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渔狂

第109章 公饵赛的消息

响了五声过后,阿宾的电话通了。

文东不等开口,阿宾就说话了。

“中午打架的事儿有人找你说情了?”

文东微微一愣,虽然有心理准备,但还是被阿宾的快速思维反应给惊着了。

文东将通话设置成免提,随后开口说道:“沈铮那个逼不知道托谁找到穆叔了,穆叔在我边上呢,穆叔平常待咱们小哥几个也挺好的,实在是抹不开他的面子,给你打个电话就是问下你咋想的,有没有和解的可能,如果铁了心收拾他,那就啥都不谈了,我坚决支持你的一切决定!如果还能谈,那就聊聊……”

听到来说情的是穆逢春穆师傅,阿宾的态度明显缓和了不少,穆师傅的为人一直挺受晚辈敬佩的,这种敬佩在平常的待人接物中处处都有体现,举个最近的例子,上午文东在跟沈铮掐鱼的时候,阿宾看不懂为啥文东浮漂钓了负目,大线上留一颗太空豆,穆师傅还提点过阿宾呢。

穆师傅开口了,这点面子还是多少要给点的。

沉默了足足十多秒钟,阿宾这才徐徐开口:“既然穆叔开口了,那就给他次机会,三万块钱医药费,这事儿就了了,算他运气好,我现在在公安医院验伤呢,再晚半个小时功夫打电话,验伤报告估计就出来了!”

文东看了一眼穆师傅,穆师傅点点头确定知晓,随后想都没想就掏出了手机。

“这样吧,你等会儿,五分钟之内给你回电话!”

穆师傅说完之后,拨通了一个号码。

“对方松口了,三万块钱医药费,这事儿就私了…”

电话那头不知道是谁,但是好似对这个结果并不太满意,不知道在电话里说着什么。

穆师傅也有些不耐烦了,粗暴的打断了对方的话说道:“价格没得谈,人家在公安医院验伤呢,毛老头那边我探过口风了想都不要想,还是文东跟阿宾小哥俩松的口,我豁出老脸去给你办这事儿总共就这么多面子,你觉得不合适就再想别的办法,这事儿我就不管了!”

文东还是第一次见穆师傅动怒,老头子平常时候笑呵呵的看起来挺慈祥,但是到了关键时候,身上的那种无形的气势还是挺唬人的,看的文东心惊肉跳。

又说了几句话之后,穆师傅应了一声挂断电话。

“那头同意了!”

文东点点头:“行!那我告诉阿宾。”

等到文东将消息跟阿宾说完,穆师傅的脸色这才好看点。

“人情难还啊,整天都是这种烂糟事儿,纯粹是好日子过腻歪了闲的!有空有精力的安安稳稳钓个鱼不好么!”穆师傅端起面前的茶水喝了一口,受人所托把事儿办成了,穆师傅的状态总算放松了不少,不向刚才那种压迫感那么足了。

“您这境界肯定比我们小辈看的清楚!”文东适时的捧了一句。

“拉倒吧,少给老头子灌迷魂汤,时代在发展,用不了多久我们这些老头子就被后辈拍在沙滩上了!你最近钓鱼我看了几场,已经像模像样挺有章法的了,再磨练一下,前途不可限量!”穆师傅不知道是不是有感而发。

“哪有那么夸张,运气好那么一丢丢而已!跟在前辈身后,勉强混碗饭吃!钓鱼这件事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学会学精的,你看现在活跃在钓鱼行业一线的前辈,哪有多少年轻小将,还不多是身经百战的老枪!”文东随口道。

“对了,说到比赛有个事儿忘了跟你提了,下星期一星月湖有场武汉天元赞助的商业赛,第一名有4000块的奖金,你要不要去玩玩?我手头还有几个名额!”穆师傅投桃报李的说道。

听到武汉天元赞助的商业赛,文东顿时来了精神,在11年这会儿,w市这种十八线外的小城市正儿八经的钓鱼比赛其实并不算太多,一年也就那么零星的几场而已,有名额的话,去玩玩也不错。

“出章程吗?还有几个名额?淡水鱼比赛通用规则?有没有什么附加条款?”文东问道。

“还没出章程,出了章程哪还有空余的名额,早就报满了,如果你想玩的话,我可以给你留最多三个名额。”穆师傅说道。

“附加条款还真有,这场比赛是公饵赛!比赛需要用武汉天元提供的指定的饵料,但是不限制小药。”穆师傅继续补充道。

听到公饵两个字,文东顿时皱起了眉头,穆老头这家伙这是葫芦里卖着啥药呢。

文东之所以自开业以来无往不利,仰仗的很大一张牌就是自己店里出品的配方饵料,穆老头邀请自己参赛,又说是公饵比赛,其中的试探意味就很明显了。

这时候如果文东怂了,从侧面也就验证了穆老头的某些猜想。反之,如果文东参赛,并且拿到不错的成绩,也就说明了文东掌握在手里的底牌并不是由饵料所限制的。无论结果如何,穆老头都能得到不少原本界定不清晰的情报,算得上是堂堂正正的阳谋了。

“比赛是对象鱼?还是混养?赛制规则咋样?”文东问道。

“两场鱼,一场对象鱼小鲫鱼,一场大混养!60人比赛,小分制!报名费150,送一套天元的饵料外加一顶帽子一件防晒服”

“参加啊!这种好事干嘛不参加!”文东虽然能想通其中的关节,但是并没有丝毫有犹豫就答应了

“这样吧,您老给先留三个名额,我问问阿宾跟其他朋友!”文东说道。

“成!妥了!”

……

话题一旦从寸土不让的打架补偿协商跳到钓鱼上,穆师傅的话明显多了起来,文东在一旁端茶倒水伺候着,穆师傅打开话匣子就说起了之前的陈年往事,不知不觉间,半下午的功夫就过去了,等到再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五点多了。

“跟年轻人在一起,时间过得格外的快啊”

“晚上吃了晚饭再走,咱爷俩找个地儿再喝几杯!”文东说

“改天吧,回家买菜做饭,晚上我家丫头回来!”穆师傅说道。

听到确实有事,文东也不便继续强留,于是穆师傅打个招呼出门,随后四平八稳的开车离去。

忧伤的蓝刀鱼

作家的话
票!拿粗来!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