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盏人间

第38章 耍我很好玩是吗

沐灵回去路上还是糟了意外,武力不行,只能被迫动用灵力。反正来人招招凶恶,毫不留情!

沐灵刚一摧动灵力与之交手,那人便像是热血沸腾了一般,更是下了死手。

沐灵见此也不手软,奋力相搏。

二人过手几十招,最后沐灵也只是险胜而已。

沐灵上前摘了他的半张面具,发现竟是那日的奇怪男人。

她气极,捏着他的双颊愤恨道:“我跟你什么仇什么怨,这么想杀我?”

奇怪男人撇过头挣开她的手:“你果然不是一般人!”

沐灵盘坐在他的面前,胳膊支在腿上撑着脸,一脸无奈:“废话,一般人能撑得住你这么打?”

奇怪男人缓了会,擦着嘴角的血迹起身:“走吧,是我输了。带你去解决秦家那个麻烦。”

沐灵不愿,这人行动太过诡异,而且他的手心也有血痕!跟那个大叔一般,这其中定有问题……

“放心吧,我又打不过你,你怕什么?”奇怪男人见她半晌不动,出声催促道。

沐灵依旧坐在地上,抬头看他:“你手上的是什么?”

奇怪男人没有设防,伸出了手。

血痕袒露在沐灵眼前,微乎其微的皱了眉。之后她笑的随意:“看错了!”

奇怪男人注意到自己手上的痕迹,立马握拳,将手附在身后:“前些日子手上受了点伤……”

又是受伤?

沐灵骑上马,冲他喊到:“我要回家一遭,既然你愿意去处理那麻烦,我希望我再回来时不会收到秦家的挑衅。”

“何时回来?”奇怪男子对着绝尘而去的沐灵喊着,可她并未作答。

真的是让人头疼的女人,奇怪男子无奈,瞬移而去。

沐灵到了魂契阁,便急急的去找了情欢,受了伤还奔波劳累,身子已然吃不消。

“怎么回事?”情欢接住了要往下坠的沐灵,一脸担忧。

沐灵有气无力:“被打了,可疼了。”她趴在情欢身上,有些撒娇,有些虚弱。

“谁能伤你?”情欢皱眉头,按理说沐灵灵力不差啊。

“一个混蛋!”沐灵一想起,便恨得牙痒痒:“快给我瞧瞧吧。”

她伸了手,情欢也不耽搁,为她诊治一番。

还好她伤的不重,调理几日便好。沐灵不信,非要情欢给她多瞧瞧……

几轮下来,情欢才发觉沐灵的心思,她道:“你是不是想逃着不回去?”

沐灵被揭穿,吐吐舌头辩驳道:“我这不是也真的受了伤吗?你让我多歇几日可好?”

情欢无奈:“好,我帮你拦着那个木头脸几天。但是你吧,究竟遇到谁了?”

沐灵盘坐在情欢的床榻上,苦恼道:“我也不知道那人是谁,不过我遇到了一件很怪异的事情。”

“何事?”

“我回来时遇到一个大叔,他的手上有跟那个奇怪男人一样的血痕!他们都说是不小心受了伤,可我瞧着那不像是受伤所致……反而像是根治于血肉,深植于骨髓。”

情欢听罢一头雾水,两人正沉默着深思。

房门突然被人推开……

进来的是古兮跟顾亦初,沐灵没有一点准备,第一次与古兮正面相见。

顾亦初不知沐灵回来,以为她还在江南。

近来古兮因王后去世之时心情低落,他宽慰之时泄露了情欢可救,闻言她便嚷着要来。

四目相对,四人皆是愣了。

“你是沐灵?”古兮脸上还带着泪痕,人也消瘦了许多。

沐灵见状,无奈起身点头。

“是你杀了我哥哥?”古兮突然戚笑了一下,泪也随之而下。

沐灵闻言看向顾亦初,他眼神闪躲。他不是逃避,只是不知如何解释!

古兮只是当初瞧见过沐灵,却并不知她是何人,对于她杀她哥哥之事也只是猜测罢了。

可当初,他也未帮沐灵开脱分毫。他所心虚的,不过是他那时的不作为。

可这在沐灵眼里,便是他告诉了古兮这件事情。

算了吧,坦荡承认吧:“是。”

她说的太过轻松,古兮愤恨挥手,掌风袭来却被沐灵一手抓住:“你还没资格掌掴我!”

说起来,沐灵也算是用命还过她一次,也不算亏欠。

“你早就知道是不是?”古兮挣回了手,一脸绝望的看着自己的魂契:“为什么不告诉我?”

她崩溃吼着,难堪的只有顾亦初。

“耍我很好玩是吗?”古兮双手掩面,想要给自己留些颜面。

房间里沉默了很久,顾亦初心疼的看着古兮,而沐灵冷着眼瞧向顾亦初。

末了,古兮隐忍着拭了泪,决绝的走出了那间房门。

顾亦初拉着她,她也只是轻启薄唇:“松开!”

她不会想顾亦初为她出生入死多少次,也不会顾忌沐灵为她差点丧命。

她的眼里,唯有他们的背叛还有嗜血!

一步一步踏出来的,是恨啊……

顾亦初不敢看沐灵,他怕质问。

他只是低眸说了声抱歉,便跟在古兮后面,一步一步送她回了皇宫。

这应是古兮最难走的一段路了,魂契阁外的小厮蹲在地上,可古兮只是摆手而去。

她在想,是不是她一旦坐上了这轿辇,她与顾亦初便就此分开?

岁月在走,情谊在流,一切就此断送……

古兮跪在王后灵前,妃嫔偶尔来瞧她几眼,多得是趋炎附势的巴结灵姬。

宫中再无宠溺古兮的人儿了,她也该放下纯真了……

吃人的后宫里,血路要她一步一步地走了!

王上也发觉了古兮的怪异,他曾过问几句,可后者只是木讷答话。

她曾想追寻王后脸上红痕是怎般,可话到嘴边竟觉得一切都没必要了。

何苦纠结,惹人厌烦?连她的魂契都会背叛,何况是一国之主。

近来她不再欢脱跳跃,众人只以为她是伤心过度,不多叨扰。

唯有灵姬,见她身侧再没了顾亦初,动了心思。

那日王后宫殿清理,古兮站在殿外,抬头瞧着那偌大的匾额,觉得甚是讽刺。

院里王后打理的月季已经枯萎,花无百日红,真是天地规矩……

灵姬禀退众人,站在她的身侧,摘下她瞧得那朵枯萎月季。

“近来怎么未见你那魂契?”她轻嗅,是生命凋零的气息。

“与你何干?”古兮不喜灵姬,尤其她近来甚是受宠,更是讨人厌。

灵姬将已被晒干的花瓣捏碎,笑道:“你不用这么敌对我,这个时候,你该恨的,是抛下你的、背叛你的、轻视你的。”

“你住口!”古兮眼里染了怒火,语气是孩子特有的稚嫩,却故作威严。

果真还只是个孩子……

灵姬轻抚着古兮微乱的碎发,笑道:“我也算是你父王嫔妃,你对我不敬我恕你无过。只是……这后宫能这般放过你的人,可不多了。”

“若是有了用我之处,随时可来找我。”

她说语气太过媚态,古兮竟忘了挣扎。

她踏步而去,苍生尔尔,仿佛皆在她的手里。

燥热的风轻吹,带走了灵姬的喃喃自语:“王后啊,我可遵守承诺了,放过她了……”

古兮愣在原地,她终于清晰的认识到自己的处境:以前后宫有王后,出宫有太子,远走有顾亦初。

现今这般,唯剩她一人。

王上对王后地叹息悲伤之状不过几日便烟消云散,沉浸在灵姬怀有身孕的喜悦里。

宫中曾经对灵姬不屑一顾的人,现今也是诸多巴结。她们盼着王上来时能多瞧她们一眼,指不定明日亦能受这般恩宠。

古兮一时间从万宠一身跌到人去楼空,她笑人心难测,也笑自己愚昧无知。

其实,何需灵姬做什么,古兮自己便是受不得这般冷漠的。她想寻些温热,可王上给不了,顾亦初不在,周围的阿嬷也是每日叹息……

她去灵姬宫里那日,王上也在。他蹲着伏在灵姬的肚子上,满脸慈祥。

古兮恍惚,当年他可是也曾这般期盼过她的出生?

“古兮公主!”灵姬先抬眸瞧到她,语气里没有太多情绪。

古兮笑的如以往无异,可唯有她知心境全变:“灵姬娘娘安好!”

“今日怎么突然来这了?”王上直起身,走到了近来愈加冷漠的古兮面前,关切开口。

灵姬率先为她答了话:“我瞧着她近来心情不悦,想着喊她来打叶子牌解解闷。”

王上看向古兮,后者轻嗯一声。

见此,王上爽朗一笑:“既如此,我便不多叨扰你们女儿家了。”

说罢,拂袖而去。

古兮同灵姬并肩作揖,送他离开。

“怎么?这么快就遇到麻烦了?”灵姬看着空旷的门口,勾着红唇问道。

古兮淡淡开口:“你从异国而来,现今手握凤印,怀有子嗣。你好像在密谋什么……”

“呵呵……”灵姬闻言像是听了笑话,用帕子轻捂红唇笑道:“我自异国而来,在这并无亲信。我的所得所遇,你为何不能想做是上天恩赐?”

古兮直视着她的眼睛,倒真有些小大人模样了:“你可不像是个信命的人。”

“你也不像。”灵姬瞧着她,正经说道:“所以我们是一类人,你无依靠,我无亲信……可你有魂契,我有权力,不应当是绝配吗?”她走到古兮后面,染了正红色蔻丹的手轻拍着她的后背。

她声音蛊惑,可古兮却是清醒转身:“你想对顾亦初做什么?”

反应这么大?灵姬挑眉,莞尔一笑:“魂契阁可不止一个顾亦初一个呢。你恨的那个,不也是在魂契阁吗?”

古兮惊诧,开口刚问:“你怎……”

“这便是权势!”灵姬声音轻轻地,却重重的压在古兮的心口。好似什么在心底滋生,吞噬着她的无欲无求。

“你想我为你做什么?”古兮看着她,她自知自己算不过她,可她有的选吗?

灵姬故作思考状,为难道:“尚未想好。放心吧,不会让你为难的!”

古兮从她的宫殿出来,扶着红墙深深地呼吸,眼前模糊一片。

单纯的人啊,终究入了老谋深算的狐狸陷阱里,却自以为占了便宜,立在上风……

树与梦

作家的话
灵姬算是一个很聪明的女人,她可能与王后最不同的就是,王后敦善而她诡谲。王后是爱着王上的,所以委屈求全,可灵姬不是,她来这深宫就是一场算计,所以步步为营。古兮就是在悲伤的时候无人帮她,让她自己堕落到了一个地步,所以就于灵姬为伍了。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