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渔狂

第119章 公饵赛(六)

在钓箱的右手边,放着一瓶已经只剩下半瓶的哇哈哈纯净水,刚才阿宾开饵用的就是这个瓶子里的水,而文东给阿宾准备的那瓶加了料的水,此刻只剩下个瓶子底儿,正在阿宾的左手手里拎着呢。

“卧槽!总共就这么点,让我给…给喝了?”阿宾自言自语道。

带着一丝侥幸,阿宾尝了下剩下的半瓶水,果然用错了。

原本准备开饵的时候接了师傅的电话,放下电话再度拿起矿泉水瓶子的时候就拿错了,开饵用的是比赛组织方发的矿泉水,文东给自己的小药让自己给喝了。

阿宾有些烦躁的挠了挠头,好好的发型被挠成了鸡窝,随即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开始审视自己目前的处境。

首先,文东说过这玩意儿没毒,对人体是没什么伤害的,所以不怕闹肚子,但是仅剩的200ml小药被他一口喝了大半,剩下的瓶子底儿顶了天也就只有50ml剩余,这么点药水开饵明显是不够用的,那咋办呢。

文东给自己这玩意儿的时候说过的,分量比例一定要精准,要不然会极大的影响效果,阿宾不知道这话到底是真是假,但是第一场小分,第二场位置又非常好,他不敢冒险,所以他做了个很明智的决定。

只见阿宾用量杯小心翼翼的将剩下的液体量了出来,按照刻度简单计算过后,加入对应比例分量的商品配方饵,最后得到一团比鸡蛋大不了多少的饵料团。

看着摆在食盒上的这一大一小两团团饵料,小的这团只有大的那团的六分之一大小,阿宾的心都碎了,就剩下这么点了,这场比赛可咋办呀。

自始至终,偷窥者目睹了阿宾自从到钓位之后到开始比赛这段时间的所有准备工作,当看到阿宾的异常言行举止之后,顿时来了精神,老司机就是老司机,从文东那里没得到有用的信息,但是阿宾这里果然有收获了,如果没猜错的话,那个被误喝的矿泉水瓶子里放的就是有特殊效果的诱鱼小药。等会等比赛结束了,想办法将这个瓶子捡回来!

现实不会因为懊恼而产生偏移,比赛也不可能因为你搞错了而推迟进程,所以几分钟过后,比赛开始的哨音响起,所有人再度抛竿入水,比赛开始。

八号钓位上,文东已经进入比赛状态。

对象鱼坑里面都是个体半两到一两半左右的鲫鱼,多数以一两左右居多,而混养坑里鱼情就复杂了不少,里面同样有为数不少的鲫鱼,小中大个体都有,几十克到七八两的规格都有。

除了鲫鱼之外,混养坑里还有数量巨大的鲤鱼,这些反复钓放的老头鱼大多在半斤多到一斤出头左右的个头,头大身子细,这些鱼属于文东开始作钓之后的第一目标鱼。

第二场比赛开始已经九点半多了,气温升高,所以鱼开口摄食的欲望下降不少,再加上大个体鱼在试杆过程中受到的损伤会比小鱼要严重不少,所以混养坑的比赛鱼情比一号坑对象鱼要差很多。

开钓前五分钟,整个坑六十口子比赛选手,只有零星的七八个人中鱼,文东属于运气不错的,成功入户一尾半斤多的鲤鱼。

有感于黏黏糊糊的吃口动作,文东很快将0.6的子线更换到了0.4号,5号袖,更换了细点的子线之后果然吃口好了不少,一个还算漂亮的小顿口过后,文东提竿刺鱼,再次命中。

经历过了第一场打浮比赛过后,文东已经成了钓场上的焦点之一,看到他再次上鱼,王小利心底又揪了起来。

穆师傅作为裁判,一直在整个塘子比赛区域转悠,走到文东背后的时候,不由自主的就停下脚步看了起来。

混养坑的口比较乱也比较滑,老头鱼几乎都养成了涮饵吃食的习惯,饵料吞吐的速度超级快,好多不得章法的钓友抓口有些吃力,明明挺好的动作却偏偏打不到鱼。

可是穆师傅在文东身后看了会儿,却发现文东窝点里的鱼好似换了种习性似的。

只要文东的浮漂有动作,简单放几口过后,总能抓到一个还算清晰的顿口,好的一目,差的大半目,但是顿感强烈一看就是那种比较实的吃口动作。

像穆师傅这样的老司机,几眼的功夫就能将情况看个七七八八,鱼吃口实,说明饵料对路,混养鱼又不像小鲫鱼那么快,所以文东基本功差点的短板就影响不大了。

又是一竿的功夫,文东再次中鱼,不过这次的力道比较大,文东发觉一只手控鱼有些吃力,很快身体下蹲降低重心,将另外一只手搭在了杆壁上。

大家伙!

文东的心底蓬蓬的跳,0.4的线如果碰到大鱼的话,说实话文东是一点底气都没有的,说不得一个发力控制不好就会切钩。

看到文东还算正确的应对,穆师傅微微点点头。

简单几个回合的溜鱼过后,总算漏了头,鱼在线的牵引下微微上浮到水的中上层,受到光线刺激随即再度扎了下去。

惊鸿一瞥,文东看到大半截身子。

好家伙,鱼不小,目测至少也要四五斤左右,长期在塘里生活,鳞片已经变成了漂亮的金色。

练杆池的鱼力道并不像野生鱼那么足,但是也不是短短几秒钟能够解决的,惊鸿一撇过后,文东再度耐着性子溜起鱼来。

足足折腾了四五分钟,水底的大鱼这才力气耗尽缓缓浮上来。

文东眼疾手快的用抄网在底下一抄一拖,搞定!

上手摘钩,文东简单评估了一下,发现这条鱼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重,虽然体长看起来像四五斤的样子,但是因为非常瘦,文东用手捏着鱼鳃后面的凹陷处掂了掂,三斤重还是有的。

一尾大鱼入了户,文东的胜算再度大了几分,于是接下来的抛竿更加勤快起来。

就在文东收获了大鱼继续奋斗的时候,阿宾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边缘。

哪怕开钓之后一直省着用饵料,鸡蛋大小的那团饵料还是越来越少,虽然鱼护里也有了七八条半斤多的鲤鱼,但是这点鱼货不足以拿小分。

生怕饵料很快用光,阿宾在上饵的时候已经做出了调整。

忧伤的蓝刀鱼

作家的话
上架倒计时!
丑媳妇早晚也要见公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下个月一号就要上架了,手里还有点小存稿,上架当天俺会万字爆发,甭管成绩好赖先把气势打出来!一直在养肥的,或者追更的,或者随便什么态度的读者,只要加了俺收藏的都是俺滴人!到了该负责的时候了!谁都不许走,谁走谁小狗!
兄弟们都准备准备,六一要搞事情了,小众作品收藏低俺认了,选的分类不理想俺也认了,如果收订比也低出天际了话,那俺往后也没脸跟编辑老大要推荐了。
天下钓友是一家,提前打窝,下杆收费,买定离手了。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