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舌小地主

第191章 认亲

“爹,你真我爹吗?你会不会不要我啊?”三虎吸着鼻子可怜巴巴望着恒阳王,跟个被遗弃的小狗似的。

董顺扶额,深深的吸了两口气,好像明白父亲在怕什么。

他不会以为老钱氏与陈斌叫唤几嗓子就能糊弄堂堂王爷吧。

恒阳王真要如此好糊弄,也坐不到王爷的位置,眼前这位可是凭着军功坐到王爷的位置上。

“我是你爹,你亲爹,我不会再让你失踪,爹这次一定会好好的保护你,不再让你受到伤害。”

恒阳王郑重道,像是在宣誓一般。

董顺看的挑眉,是不是真的能保护好父亲,这个还真不一定,毕竟恒阳王府还有一位老夫人存在,那位是恒阳王的继母。

都说有后娘必有后爹,恒阳王虽然贵为王爷,也没少在继母这里吃亏。

真要回到京城,恒阳王能护着三虎,却未必能保证三虎不吃亏。

掩去眼底的深思,董顺默默站在旁边看戏,耳边老钱氏的吆喝声还在继续,声声呼唤三虎滚出来,交出玉佩。

村长与族老们真的挺无语的,他们没想到老钱氏的脑洞开的那么大,这是把恒阳王当成傻子呢。

还有陈斌那个童生,真真是给读书人丢脸,老钱氏异想天开就算了,陈斌为何也想不明白呢。

他们哪里知道陈斌是想不明白,陈斌现在是走投无路,万一能混入恒阳王的眼,那就是一步蹬天,不用再担心生活。

若是不能混成恒阳王的儿子,陈斌不敢想象以后的生活,他可是在赌场又签了八百两欠债啊。

以前没分家时还有三十几亩水田,现在家分了,他们一家才分得七亩水田,再加上爹娘的也才十七亩。

把这些水亩全卖掉,把老宅也卖掉,七算八算还有大一笔还不上。

就算把妻儿卖掉也还不完,还不完债,他会被赌场的人打死的,这才是陈斌最担心的问题。

为了活命,陈斌也是豁出去了,站在董家大门口喝呦三虎出来,只要三虎出来,陈斌就有把握说服这个老实汉子。

不管怎么滴,也是一起长大的兄弟,三虎心软不可能见死不救,这是陈斌的底气所在。

只是陈斌这次猜错了,不止三虎出来了,恒阳王也出来了,恒阳王看陈斌的眼神透着冰刀子,看的陈斌双腿发颤。

“你说玉佩是你的?”恒阳王冷冷问道。

老钱氏看到恒阳王出来,那通身的贵气逼的老钱氏不敢张嘴,双腿一软跪在地上,再也不敢胡乱说话。

围观的众人也跟着跪了一地,心头毛毛的,感觉这位王爷千岁脾气不大好啊。

恒阳王声音里的冷意冻的陈斌身体发僵。

好一会陈斌才艰难道:“是,那枚玉佩是我的,当初我是被一位义士所托留给陈家照顾。”

“是真的吗?”

恒阳王把目光投在老钱氏身上,眼底的火苗劈里啪啦的燃烧着,就是这个老虔婆一直在虐待他的大儿子。

老钱氏低下头脑袋磕在地上,身子抖成了风中的鹌鹑,哪里还有半点嚣张的样子。

董顺摸摸鼻子,啧啧几声,忍不住摇头失笑。

“三哥,求求您帮帮小弟吧,小弟惨啊。”陈斌一看爹娘不给力,立刻扑向三虎,抱着三虎的大腿嚎啕大哭。

董顺转头看向飞白,小声道:“你去打听一下陈斌又干了什么好事。”

“是。”飞白领命立刻退出人群。

陈斌抱着三虎的大腿不撒手,讲述自己的可怜,讲述自己的怀才不遇,讲述夫子的偏心,讲述自己遭人陷害毁了身体。

总之,在陈斌的讲述中,自己是天下最可怜的人,最后陈斌话风一转,说道:

“三哥,你看我都这么可怜了,别再抢我爹好吗?把我的玉佩还给我吧。”

噗,董顺笑喷了,恒阳王冷眼盯着陈斌,由着陈斌表演,他也知道自己的大儿子被养的愚孝,心也养实了。

倒要看看大儿子是不是真的不识好歹,连亲爹都能让出去,如果真是如此,恒阳王真的要失望一丢丢。

想他恒阳王十几岁就上了战场,尸山火海中走出来,斗智斗勇过了大半生,总不能真的生个傻儿子出来吧。

“这,这,那,那,那玉佩是我的。”

三虎小声道,玉佩他不想让,老钱氏对他虽有养恩,却没有亲情,三虎表示自己想要亲情。

刚刚虽然只在爹怀里待了一会,那种从脚底板暖上心头的感觉太美妙了,三虎不想放开那种温暖。

“三哥,那明明是我的啊,是我的,爹娘只是不想被你们一家拖累,这才拿玉佩说事,求你别抢我的东西好吗?”

陈斌真的很不要脸,把黑的说成白的,居然说的理直气壮,一点心虚的样子都没有。

陈斌没心虚,三虎倒是心虚了,眼神偷偷打量恒阳王的表情,呐呐道:

“可是,可是,可是我们刚刚滴血订亲了啊,我,我真是恒阳王的儿子。”

啥?陈斌傻眼,滴血订亲!这四个字像是晴天霹雳把陈斌霹的外焦里嫩,是啦,他怎么忘记还有这一茬。

就算抢了玉佩也抢不走三虎身上的血液,这一刻,陈斌失望了,呆呆的松开手,后怕涌上心头。

老钱氏与陈二狗也被这个消息吓的不轻,没想到光有玉佩不算,还要滴血认亲,这是他们失策了。

两人把脑袋紧紧贴在地上,生怕引起恒阳王的注意,他们真的不想死啊。

现场陷入诡异的寂静。

“切,一个个真会想好事啊,恒阳王,有人想冒充你儿子,混淆恒阳王血脉,不知道这罪名有多大啊。”

董顺冷笑出声,打破了现场的安静,大家纷纷看看恒阳王,这罪名很大吗?会不会掉脑袋啊,顿时胆小的村民吓的脸都白了。

“混淆皇室血脉者灭九族,混淆王府血脉者抄家灭门。”恒阳王没有开口,董山握着腰刀开口了。

董山是恒阳王的护卫,也跟着恒阳王上过战场,说话间一股杀气冒出,离他近的村民直接吓瘫在地,动弹不得。

香水白掌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