晚临时组建的,总共二十人,大多数都是具有一定战斗力且年轻力壮的平民,这是属于拂晓初步的私人武装,若有时间稍加培养,可以形成一股不小的战斗力。

过了一会,哈维带着手下离开,在离去之前还忍不住多看了拂晓两眼,见拂晓只是含笑着向他点头,心中又是咯噔一下。

“老大,贵族那边怎么交待?”手下低声问道。

啪……哈维立即抽了他一巴掌,低声骂着:“交待尼玛,全都是因为你这个蠢货弄来的贵族谈什么合作。”

“事情是不是你泄露的?”突然,哈维想起了什么,冷声质问,今晚拂晓好像是知道他会来一样。

“不,不是我。”手下捂着通红的左脸说道。

“就算我死了你也成不了野窟镇的老大!”

“我……老大我从来没有这么想过。”

伦琴从黑暗的阴影中走了出来,静静的看着拂晓半响,“大哥,你真的相信他的忠诚?”

拂晓摇摇头,缓缓说道:“人只要有一次背叛,就绝不可原谅,哪怕只是背叛的念头,都绝对不能饶恕。”

哈维死定了。

伦琴目光顿了一下,心中已经给哈维判了死刑。

斑瓓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