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舌小地主

第230章 滴血认亲

恒阳王捋着胡子笑道,示意张妈妈端碗清水进来。

张妈妈很快端着托盘进来,托盘上放着一碗清水外加一把匕首,轻轻摆到中间的案几上,老实退后。

整个过程很顺畅,没有一点迟疑也没有一点惊慌,更没出一点纰漏,像是做过无数回似的。

恒阳王率先起身走过来,他看看匕首,再看看那碗水,拿起旁边的匕首准备动手。

三虎迈着小碎步走上来,眼神渴求的望着董顺,只觉得一阵心慌,董顺送给三虎一个笑脸,跟着起身。

背着手走到案几前,董顺的眼神落在匕首上,匕首油光锃亮闪烁寒光,一看就知道品质上乘,是个好东西。

随后董顺的凑到碗上闻了闻,淡淡笑道:“这水有股怪味道,还是请太医验一验吧,万一有人在水里动了手脚,呵呵。”

两声冷笑,后面的话没有继续说,眼神扫过张妈妈苍白的老脸,嘴角撇起,跟他玩心眼,他可是两世为人,什么手段没见过。

张妈妈内心是慌乱的,她在怀疑董顺是不是长了狗鼻子,只不过是加点盐而已,怎么就闻出怪味儿呢?

董三虎紧张的手脚冰凉,儿子说有问题那就是有问题,问题是他还不知道有什么问题,三虎只剩下紧张而没有半点主意。

秦氏抱着香草,额头有汗水渗出,恒阳王妃轻拍秦氏的手背,低声安慰几句,秦氏这才放松一点,香草眨着无辜的眼睛一脸茫然。

小小人儿还不知人心险恶,也不知道他的父亲正遇难关,若是这一关过不去,他们一家性命危险矣。

恒阳王放下匕首趴在碗上闻,啥味儿也没闻到,不由把目光投向太医,三位太医上前围着那碗清水打量。

几个脑袋凑到一块,看的董顺想笑,忍不住说道:“既然看不出花儿,那就尝下味道吧。”

“不可。”张妈妈失声叫道,声音发出才惊觉失了礼数,脸色更加苍白,这会只要不是傻子都能看出来这水有问题。

李院判与两位太医交换一个眼神,不知从哪摸出个银杯子倒了一点水进去,然后送到嘴边抿了一口,表情惊变。

随后杯子在三位太医手里转了一个圈又回到李院判手里,李院判叹息一声,看着恒阳王说道:“这水里加了盐。”

李院判在沉述事实,而恒阳王同是怒火冲冠,眼神如刀似箭射向张妈妈,吓的张妈妈直接瘫在地上,她知道自己完了。

王爷有多重视三虎她是知道的,老夫人有多希望三虎不要回来她也是知道的,身为下人为主子办事没错,可是跟恒阳王作对就是错啊。

“来人,把那个老刁奴拖下严审重打。”

恒阳王一声令下,管家立刻带着两个小斯冲进来拿人,好像早就准备好似的。

张妈妈吓坏了,赶紧求饶,求老夫人保命,求恒阳王开恩,可惜求谁都没用,救谁都逃不过被打的命运。

老夫人深深的看了张妈妈一眼,然后拔动手里的佛珠,嘴唇蠕动着,像是在念经。

董顺背着手看戏,把屋内众的表情尽收眼底。

恒阳王妃是愤怒的,二夫人三夫人是惊讶的,老夫人是生气的,而三老爷则是颤抖的,刑部侍郎正在努力缩小自己的存在。

“管家,再送一碗清水。”恒阳王喝道,今天他还就要认亲了,倒要看看还有人能使出什么手段。

三夫人握握拳头,眼底闪过喜色,那道光芒一闪而过,快的几乎从未出现过,偏偏董顺眼尖给抓住了,心头升起疑云。

这时管家端了一碗清水进来,三位太医二话不说先检查清水,他们来的用意已经品出,恒阳王这是担心有人动手脚呢。

这次很好,水是清水,没有异味也没有异色,看来没有人动手脚。

恒阳王拿起匕首准备割破手指,董顺眼角余光打量三夫人,就看到三夫人一脸期待,期待,不,这表情不对。

三夫人怎么会用期待的眼神看着这一幕呢?除非!一道灵光闪过董顺的脑海,立刻叫道:“慢着!”

恒阳王手一抖,手里的匕首生生停在手指一毫米的位置上。

“有劳三位太医检查匕首。”董顺拱手道,他怀疑匕首上下的有毒,要不然三夫人不是这表情。

要知道今天滴血认亲不止三虎要上场,根据老夫人的要求,董顺也得上场,如果匕首上涂毒,呵呵!

恒阳王他们三个男丁都要中招啊,不管有没有成功认亲,三人的命都被人算计进去了。

这手段这心性,董顺表示佩服。

李院判眨眨眼睛,伸手接过匕首观看,只观看没用,还取来清水把匕首放进去,然后开始了检查。

三位太医的大脑袋凑到一块,很快变成了震惊脸,三人检查的动作没有停止,他们不仅查出有毒,还要查出是什么毒,这才叫有本事。

恒阳王与恒阳王妃的脸色已经黑的能滴墨,三虎更是吓的直往董顺身后缩,王府太危险了,他想回烟雨村。

虽然他家门楣不高,好歹也是六品官的府地,出门后村民也得叫他一声大老爷,哪个不是用羡慕的眼神看他。

如今来到更高的门楣,董三虎没有感觉到高高在上,反而步步惊险,这才来了几天,两次被人算计,再住下去还有命在吗?

“顺哥儿,咱们回家可好,我,我,我不想找爹了。”三虎小声说道,像个无助的孩子似的扯着董顺的衣袖,求安慰求保护。

恒阳王的耳朵不错,听的一清二楚,于是脸更黑了,都没发现董三虎与董顺的位置发生改变,不应该是三虎保护董顺吗?

“你想回也得别人愿意,你当是扮家家酒呢,你不想认就能不认。”

董顺送上一个白眼,眼神扫了一圈,继续观察众人表情。

他从刑部侍郎的脸上看到了震惊与怀疑,估计刑部侍郎正在怀疑人生,正在寻问自己是谁,来自哪儿,为什么出现在这儿?

当然了,刑部侍郎更怀疑三老爷是几个意思,让他来干嘛呢?是来破案吗?

香水白掌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