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2次元的强者

第6章 快乐的二人组

“啊!毒打使我快乐!看我的快乐滑步。”王秋楠被宁文杰狠狠的踩在大母脚趾上发出一声痛哼!只见王秋楠踏步向前,速度诡异的变快,转到宁文杰身后用木剑对着宁文杰的屁股插过去。

“你玩阴招。”宁文杰看到王秋楠一道残影消失在自己面前,就知道不好,狼狈的用向前驴打滚躲避,等到宁文杰在一抬头发现王秋楠又一次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就感觉身体后部偏下一阵巨痛,发出一阵哀嚎倒在地上捂着菊花。

“啧啧啧,这柄木剑怕是用不了了,果然快乐才是剑道的真谛。”王秋楠一脸嫌弃的看着木剑顶端一松手木剑竟然随风而逝,变成尘粒消失在空气中。

“狗屁快乐,你用影能偷袭我!”宁文杰撑起身子,撅着看着王秋楠不服气的说。

“这叫兵不厌诈。”王秋楠对着宁文杰掏掏耳朵不屑。

“哼,你这就是耍诈。”

“荣耀存于心,而非流于形。”

“是,亚索大师!”宁文杰对着游荡在虚空上的影魂恭敬的站好后鞠了一躬,王秋楠也站在宁文杰身边看着眼前自己新影魂。

这个前世身负悲伤的故事,却用自己的快乐舞步带给人们用出换了的男人——疾风剑豪亚索,是王秋楠召唤的第二个影魂,兼职王秋楠和宁文杰的剑道老师。

“就剑客之道的理解,宁你要高于宿主,但是要论战法运用上,宁你还是略欠历练,须知死亡是不会跟你讲仁义道德的。”

“是,师傅。”宁文杰对这位亚索剑术大师非常尊敬,亚索对于宁文杰这位徒弟也很满意,开始是碍于王秋楠的请求,才传授宁文杰剑道,现在亚索真的把王秋楠当作自己的弟子。

“此剑之势,愈斩愈烈。”亚索给宁文杰演示王秋楠刚才使用的踏前斩,配合斩钢闪。

王秋楠和宁文杰面前亚索动作缓则春风拂面,动则疾风骤雨,剑光闪烁,往往都能攻其不备,如果要是两人在这位剑道大师对面,怕不用几招就被其斩于剑下,就算是性格散漫的王秋楠也看的十分入神。

不知多久,亚索收剑站好,非常有范的说了一句,“死亡如风,常伴吾身。”后消失在王秋楠的身后。

“我一定要成为像老师那样剑道大师。”宁文杰思索许久放出狠话。

“是是是,我知道了,未来的剑道大师,我现在又饿又累,你是不是先把我弄回去。”除了跟宁文杰对练消耗的体力,这样使用影魂也是非常消耗体力和精力的,每一次两人训练完王秋楠都没有多少力气了。

“呵!”宁文杰脸上露出坏笑,王秋楠一感到阵不安。

“你要干什么?”

“学习荣耀存于心,而非流于形。”宁文杰学着压缩的语气说完就是一剑刺了下去。

“你这是趁人之危,啊!你个混蛋住手。”

大长老回家看到客厅里王秋楠和宁文杰躺在沙发上撅着,一人躺在床上撅着,小歪摇着头嘴里哼着不知名的歌曲。“你看那山野中开满了菊花……看那一朵朵菊花爆满山……”

“闭嘴。”王秋楠拿起枕头砸向小歪。

“你们这是又干了什么?哎,起来吃饭了。”

刚才还倒在地上装死的小歪,听到吃饭两个字,立马精神也不唱了,也不用翅膀飞,两只小短腿快速的冲向客厅。

王秋楠和宁文杰两人相互扶着一瘸一拐的走到自己的座位上,给座位铺上厚厚的垫子小心翼翼的坐了上去,两人不约而同的发出一阵闷哼。

“最近不太平,不要出去瞎胡闹。”舅舅一边吃一边提醒着两人,主要是说给王秋楠听的,宁文杰王君还是放心,主要是担心王秋楠惹事。

“舅舅,放心我你还不知道,那是有名的老实人。说说发生什么事了?”

“麻匪。”王君嘴里说出两个字,王秋楠和宁文杰就明白了。

“郭天华的事情?”

“不只是郭天华,现在那些麻匪越来越嚣张,已经严重影响到塔卡族对外贸易,如果继续放任下去,谁还敢来塔卡做生意,哼。”

“真的要跟图项掀桌子。”王秋楠认真的看着王君的表情,不像是自己舅舅能干的事,舅舅王君主持塔卡工作,向来是以稳健著称。

这稳健有好处,也有坏处,塔卡在舅舅的带领下,加上王秋楠的暗中帮忙,生活也是蒸蒸日上,可是塔卡发展也吸引到一些,帝国贵族的注意。

图项就是帝国一名男爵,来塔卡跟郭天华的目的一样,就是捞钱,所谓的麻匪根本就是图项为了垄断特卡市场,弄出来的东西。

明面上是图项私人护卫,背地里里就变成麻匪。这已经不是官匪勾结了,完全是蛇鼠一窝,只是图项很聪明一直都没有过界踩到舅舅的底线。

在王秋楠看来,就是因为舅舅太过稳健,给了图项越来越大胆子和底气,现在图项靠着在塔卡搂的钱,手下的人也越来越多,手伸的也越来越长,已经有些尾大甩不掉了。

“这不是你们这些孩子要关心的事,不要乱来。”王君说着看到王秋楠脸上不以为然的样子,语气加重的提醒王秋楠。

“是是是,大长老同志吃饭。”王秋楠把不喜欢吃的萝卜丢给小歪,小歪看着碗里忽然多出一块萝卜呆呆的想了一下,又是低头一阵猛吃。

宁文杰默默的在一旁吃饭,看着王秋楠的表情,就知道大长老的话,王秋楠是一句都没听下去,接下来不知道要闹出什么乱子呢!赶紧多吃两口饭菜。

雅图的账房里,图项斜着看了一眼还带着血迹的包袱,图二马上上前把包袱扯了下来丢到身后狗腿子怀里。“眼睛瞎,不知道收拾干净给大爷端上来。”

“大爷都是小人的错,仓库昏暗没有看清,请大爷责罚。”狗腿子战战兢兢的一下跪在地上,头贴在地板上说着。

“小事情,算了,下去吧。”图项含糊的说了一句,这群狗腿子,除了图二都退了下去。“刚才的人罚半个月的赏。”

“是,爷我记住了。”图二听到图项的话,心里一阵轻松,这没有责罚才是最可怕,罚半个月的赏钱最起码性命无忧,毕竟在和谐狗腿子图二用起来也很顺心。

“哼,就知道性郭的这家伙没少私藏好货。”图项看着盒子里名贵的药材冷笑道。“这根影参给大少爷送去,现在他到了重要突破时期,这合长寿茎给老爷子送去,还有这百汁莲给程伯爵送去。”

“是这就去办,大爷现在外面风声很多,都在传你和麻匪的事情。”

“我和麻匪?麻匪狡猾多次得到消息绕开我们的围剿,这是有内应呀!刚才的那个米猴我看他面**邪像是麻匪的内应,至于勾结谁,就不用我在告诉你了吧。”

“可是……我知道了,大爷这就去办。”图二在外人面前横的跟什么似的,在图项面前也只是一条哈巴狗,被图项用眼睛一看就两股站战。

漫我要热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